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7章 将军与公主
    意识到刚刚赶来的行刑者,也无法处理这里的状况,林迟心头顿时涌起无语的感觉。

    这片区域似乎是全封闭的空间,而那扇门便是这个空间中的“死循环”,无论怎么移动,都会回到入口。

    所以,如果无法破除这个循环的话……也只能想办法击破墙壁了。

    面色苍白的行刑者,手中突然出现了巨型双刃斩首斧,这把名为“安德莉雅”的武器,已经跟随他足有上千年了。

    “嗯……”

    行刑者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声音,双膝稍稍下移,握着斧柄的两只手攥得死死的,关节都在咔咔作响。

    蓄力完毕之后,这名来自反抗军的副统领,猛地挥出手中的巨斧,猩红的斧刃撕裂空气带出一道血光。

    砰!

    当斧刃命中旁边的玻璃时,带出的冲击波震得林迟连连后退,眼前的景物都出现了虚影。

    两秒后,他的视线再度清晰下来,却发现刚被斩首斧命中的通道玻璃,依然是毫发无伤,反倒是行刑者的双手,流下了暗红的鲜血。

    “不行,无法击穿。”行刑者皱起眉凝视着身边的玻璃墙壁:“这应该是加密外壳。”

    “你是说,他们在外层进行了加密?”林迟立刻明白过来了。

    ——就算反抗军成员的能力再怎么强,要想突破脉冲娱乐公司在地图内部的加密区域,也无疑是难如登天。

    和那些从外侧进攻的黑客不同,这些npc完全身处于游戏中,突破的难度也自然会提升许多。

    “光靠我的力量……不太够。”行刑者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嘶哑:“如果‘女皇’在这里,应该可以突破此地,但她现在有别的事要忙。”

    “那还有其他办法吗?”林迟看着完好无损的玻璃墙壁。

    他现在要做的,是把被抓的部下救出来,毕竟珍目前应该是正在被管理者用来实验,等到珍也被植入模块的时候,一切就都无法挽回了。

    “别的方法也是有的……”在说话的同时,行刑者的面色突然阴沉下来,看向通道正前方,沉声道:“现在还是先打败他再说吧。”

    出现在通道内部的,是一个身披破斗篷的虚影,毫无疑问,正是他们在游戏中遇到过几次的,管理员的游戏内马甲——执行官。

    斗篷下方漂浮的黑雾正在不断扭曲变形,执行官的兜帽下方,响起一个无情的电子音:

    “你们不该出现在这里。”

    “我们是来野餐的。”林迟笑道。

    执行官显然没工夫和他开玩笑,只是缓缓抬起右手,同时继续用电子音,对面前的两名入侵者,下达死刑的判决:

    加载模块:粉碎机。

    在声音响起的同时,执行官的斗篷下方喷出大量的黑气,遮蔽了他所在的位置,接着开始凝固成庞大的人形物体,但他还来不及完成变身,就被行刑者挥下的巨斧打断了。

    咔嚓!

    斩首斧安德烈雅的锋锐斧刃迎头劈下,直接把执行官一刀两断,棕色的斗篷缓缓滑了下去,化作数据碎片消散在空气中。

    “这就解决了?这么菜的吗?”林迟惊讶的看向执行官消失的位置。

    “我们经常和执行官交战,已经找出了击败他的最快方法,只要在他变身时击溃他的身体,战斗就结束了。”行刑者答道。

    “这样啊……”林迟点点头。

    尽管刚才的战斗几乎是瞬间结束,但他很清楚这并不是什么好事:游戏管理者们一直以来都是使用“执行官”账号来维持游戏内的秩序,若是实力差距过于悬殊,等到他们发现执行官已经无法压制住反抗军的时候,肯定会换上新的更强力的“马甲”,到时候就麻烦了。

    不过,现在也不是担心这种事的时候了……

    “其他方法就是进入数据通道,找到前往内部的路线,但是进入数据通道的时候,可能会发生意外。”行刑者扭过头看向身披骨甲的林迟,问道:“你确定要这么做吗?”

    “我很确定。”林迟点点头。

    曾经通过数据通道入侵脉冲娱乐公司内部办公区域的林迟,知道这样做可能带来的风险。但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正所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对于侵入时的风险,林迟也是完全置之度外了。

    “那好,做好准备……”行刑者收起斩首斧,鬼鬼祟祟的压低了声音:“我会带你进去的。”

    话音未落,林迟身边的玻璃通道已经消失,整个人遁入了漫无边际的黑暗虚空。

    ——他进入了战争天堂内部隐藏的数据通道。

    和上次一样,在进入数据通道的同时,他原本的身体早已消失了,剩下的只有异常清醒的意识。

    在数据通道中,林迟的五感都被隔绝,但却拥有了使用意识进行交流的能力。只要开始思考,便可以把自己想着的“话语”向外面发散出去。

    “在吗?”他用意念问道。

    “在。”行刑者的意念从前方传来:“跟住我。”

    “怎么个跟法?”林迟一头雾水的问。

    在无边无际的彻底黑暗中,他什么都看不到,也听不到任何声音,光靠“心灵感应”,根本就感受不到行刑者的位置。

    “对了,我忘了你是外来者……”行刑者在回应的同时,又解释了一句:“别担心,我会带你过去的。”

    当这个意念出现的时候,正以“灵魂形态”漂浮在数据通道中的林迟,立刻发现自己的“灵魂”开始高速移动,向着一个方向飘了过去。

    接着,他的身边开始出现了杂乱无章的数据。

    尽管看不到那些东西的模样,但林迟还是能感觉到许多杂乱的数据,正从自己身边擦过,若是碰到那些东西,自己的意识就危险了!

    行刑者像是制造出了无形的防护罩,把二人从数据流中隔开了,逆流而上继续高速移动,不知过了多久之后,突然猛地停住了:

    “这个端口被封锁了。”行刑者用意念通知林迟。

    “没有其他端口了吗?”林迟问。

    “有应该是有的,但以现在的状态,想要突破实在是太危险了,我们可能会死在那里。”行刑者回答之后,提出了一个新的提案:

    “要不这样吧,我先带你去反抗军的驻地如何?我们可以在那里整备一下。”

    “可以,不过最好快点……”林迟继续用意识与对方交流,思绪中却带上了一丝欣喜:

    ——一直以来他都很好奇,“反抗军”究竟是藏在什么地方,才能避开管理者的追杀。这些家伙应该并不是躲在普通的游戏地图中,很可能是自己开拓了一片区域,然后藏在里面。

    如果真是这样,也就是说这些叛逆的ai,已经建立了自己的基地,开始进行秘密发展了!

    只不过是游戏里的“数字生命”,真的可以做到这种事吗?

    想到这里,林迟已经迫不及待的打算见识一下反抗军的总部了。

    不过,在那之前还要进行一些准备工作:

    “对了,你在那边没有备用的躯体。”行刑者的意念飘了过来:“我们这里还有几具躯体,你可以选一个……”

    “用我现在的不行吗?”林迟问。

    “在进入数据通道的时候,我们刚才的躯体都被丢在那边了。”行刑者解释道:“那些躯体已经被执行官标记,带着它们进入基地,肯定会招来灭顶之灾。”

    “好吧,都有什么备用的躯体?”林迟继续提问。

    行刑者所说的躯体,应该就和玩家们进入游戏时的角色差不多,属于账号之类的东西。毕竟如果没有实体,就算可以进入基地,应该也只能使用无法与周边互动的“观察者模式”,体验肯定会大打折扣。

    “这些躯体都是我们从不同的世界中征用来的,就和你们外来者的‘降临模式’差不多。”行刑者很快便提供了目前可以使用的数据:“现在还剩下的有战士将军,小公主,盗贼,女仆,牛郎……”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林迟心中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

    “我建议你使用公主的身体,他是数据最完整的一个。其他的角色都或多或少的有残缺。”行刑者的意念传了过来:“你觉得怎么样?”

    “你这是让我变性吗……”林迟回应道。

    “没关系,内心的性别是固定的,躯体只不过是个载体罢了。”行刑者倒是看得很开:“我偶尔也会使用女性的躯体,体验一下另一种生活……”

    “你能正经点吗?”林迟无力的传了意念过去:“我需要战士将军的躯体,谢谢。”

    “好吧……”行刑者似乎有些失望:“准备好,我会打开通向基地的入口……”

    一阵晕眩感过后,林迟的意识变得模糊起来,毫无悬念的昏了过去。

    ……

    “喂喂,起床啦!”

    耳边元气满满的清脆声音,干脆利落的唤醒了林迟的意识。

    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棕色的木质天花板,然后是透出明亮光线的小窗户,以及身穿金色丝质长裙的美少女。

    那女孩微卷的淡棕色发丝凌乱地披散在肩上,小麦肤色的脸颊上带着比晨光更灿烂的微笑。

    “快起床啦!”那女孩说着抓住林迟的胳膊,直接把他拖下床。

    倒在地板上的林迟,皱着眉同那个正居高临下的女孩对视。

    或许是因为彻夜未眠的缘故,她的碧色眼眸泛出微微的红晕,眼眶下面也带了一点黑眼圈。

    林迟站起来活动自己的关节,身上披挂的银白战甲发出“叮叮当当”的撞击声。

    ——这就是“战士将军”的躯体?

    意识到自己应该是已经进入了反抗军的基地,林迟打量四周,发现自己正站在一栋简陋的木屋中,窗外郁郁葱葱的绿色,看样子像是一片密林。

    ——这是什么鬼地方?这女孩又是什么人?

    看着眼前陌生的面孔,林迟张开嘴,发出异常尖细的声音:

    “你是……”

    察觉到自己的声音有问题,他诧异的低头看向自己身上的铠甲,然后伸出双手,发现自己的手背上覆满了浅黄色的绒毛,而且还自带了几个肉垫。

    “我靠,这是猫吗?”

    林迟诧异的冲到木屋的镜子前,和镜子里那个长着毛茸茸脑袋的家伙面面相觑,然后马上就确认了自己的判断:

    ——虽说自己的身体采用的是人类的直立姿势。但镜子里的那家伙,圆溜溜的双眼中瞳孔细长,浅黄色的脸上带着褐色的斑纹,嘴边的几缕毛正在不停抽搐着,毫无疑问是只猫没错!

    “是啊,我忘了告诉你是‘橘猫战士将军’了。”女孩长长的叹了口气,脸上挂着狡黠的笑容:“是不是后悔了?”

    “行刑者?”林迟回头看向那个“可爱”的女孩,半天才憋出一句:“你还真是变态啊……”

    他不得不说,在看到行刑者这副少女模样的时候,那个手握巨斧的冷酷硬汉形象,已经开始在心中迅速崩塌了……

    “偶尔换换口味也不错。”行刑者点点头:“我现在的身份是一名公主,怎么样,是不是挺可爱的?”

    “这个实在萌不起来啊……”林迟说着伸出爪子,摸了摸软绵绵的额头,催促道:“赶紧准备吧,我快没时间了。”

    “嗯。”行刑者点点头,转身走向木屋的正门,声音拐了个弯:“跟我来~”

    “能正常说话吗,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林迟没好气的说着,跟着那家伙走了出去。

    出现在木屋外侧的,是一片茂密的阔叶林,一条小道径直通向林中,消失在幽深的阴影中。

    “反抗军总部建在森林里?”林迟好奇的问。

    “这是最近的主题,基地的主题是不停轮换的。”走在前面的“公主”解释道:“为了避免反抗军的成员们产生厌倦心理,女王会经常改变这里的景色,让大家不至于太无聊。”

    ——那女孩已经这么厉害了吗?

    意识到曾经是自己随从的那个女孩,已经成了反抗军真正意义上的领袖。林迟的猫脸上,露出不易察觉的笑容。战争天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