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8章 野火的邀请
    驾驶吉普车在霍洛曼斯克破破烂烂的街道上狂飙,车胎碾在尸体上发出噗噗的声音,从天空中投下的巨大光圈,一直在跟随林迟移动,令他有种“舞台剧主角”的感觉。

    不过,被这种聚光灯照射,他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只是对后排的尸魔问道:“你是怎么认出我的?”

    现在进入异化状态的林迟,和之前的外形截然不同,光看他现在“白骨战士”的造型,估计很难认出现在的他,和之前那个年轻男子是同一个人。

    在他提问之后,站在后排操纵机枪的尸魔笑了起来,张开腐臭的大嘴,解释道:“我们这些异化的伙伴们,当然不是靠外形识人……”

    砰!

    他的话还没能说完,街道两侧已经响起了沉闷的枪声,几发子弹轰在林迟的肩膀上,尸魔的腰侧也中了一枪,身体顿时一抖。

    “焚烧机关的士兵杀过来了!”尸魔大声喊道。

    话虽这么说,这个附身在尸体上的异化生物,却兴奋的握紧了机枪的握柄,使用那把产自美国的重机枪,对着街边的巡逻兵们就是一通横扫。

    炽热的火鞭驱散街边的阴影,把巡逻兵们打得血肉横飞。坐在车上的两个怪物,完全不惧怕ak的子弹,继续以最快速度向前狂飙,冲出巡逻兵们的包围网。

    然后,林迟看到吉普车的引擎盖下方喷出浓重的白烟,遮蔽了前方的视线。

    “靠……”他低声骂了一句。

    虽说他和尸魔几乎是“免疫”了突击步枪的近距离射击,但这台车却没他们那么结实,在挨了几十发子弹之后,已经变成了到处漏风的铁壳子,车速也立刻猛降,已经无法继续正常行驶了。

    二十秒之后,被子弹轰得遍体鳞伤的吉普车,缓缓的停在街边。奇怪的是,巡逻兵们的枪声也停止了。

    ——怎么回事?

    察觉到情况不对,林迟抬头看向远方的天空,然后突然把尸魔推了出去,吼道:“快跑!”

    耀眼的赤红彗星从天空中闪过,转瞬间落在林迟面前的街道上,在“野火”落地的瞬间,林迟身边的吉普车也轰然爆炸,狂野的气浪把他整个人推出五米远,撞在停在路边的一台破车上。

    “你是……”

    林迟话音未落,便看到笼罩在对方身上的红光突然消散,出现在街上的,是身穿黑色紧身衣的独眼肌肉男。

    “法科夫斯基,代号‘野火’。”对方做了个言简意赅的自我介绍,呲着一口黄牙发出嘶哑的笑声:“竟然还能活着?挺厉害的嘛……”

    林迟眯起眼睛,盯着站在自己十米外的那个对手。他已经从“猎人”讲述的故事中,听到过对方的名字。

    毫无疑问,此人正是珍以前的战友,同时也是焚烧机关的“四天王”之一,从沙皇那里得到力量的“野火”!

    林迟还没来得及说话,对方已经再度开口了,接近方形的面孔上,露出赞许的笑容:

    “你的力量很强大,沙皇正需要你这样的人,同志,加入焚烧机关吧?”

    听到这话,林迟差点笑出声,强忍着笑意摇了摇头:“还是算了。”

    他很清楚,若不是自己体内安装了异化能量稳定器,恐怕早就被对方释放的红光干掉了。但是,光靠这种东西,也是很难和法科夫斯基对抗的。

    不过,法科夫斯基似乎并不打算放弃,也完全没有放林迟离开的打算,只是站在原地,慢条斯理的开口道:“焚烧机关需要您这样的人才,聆听沙皇的圣言,您会明白的。”

    ——这家伙是被洗脑了吗?

    面对一脸陶醉表情的法科夫斯基,林迟低声问道:“你还记得‘猎人’吗?”

    “猎人……你是说顿河的猛兽吧。”

    听到林迟的话,法科夫斯基眯起右眼,意味深长的叹了口气:“那个蠢货自以为进入了焚烧机关的领导层,实际上不过是沙皇的宠物罢了,沙皇陛下对大型猛兽很感兴趣,所以才会从超能力部队那里,强行征用了那头野兽。”

    “是吗。”林迟注视着眼前的独眼男子,总觉得这种设定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

    虽说还没见到“沙皇”本尊的模样,回想起这座城市里发生的事,林迟已经有些眉目了。

    想到这里,原本并不打算接受对方提议的林迟,突然缓缓点了点头,开口道:

    “好吧,沙皇在哪里?我想见见他。”

    “感谢您的配合。”法科夫斯基面露欣慰的笑容,站到林迟面前,突然伸出右手按住林迟的肩膀,说道:“请跟我来……”

    接踵而至的,是像是乘坐过山车一般的强烈的晕眩感。眼前的景物模糊成一团,看不出究竟是什么东西。

    ——这是……超高速的空间转移?

    在身边景物高速流转的同时,头晕目眩的林迟,努力的维持意识的清醒,不知过了多久,眼前的景物终于再度定格。

    出现在视线中的,是一间宽阔的会客室,墙纸是棕木的颜色,一座壁炉正对着自己,里面的木柴正在熊熊燃烧。

    “还挺复古的……”林迟眯起眼睛。

    “这是沙皇陛下的爱好。”法科夫斯基的声音很是恭敬。

    知道自己打不过眼前的肌肉男,他也并没有费力反抗,只是好奇的环顾四周,打量着会客室中的景象。

    与别墅区那些极尽奢华的官员住宅不同,这间屋子的装修倒是格外的复古,令人不禁回想起中世纪的木屋。不光是墙纸使用了酷似木材的颜色,屋子里的所有家具都是木质的,宽阔的黑檀木桌面上,还放着一盏老旧的煤油灯……

    林迟坐到冰冷的木椅上,问道:“沙皇在哪儿?”

    “那位大人正在处理公务,他并不会接见你,但会派出一个分身同你交谈。”说到这里,法科夫斯基满是横肉的面孔上,浮现出陶醉的表情,像是对沙皇的“人格魅力”很有自信:

    “聆听沙皇陛下的圣言,你会明白一切的。”法科夫斯基自豪的说。

    “也许吧。”林迟稍稍握紧了拳头。战争天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