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9章 黑暗之音
    ——欢迎来到地狱。

    朦胧的声音在耳边盘旋,听不真切。他缓缓的睁开“眼睛”,进入视线的却只有彻底的黑暗。

    然后,他发现那“声音”实际上并不是声音,而是某种心灵传音,自己也并没有睁开眼,因为……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存在了。

    ——你已经死了。

    那个声音向他宣告令人恐惧的事实,但他却并没有紧张,也完全没有沮丧,只是坦然的接受了对方传递的信息:

    “是啊,我好像是死了。”

    失去身体漂浮在黑暗海洋中的感觉,和在数据通道里的状态差不多。在这里,时间和空间的概念仿佛都已消失,五感也彻底不复存在。

    所以,死亡的感觉,就和人类进入“数据通道”的感觉类似?

    想到这里,林迟的意识开始清醒起来,努力感知着身边的“死后世界”,却什么都感觉不到。

    ——这就是死亡的感觉?无边的虚无和黑暗?不过,自己也可能还并未死去。

    回想着失去意识之前发生的事,林迟的心中流过一丝疑虑。在漫无边际的虚无中继续飘荡,寻找着离开此地的方法。

    自己的确是在那个空间中受了重伤没错,意识也绝对是遭遇了重创。但在彻底失去意识之前,好像看到了行刑者正在奔向这个位置。

    所以,自己或许是被那些家伙救了也说不定。毕竟,尽管没体验过死后的世界,但死后的意识应该不会和生前一样才对……

    林迟可以肯定,自己现在除了没有身体以外,思考方式和意识形态基本上和活着的时候没什么区别。就连平时的懒惰都被继承过来了,证据就是现在这种莫名的悠闲感……

    ——没了现实世界躯体的束缚,他此时可谓是轻松无比,感觉整个人都精神了许多。也不必担心“咸鱼瘫”的动作会导致脊椎出问题了。

    失去了躯体的林迟迅速分析了一下,现在自己还活着的几率在百分之九十五以上。只有不到百分之五的几率是死在了虚拟世界中。那么问题来了:

    “所以,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林迟借助自己弥散在空间中的意识观察四周,却什么都观测不到。和到处都是各种数据流的数据通道不同,这个空间可以说是异常的平静,除了自己的意识以外,就没有任何其他的东西了。

    难不成,自己是进入了某种冥想状态?直接进入了“虚无”的境界?

    “这么说来,我是成了‘圣人’?”

    想到这里,林迟的意识中流过一丝讥讽。停留在那片像宇宙般广阔无边的空间中,感受着彻底的虚无。

    ……

    同一时刻,反抗军的营地中正在举办篝火晚会,但本应成为晚会主角的二人,却在原始森林的角落中忙着什么。

    “这么做没问题吗?”这次换回了自己原本角色外形的行刑者,眯起猩红的双眼,看向被绷带裹得严严实实的“逆流”:“以这片区域的加速,外来者的意识可能承受不住。”

    “只有这个办法。”站在一旁的反抗军领袖,环抱着纤瘦的双臂,随手一挥便消去了二十米范围内的林地,建立起一栋和原始密林风格很不搭调的白色别墅,然后把躺在担架上的林迟,直接移动进别墅中。

    “嗡!”

    空气中响起微弱的震荡音,接着又陡然消失,反抗军的女王看着面前的尖顶建筑,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里启用了一千倍的加速度,应该已经足够他恢复了。”

    “这样还是不大好。”行刑者提醒道:“逆流和我们不同,他生活在另一个世界中,长时间超负荷运转,他的大脑可能承受不住……”

    “所以,你有什么办法?”少女盯着站在自己身旁的行刑者:“如果按照原来的速度,等到他的意识恢复,他在他那个世界的躯体也早就挺不住了。”

    在行刑者的带领下“觉醒”的少女,自然是早就意识到自己是虚拟世界中的“虚构存在”,在那之后,她也了解了不少关于现实世界的信息。

    那个世界的人类,会以玩家的身份降临到这个世界中。但进入的只有意识,他们的躯体自然是还留在现实世界中。

    以现在林迟的状况,自然是不可能驱动现实世界的身体做出任何动作,如果继续下去,他留在游戏仓里的身体,肯定会因为缺少水和食物而衰弱至死。

    为了让林迟不至于在还拥有意识的情况下死去,少女只能采用了终极手段:把林迟的虚拟体——也就是他的意识,暂时存放在一千倍加速的虚拟空间中。

    在这栋白色别墅的位置,时间流速和现实世界是一千比一,现实世界过了一天,这里就经过了一千天。

    这样一来,林迟在现实世界的躯体,应该还能撑到他恢复意识的时候。但是……

    “一定要挺过来啊。”少女攥紧了小拳头。

    她也不知道像林迟这样的外来者,意识究竟能否承受住这种加速。事实上,就算林迟能经受这种加速,在经历了异常漫长的时光后,人格也有可能发生变化。

    但现在,也没有更好的方法了……

    “要去篝火晚会吗?”行刑者的声音打断了少女的思绪。

    “你去露个脸吧,我现在没空。”她烦躁的说。

    “我明白了。”行刑者像是早就猜到了她会这么说,转身沿着羊肠小道走向密林深处。

    “你可……别死啊。我还有话没来得及说呢。”站在别墅前的少女小声嘟囔着。

    她知道,像林迟这种“外来者”的意识,和自己这种原住民完全是两种东西,依靠反抗军的医疗方式,想要把那家伙唤醒,根本就是无法做到的。

    能唤醒那家伙的,只有他自己而已。现在要看的,便是他的意识究竟能不能挺过这一关了!

    伫立在那片加速区域前,少女有些焦急的踱步走来走去,等待着里面传来消息。

    然后,她听到自己身后响起了一个怯怯的声音:

    “谢谢你……”战争天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