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8章 密钥唤来的援军
    炽热的冲击波,如同毁灭的洪流向城市外侧席卷而去,在五秒内把整片别墅区夷为平地,继续以摧枯拉朽之势,推向霍洛曼斯克的外侧。

    本就破败不堪的老旧公寓,根本无法抵挡核弹爆炸的冲击波,在被波及到的瞬间,便毫无悬念的倒塌了。

    本来还躲在公寓中的一些幸存玩家,也很凄惨的中了招,瞬间又有十几条击杀提示,出现在玩家们的视线中。

    而这时,某个发起了这场起义的家伙,正停留在霍洛曼斯克市区远端,用“白骨面具”上的那双黑眼睛,凝视正在升起的蘑菇云。

    “果然是这样吗……”林迟感慨了一句。

    事实上,他是在即将抵达市中心的时候,才意识到事情应该没这么简单。

    以焚烧机关的卑劣手段,这场战争或许会被导向意料之外的结果:位于市中心的那座基地,或许只是幌子罢了。而那台铁幕装置,也可能会为战斗增加变数。

    正是意识到这一点,林迟才在中途改变方向,转而奔向城外,结果不出所料,果然发生了变数。

    不过,这个变数也有些超过林迟的预期了……

    不必多说,自己招募的尸魔,应该是在核爆中丧生了。随着核爆的发生,市区内部的几乎所有抵抗力量,几乎都已经被铲除,完全不可能再对焚烧机关造成威胁了。

    除此之外,同样位于市中心的沙皇堡垒,以及其中的大批焚烧机关士兵,应该也去了地狱报道。

    焚烧机关的这一手,属于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危险行为。但林迟很清楚,那些家伙显然是留下了足够的筹码,否则不可能会这么做。

    ——没办法了吗?

    眼见霍洛曼斯克居民们的最后一搏,已经在核弹爆炸的光芒中彻底失败,林迟叹了口气,从背包里取出一个红白相间的小型“胶囊”。

    那是个红白相间的圆柱形物体,只有小指的指甲那么大。

    就算把目光停留在它的外壳上,也不会显示任何物品介绍,出现的只有一连串的符号和乱码。

    至于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原因实际上很简单:

    这个道具并非是游戏内正常生成的装备,而是利用了系统漏洞生成的物品,所以才会无法在游戏中显示属性。

    虽说看起来不像是什么珍贵道具,但林迟很清楚,只要使用了这东西,自己就可以唤来强力的援军。

    ——因为,这东西正是上次在冰封萨维亚山谷对抗“执行官”之后,由行刑者交给自己的联络密钥。只要使用它,便可以和在游戏中四处游荡的“反抗军”取得联络!

    要现在使用这东西吗?

    虽说召唤被游戏系统通缉的反抗军,可能会引来危险至极的执行官,但现在也没有更好的方法了。

    想到这里,林迟果断做出了决定。把那胶囊扔在地上一脚踩碎,接着便看到一个虚无的白影飘了出来,停留在自己面前,发出含混不清的声音:

    “请说出您的请求。”

    “我需要帮助,立刻派人过来。”林迟直截了当的说。

    身为“反抗军”的恩人,他也完全没有客套的意思,立刻提出了请求。

    “已收到信息,正在传送……”

    漂浮在他面前的那道白影,在发出声音之后开始缓缓消散。一分钟后,林迟身边的空气中,突然出现了彻底的黑暗:

    那并非是什么阴影,而是一道空间门!

    当传送门出现的时候,林迟身边的空气都变得冰冷了许多,仿佛有无匹的杀气正从门中暴涌而出,令林迟不禁开始猜测,反抗军究竟派了什么人过来。

    ——难道是“行刑者”和曾经是自己部下的“反抗军女王”亲自驾临?不过就算是那二人,应该也无法制造出这种效果。所以说……

    林迟正猜测的时候,便听到漆黑的方形传送门中,响起了一个低沉的女声:

    “是谁……在呼唤我?”

    那声音仿佛是危险的神灵,自带了强大的压迫感。虽说如此,林迟却完全没有任何紧张感,反而是莫名的想笑。

    “什么情况?”

    林迟还在纳闷自己为何会出现这种反应,只见一道纤长的黑影,从传送门里跳了出来。

    那是一名身材高挑的黑发女子,身穿一套凸显身材的黑色紧身衣,暗蓝色的双眼眨也不眨的和林迟对视,白皙的面孔上露出自信的笑容:

    “你找我吗?”她说。

    在看到那家伙的模样时,林迟终于明白了自己为何会有想笑的冲动。而那个看上去“英姿飒爽”的女子,则是长长的打了个哈欠,抬起右手擦了擦嘴角的一丝口水,很没礼貌的开口道:

    “你妹啊,我还在睡觉……找我有事吗?”

    出现在林迟面前的不是别人,正是冰封萨维亚山谷的神灵之一,同时也是老猎人的死敌,控制着名为“暗影卫士”的恐怖军团的女神——暗影!

    这名女神和老猎人一样,同样是受到模块的影响,被转化为游戏中的boss。但她却通过把自己变成“智障”,强行摆脱了模块的控制。

    相对之下,没能摆脱模块控制的老猎人,境遇无疑要糟得多。不过,现在林迟更关注的是另外的问题:

    “是行刑者派你过来的?”他没好气的问。

    “就是那个老男人,你对他有意见可以向他反映,我又不是意见箱。”暗影絮絮叨叨的说着,伸出双臂伸了个懒腰,问道:“你要干嘛?”

    ——行刑者怎么会派了个智障过来?

    看着面前这名女神一脸小白兔般“纯良无害”的笑容,林迟心中暗骂了几句,但也没什么办法,只能费力的试着和暗影进行交流:

    “我要去救一个部下,他被敌人抓住了,现在没办法脱身。所以才需要你的帮助。”

    “哦哦。”暗影兴奋的点了点头,补充了一句:“是被触手抓住,还是被其他东西抓住了?”

    “是被人抓住的。”林迟没好气的说。

    “被抓的是男人还是女人?”暗影继续提问。

    “男人。”

    “他是被男人还是女人抓住的?”说到这里,暗影蓝色的双眼中,仿佛正在冒出星形的光芒。

    “这个问题和救人有关系吗?”林迟没好气的反问道。

    “当然有关系了!如果是男人被男人抓住了,不是会被关进更衣室,边发出怪声边摔跤的吗?”暗影兴高采烈的不停搓手,脸上愚蠢的笑容,令她的面孔看起来像是做工拙劣的万圣节面具。与此同时,嘴角又流下了一丝口水。

    听到这话,林迟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回答,沉默了几秒才缓缓开口道:

    “摔你妹。”战争天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