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08 rule-3
    身为肌肉发达的职业士兵,兰博的速度一如既往的快。不过,刚才已经领略了对方攻击动作的林迟,这次并没有太过慌张,只是再次平移,避开了对方捅来的匕首。

    他从兰博的左手边向前移动,做出想要攻击的样子,对方这次并没有使出“升龙拳”,而是果断挥刀划了过来。

    ——所以,这家伙使用连续技的顺序是固定的?

    为了验证自己的判断,林迟又试着“勾引”对方出招,试探了几次之后,总算是摸清了对方的套路:

    在使出跳劈之后,兰博会固定接上一个升龙拳,而在使用捅刺的时候,他则是会向两边挥砍,不会使出对空的攻击。

    “所以连这个也照搬了老游戏的套路?”

    涉猎过红白机上老游戏的林迟,对于这种套路自然是非常了解的——与脑内成像式游戏中比较智能的boss不同,老游戏中的boss,有许多都遵循固定的攻击模式,在一招结束之后,只会固定接上另一个连招,根本就没有变通的选项。

    要对付这种boss,实际上也是非常简单的——毕竟对方的攻击永远都是那么几招,根本没必要考虑其他情况。只需要反应速度和精准的判断,便可以轻松搞定了!

    所以,在确定了对方的出招模式之后,林迟也是果断的开始进攻了:

    ——在兰博使出跳跃劈砍之后,林迟果断下蹲,避开了升龙拳的同时,一脚踹在对方的腰上。

    ——而当那家伙直接把刀捅过来,林迟则是会跳起来,趁着兰博不会使出升龙拳的机会,攻击对方的脑袋。

    “啊。”

    “呃。”

    “嗯。”

    在战斗的同时,兰博不断发出奇怪的声音,尽管这个boss还在努力战斗,但随着他的出招方法全被摸透,他也不过是案板上的鱼,只能徒劳的挣扎罢了……

    兰博的血量开始稳定的下降,林迟这边的血条则是稳如泰山,纹丝不动。一通机械般精准的重复操作后,兰博的血量终于被磨到了底,倒地化作碎片消失了。

    随后,在兰博消失的位置,出现了一把发着光的金钥匙。

    林迟弯腰拾起钥匙,视线中立刻出现了简洁的物品介绍:

    三楼的钥匙。

    使用该钥匙可以打开楼梯间的门,进入建筑的三层。

    ——也就是说,又该出现新规则了?

    林迟笑了一声,转身回到被锁住的楼梯间入口处,用钥匙打开了通向三楼的通道,接着毫不犹豫的走上楼梯,进入三楼的走廊。

    和第二层不同,三楼的走廊要宽阔得多,而且还是扇形的,林迟所在的位置是扇形的边缘,在走廊尽头,有什么东西正闪出幽幽的白光。

    他才刚踏进三楼的走廊,身后的楼梯间再度被封锁了,状态栏里也出现了新的buff:

    “rule-3”:

    所有在该区域的角色,将会被强迫接受该规则。在这片区域中,你将无法使用近战和远程武器,但可以使用盾牌格挡敌人的攻击,请注意,蓝色的子弹可以被格挡,在命中瞬间格挡可以把子弹反射回去,对敌人造成伤害。红色的子弹无法被格挡,一旦命中就会造成毁灭性的结果。

    与此同时,林迟注意到自己的血条已经消失了。看来三楼的游戏规则,又回到了之前的“一击必杀”阶段,只要自己被一发子弹命中,立刻就会被判定为死亡。所以说……

    “这次是弹幕游戏?”

    林迟话音未落,手中突然出现一块金属材质的银盾。然后,他看到红蓝相间的弹雨,从走廊尽头席卷而来,像是疯狂的浪潮,瞬间便把他吞没了。

    ……

    “难度太高了,人类不会喜欢的。”

    看着大楼里铺天盖地的弹雨,设计师冷冷的说出自己的意见:“我们既然把这个世界伪装成‘游戏’,首要目标自然是吸引人类玩家。设计出这种规则,纯属浪费时间。”

    对于人类现代游戏很有研究的设计师,自然很清楚现在流行的“游戏规则”:现代社会中人心愈发浮躁,高难度的“硬核游戏”市场越来越小,那些快节奏或是轻松悠闲的游戏,才是现在的主流。

    “不不不。”战争观察者的声音从虚空中响起,带着些许调侃的意味:“这些游戏的规则本来就是从人类那里拿来的,既然这些游戏会出现,而且还曾经在人类玩家中很有人气,不就说明了这些规则适合人类使用吗?”

    “但人类无法承受这种难度。”设计师皱起眉,伸手正了正自己西装的红色领带。

    “你的意思是,这小子不是人类?”战争观察者哼了一声。

    在两个“人”的注视下,手握一块银色盾牌的年轻男子,在密集的弹幕中左躲右闪,像灵巧的小型猎食者,在猎人的枪口前进行闪避。

    “我曾经和他接触过,他并不是普通的人类玩家。”设计师摇了摇头。

    即使是一向对人类抱有鄙视态度的设计师也不得不承认,这名玩家的操作水平,已经超出了人类的范畴。

    “但他也的确还是人类,而不是别的什么东西。”说到这里,战争观察者又笑出声来:“人类虽然不堪一击,但他们没有极限,这不正是我们需要学习他们的原因吗?”

    “就算是这样,这种规则也不适合那些外来者。我们没必要为了极少数人,加入这些规则。”设计师依然持否定态度。

    “但是这样很有意思啊!”战争观察者开心的笑了起来,然后突然话锋一转:“说到这个男人,我曾经伪装成npc和他接触过,他还挺有意思的。”

    “你伪装成什么样子,肯定不是什么正常人吧?”设计师问道。

    “哈,你绝对想不到我当时用了什么马甲。”战争观察者兴致勃勃的正要解释,却看到全息投影上的战斗,已经分出了胜负。

    身穿防护服的年轻男子站在原地,放下右手那块被烧得通红的圆盾。而走廊尽头那个由像素块组成的圆筒形装置,则是冒出了黑烟,显然是报废了。

    “哈,我们的测试员突破第三层了!”战争观察者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激动的电视推销员:“第四层就是最后决战了,你猜他能不能活下来?”

    “没兴趣。我要工作了,没必要浪费运算能力关注这个。”

    设计师说完,身体闪烁了一下便消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