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1章 凶残的旧友
    “好好好……”林迟敷衍了一会儿,便切断了同科学者的通话。直到这次交流结束后,科学怪人的声音才终于响了起来:

    “要去吗。”

    “去个屁啊,这明显是陷阱。”林迟摇头。

    能在火星上生存下来的家伙,自然不可能是心慈手软之辈,曾经大肆屠杀流放罪犯的科学者,根本不会如此的仁慈。

    根据林迟的推断,如果自己真的过去,回地球的可能性很低,被干掉或是抓起来用作实验材料的几率倒是不小。更何况,和渴望回到地球的“科学者”完全相反,林迟目前完全没有回地球的打算。

    “好不容易到了火星,不如在这边好好玩玩。”林迟笑道。

    “可以再排这张地图。”科学怪人提醒道。

    “算了吧。”林迟说着走向洞窟内侧,打算搜索一下血鹰部族的驻地。

    由于每天还要在其他游戏中训练,现在《战争天堂》中还有许多地图他没有排到,在体验过所有地图之前,林迟并不打算重复排自己曾经玩过的地图。

    呼啸的风声在山洞外侧不断回响,规模庞大的沙暴显然还并未结束,林迟在山洞里搜索了一番,还没能找到什么东西,便被猪鼠的吱吱叫声吵得心烦意乱。

    ——这些肉食动物该不会是饿了?

    想到这里,他从尸体堆里拖了两具年轻人的尸体过去,打开铁笼侧面的一个小门,把尸体塞进了笼子,几头猪鼠立刻一拥而上,开始大快朵颐。

    “变态。”科学怪人冷冷的发表评论。

    “这叫入乡随俗。”林迟回应道。

    作为一支比较弱小的部族,血鹰部族的驻地中,并没有令人眼前一亮的好装备,林迟在山洞里找到了几个太阳能电池板,以及两桶像是从火箭里弄出来的燃油。

    这里的居民平时应该是都睡在洞窟角落中,那些铺着破布的石板上,甚至连个枕头都没有。而洞窟中的供氧设备,则是被安装在洞窟入口处,看起来不像是可以轻易搬动的。

    “这东西……是依靠太阳能发电的吗?”

    林迟走到被固定到墙壁边缘的那台大型机器前,那东西的外形就像是一个放大版的烤面包机,外壳上用火星文刻着“氧气”的字样,机器的操纵板就在侧面,但上面被安装了电子锁。

    林迟使用血鹰部族驻地的钥匙卡,刷开了操作板的电子锁,打开金属护罩之后,映入眼帘的是比街机面板更加简陋的操作板,上面只有一个摇杆和两个按钮,看上去就透出一股寒酸的气息。

    这个供氧机的原理,看起来是通过电解火星的地下水来生成氧气,虽说不算什么高端技术。不过就算是这种设备,光靠被流放的罪犯,应该也是无法制作出来的。

    ——难不成这些东西是科学者提供的?还是说……

    林迟正在思索的时候,科学怪人开口道:“沙暴变弱了。”

    “是啊……”

    他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句,继续走向洞窟最深处,寻找可以派上用场的道具。

    除了有一些先进设备之外,这个部族的生活方式和原始人也没什么区别。他们使用铁棍和长刀做武器,通过焚烧燃油烤火,甚至连每天食用的肉类,都是使用航空燃油烹炸的。

    这种生活方式已经不能用“糟糕”来形容了,基本上和作死没什么区别,在林迟看来,这里的人能活十年就算幸运了。

    不过,会被流放到火星的凶残罪犯,放在几十年前基本都是被枪毙、绞死、坐电椅的货色,能活上十年也算是很不错了……

    洞窟深处伫立着一个石质的“王座”,上面披着的皮像是从猪鼠身上扒下来的,在王座后面,林迟看到了一个被黑布覆盖的细长轮廓。

    ——那是什么东西?

    他快步走过去,伸手拉开了盖在那东西上的黑布,接着映入眼帘的景象,令林迟兴奋的搓了搓手:

    “这下捡到宝了……”

    出现在眼前的,并不是什么史诗或者传说级道具,而是一台铁灰色外壳的摩托车!

    或许是为了适应火星的重力,这台摩托车的车轮也是巨大无比,漆黑的轮胎上满是复杂的纹路,车身上绘着血红的雄鹰,在车后座两侧,安装着两块太阳能电池板。

    此时,科学怪人也走了过来,在看到摩托车的时候,稍稍睁大了眼睛:“很帅气。”

    “哈,我也喜欢这种风格。”林迟笑道。

    他弯腰拾起摩托车前座旁边的一块石板,只见上面写道:“摩托,从科学者手中获取,使用太阳能可工作半小时,一个邮箱航空燃油可行驶一个小时。”

    血鹰部族的这些设备,好像都是从科学者那里得到的,这样说来,或许科学者阵营并没有自己想得那么冷血?

    林迟思考了一会儿,把目光停留在摩托车的仪表盘上,只见油料的指针指向表示全满的“f”字样,于是笑了笑,转身对科学怪人提问:“想不想出去兜风?”

    “去哪儿。”科学怪人和他对视。

    “去峡谷看看。”林迟打开地图,看向自己之前定下的目标:那座位于远方的大峡谷。

    现在血鹰部族已经全灭了,继续留在这里虽然可以“苟且偷生”,但却是无法获得这局游戏的胜利的。

    不过,这地方也可以当成安全屋使用,毕竟火星是地广人稀,前来入侵的那个部族的成员,也已经被他们干掉了,一时半会儿应该不会来人了——

    林迟才刚想到这里,却听到山洞前端的通道里,响起了沉闷的脚步声。由于沙暴的声音正在变弱,那几个人的脚步声显得格外清晰。

    “我靠,下次我不会再立flag了……”林迟低声抱怨道。

    “可能是玩家。”游戏经验丰富的科学怪人,很快便通过脚步声判断出了人数:“有三个人。”

    ——如果是其他部族入侵,应该不会只有三个人。看样子,进入这里的应该是个三人小队了。

    大概了解了对方的来路,林迟也立刻确定了接下来的行动策略,对科学怪人点点头,说道:“跟我来,接下来按我指示行动。”

    “我需要做什么?”科学怪人偏过头看着他。

    “没必要浪费子弹,交给我就好了。”说到这里,林迟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

    三个身穿灰扑扑的宇航服的家伙,警觉的走进山洞,其中的两人手中端着突击步枪,走在最后面的那个人,则是握着一把长达一米的美式骑兵军刀。

    身上保护性能良好的宇航服,隔绝了外界的声音和气味,却也令他们的动作变得迟缓。三人缓缓的进入洞窟内部,注意到尸体都没有戴头盔,其中一个人使用无线电对另外两名队友传递了消息:

    “我说,这里不用戴头盔了。”

    三人立刻摘下头盔,站在前面的二人,立刻被扑面袭来的血腥味道熏得直皱眉头。但站在后面那个手握骑兵军刀的男人,脸上反而露出了兴奋的笑容。

    “嘿……”

    那家伙顺势脱下了宇航服,把穿着囚衣的身体,暴露在零下十度的空气中,从背包里又取出几把刀挂在自己腰间,呲着满嘴尖利的牙齿,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

    “我说‘刀皇’,你不冷吗?”站在前面的两名队友好奇的问。

    “游戏里有玩家保护机制,你们以后会习惯的。”四肢瘦长的刀皇说着拔出一把“夜魔”碳钢军刀握在左手,盯着正在闪光的刀刃。

    身为专业使用近战武器的“特殊选手”,即使在这种地图中,刀皇也依然选择了近战武器。虽说使用枪械可以碾压火星本地的罪犯npc,但对他来说,近战才是人生第一奥义。

    ——这张地图中的罪犯们,都在使用近战武器进行肉搏,在刀皇看来,这种状况无疑是再好不过了……

    由于现实世界的两个朋友,得知了自己正在玩脑内成像式游戏,硬是要来抱大腿。平时总是单排的刀皇,这次也只能选择了组队,打算带着这两个蠢货,先熟悉一下《战争天堂》的操作。

    三人才刚摘下头盔,立刻便听到了洞窟一角传来的“吱吱”声。

    “喂,那是什么?有人在吗?”站在前面的那个新手玩家喊了一句。

    “别出声了!”刀皇呵斥自己不靠谱的菜鸟队友,然后从背包里取出一把战术手电叼在嘴里,双手各握一把军刀,弯着腰走了过去。

    “过来,注意附近有没有敌人,有人的话立刻开枪。”即使嘴里有东西,刀皇的声音也依旧很清晰。

    “知道了,知道了……”手握步枪的二人点了点头,跟在刀皇身后走向声音传来的位置。

    然后——他们看到了难以置信的血腥画面:

    “卧槽,这游戏怎么通过审核的?”目睹了猪鼠吃人的场景之后,一名新手玩家捂着嘴,手里的步枪差点掉在地上:“这也……太逼真了吧?”

    “我要吐了……”旁边的另一个人脸色也不大好。

    “这游戏就是这样,你们要习惯——”刀皇正不耐烦的说着话,却突然觉得头皮发麻,一种被人窥视的不快感觉涌上心头。

    ——身后有人!

    “杀气”这种东西,时至今日依旧无法用科学来解释。有人说它不存在,但也有很多人声称依靠诡秘的“第六感”察觉到杀气,从而逃过一劫。

    此刻,即使身处游戏中,刀皇还是察觉到有无形的杀气从背后袭来。那是毫不掩饰的,试图夺取自己生命的恶意!

    他猛地举起军刀,以脚跟为轴迅速转身。

    才回头,就看到一道同样身穿囚服的阴森人影从尸体堆中突然站起来,扬起的右手中闪过一道银光。霎时间割开了后面两个菜鸟的喉咙,如同鬼魂般猛扑到刀皇身边,手中军刀毫无花哨地径直刺向他的心脏!

    没想到敌人竟然会试图用军刀解决自己,刀皇一时有些措手不及。

    他向后急退一步,银白的刀刃带出一道冷风从身体前方掠过,近战经验无比丰富的刀皇,甚至能感觉到刀尖的冰冷触感。

    “草!”差点被割喉的刀皇一边叫骂,一边又后退两步:

    “你想和我玩玩?”

    刀皇话音未落,对手已经再度冲上来,挥出力道十足的一刀。

    “铛!”

    由于力道太大,两把军刀相撞的噪音几乎要赶上枪声了。刀皇手心一麻,手中的“夜魔”差点脱手。

    火星的重力状况和地球不同,刀皇目前还在适应这里的重力,步伐也变得有些虚浮。他踉踉跄跄的后退了两步,却看到对手也因为刚才的一击而有些重心不稳,于是毫不犹豫的冲上去,把军刀捅向对手的心脏。

    两名玩刀高手,在血鹰部族的驻地中展开了快速的白刃战,银色的光弧从空气中划过,连被关在兽笼中的猪鼠都暂时停止进食,抬起脑袋用圆溜溜的黑眼睛,盯着正在交战的二人。

    “妈的,又是你……”在看到对方的名字时,刀皇骂出声来,反身一刀划向对方的胸膛,却被对方手中的“虎爪”挡了下来。

    ——刀皇能认得出来,对方右手握着的匕首,正是从自己手中夺走的一把史诗级近战武器,那把刀是他最喜欢的武器之一,在退场之后,发现虎爪狩猎刀从背包中消失的时候,刀皇也郁闷了好一阵子。

    现在,曾经干掉自己的“逆流”就站在面前,刀皇也立刻使出全力,进入了火力全开的残忍形态!

    “逆流”毫不迟疑地再次捅出一刀。面对扎向自己心口的刀刃,刀皇却彻底放弃防御,孤注一掷地大跨步向前。

    他用右手中的骑兵军刀,粗暴的格开对方的刀刃,擦着对方军刀带起闪耀火花,左手的夜魔军刀切开空气划出黑暗弧线,直接捅向敌人的喉咙!

    ——这一击,敌人必死无疑!

    就在刀皇势在必得的时候,耳边突然迸发出爆裂的枪声。

    砰!

    一声巨响,刀皇的脑袋被9mm手枪子弹开出一个大洞,身体依然在惯性驱动下向前冲来,在林迟身边化为数据碎片消散在空气中。

    眼见对方的身体消失,林迟扭头看向刚从尸体堆里站起来的科学怪人,没好气的问道:“你干嘛?”

    “你要死了,我救了你。”科学怪人使用最简单的语句陈述了刚才发生的事实。

    “好吧,这倒是。”林迟点点头,心有余悸的看着“刀皇”消失的位置。

    看样子,刀皇在这些天里也进行了大量的训练,使用军刀格斗的技术又提高了不少。林迟能看得出来,刚才如果不是科学怪人帮了自己,自己恐怕已经被刀皇捅死了。

    ——要不是头太铁,非要只用军刀的话,以“刀皇”的技术,或许会成为超强的明星选手……

    想到这里,林迟笑了一声,转身向摩托车的方位走去。战争天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