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1章 血腥狂徒-3
    成功使用燃烧瓶削弱了拜血教信徒的战斗力,林迟和猎人终于成功抵达了通往二楼的阶梯前。

    到了这时,林迟手中的燃烧瓶也只剩下两个了。

    光靠这种苏联土制武器,显然是不可能干掉拜血教信徒的。但是借着这个机会,嗅觉敏锐的猎人,已经找到了拜血教信徒所在的位置。

    “在上面。”

    猎人粗声粗气的吼了一声,载着林迟冲上浸透鲜血的楼梯,转过拐角进入劳改营的二楼,然后大步冲向环形监狱中间的位置。

    二楼的血腥气息,要比一楼浓烈得多。空气中仿佛漂浮着血珠,令林迟的视线都开始模糊了。

    通体漆黑的凶兽,大步冲进其中的一间牢房,接着进入林迟视线的,是被砸出一个大洞的墙壁。

    墙上的破洞里面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清。上面同样覆盖着血液组成的“蛛网”。但是这一次,或许是因为刚才受了伤的缘故,那名信徒制造的防护罩,根本就不堪一击!

    砰!

    猎人猛地撞向墙壁的缺口,强壮的身躯直接撞开牢房破损的墙壁,冲进了里面的密室。

    当野兽身上的亮绿色光芒,映亮屋子内侧的墙壁时,接着出现在林迟视线中的,是难以置信的画面:

    不计其数的“血管”,在屋子的环形墙壁上不停发颤,连接到屋子正中央,一具只有上半身的瘦削躯体上。

    那男人没有皮肤,全身的肌肉暴露在外,占据了整个胸腔的巨大心脏正在有力的跳动着,把血液从墙壁上的血管,压到劳改营的其他地方。

    此时,那怪物看起来很痛苦的样子,身体不停的扭动着,露出肌肉的猩红面孔,正对着林迟和猎人,张开大嘴发出疯狂的嘶吼声:

    “别过来……克罗格大人会保护我……”

    与此同时,林迟看到对方身边出现了一行暗红的文字:

    疯狂的拜血教信徒,英雄级npc,不可招募。

    “愚蠢的邪教徒。”猎人说着就要上前给对方一个痛快,但却被林迟阻止了。

    “我想和他聊聊。”林迟拍了拍自己身下那头野兽的背。

    “但他是……邪教徒。”

    尽管对林迟的做法颇有微词,猎人还是站到一旁,打开背上的“安全带”,把林迟放了下来。

    很显然,猎人也很清楚林迟想要做什么。在那头野兽的注视下,林迟大步走进鲜血淋漓的控制室,站到悬挂在屋子中央的那怪物面前,开口道:

    “你好啊?”

    “我……不会屈服!”只剩上半身的怪物答非所问的怒吼起来。

    “我并没有让你屈服的打算。”林迟举起双手表示自己没有恶意。继续饶有兴趣的打量眼前的怪物。

    ——这名拜血教的信徒,虽然也获得了控制血液的力量,但却明显和自己曾经遭遇过的“血神”克罗格差得远。

    林迟能看得出来,这名信徒的确是拥有了强悍的控制血液能力,但却并不知道该如何操控血液进行战斗,只是使用原始的“触手”,试图消化掉所有的人。

    这种战斗方式对于监狱里被水银折磨得虚弱不堪的囚犯来说,倒是非常有效。但在面对林迟和猎人这种皮糙肉厚的战斗大师时,就发挥不了太大的作用了。

    正是由于这个缘故,他们才会如此轻松的找到信徒的本体。

    而这场战斗由于太过简单,也根本没有被判定为游戏中“boss战”的范畴。这也正是林迟看到诡异的战斗提示的原因了!

    ——自己正在面对的,是一个无法驾驭强大力量的可怜虫。

    而在知晓了这一点之后,林迟现在要做的,也正是说服这家伙,转而对抗焚烧机关!

    “别忘了是谁把你关进这座监狱的。”林迟认真的说。

    那怪物沉默了。

    “我们也是反抗焚烧机关统治的起义者,现在正和焚烧机关的士兵交战,你刚才应该感受到旁边的爆炸了吧?”林迟继续道。

    沉默了一会儿,没有皮肤的半身人终于再度开口了:“是的……”

    “在你杀掉劳改营里囚犯的同时,驻扎在旁边的士兵已经被我们杀掉了。”林迟语气平淡的陈述事实,眼睛眨也不眨的和那怪物对视,继续说道:“但你应该也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吧?”

    听到这话,半身人缓缓的晃了晃脑袋,声音也开始微微发颤:

    “焚尸者……”

    “没错,焚烧机关很快就会发现这里的异变,然后派出装备着火焰喷射器的部队到这里来,他们制造的火焰可比我手里的燃烧瓶厉害多了。”林迟笑了笑:“你在火焰喷射器的灼烧下,应该挺不过多长时间吧?”

    “我不会败给他们……”

    拜火教信徒嘴上还在逞强,但眼角流下的两道血痕,还是昭示了他正在恐惧的事实。

    事实上,这名信徒也并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他只知道关押自己的那间牢房,不会被劳改营的管理者监视到,然后又误打误撞的发现了隐藏在墙壁中的大锤和铁铲。

    当时,这名头脑简单的拜血教信徒,完全没有想到自己成为了试验品。他趁着牢房里比较喧闹的白昼时分,用重锤砸穿了通往隔壁牢房的墙壁,冲进去堵住窥视孔,顺便用锤子砸死了被关押在那间牢房里的一名男子。

    在杀掉那名囚犯之后,身为拜血教狂热信徒的他,喝下了死者的血液。虽说他以前也喝过血,但霍洛曼斯克市里这些拥有异化能力的人类,血液也要比正常人的血液“浓烈”得多。

    接着,这名拜血教的信徒身上,就开始发生恐怖的进化。

    他的异化症状很快便发作了,在不见天日的环形监狱中,也完全不必担心会照射到阳光。在吸收了另一名异化市民的血液之后,他体内的血管开始以极快的速度向外生长,同时也拥有了感知附近所有生物血液的能力。

    ——这家伙进化成了统御血液的“血神”!

    话虽这么说,这名拜血教信徒的进化当然并不完全,根本无法和真正的血神相提并论,纵使凭借狩猎本能,用蔓延的血管诛杀了劳改营中的所有人,但它也并不是战士,只是单纯渴望鲜血的野兽罢了。

    “我不会……屈服!”信徒吼道。

    “但他们的火焰会焚毁你的身体,而你无法阻止这一切。”林迟说出冷酷的现实。

    “不……不会这样!克罗格大人会保护我的!”狂热的信徒不停扭动身体,像是在跳着丑陋的舞蹈。

    “他……无药可救了。”猎人一爪拍在地面上,震得整间屋子都在颤抖:“杀了他。”

    “不,我觉得他会成为一起对抗焚烧机关的盟友。”林迟认真的说。

    话虽这么说,但林迟实际上也只是把这名信徒当成炮灰罢了,还好他的脸被白骨面甲遮住了,不然拜血教信徒恐怕会看到他脸上的笑容。

    “你想反抗焚烧机关的统治吗?想从焚尸者手下逃生吗?”林迟在提问的同时,回头看向没有皮肤的怪物。

    “我……不想死……”拜血教信徒痛苦的说。

    “我知道你想活下去,否则也不会把劳改营变成这样了。”林迟点点头,沉声道:“我们可以帮你解决掉焚尸者,但你也要帮我们一个忙。公平交易,如何?”

    “要攻击焚烧机关吗……”信徒也很快便反应过来了。

    “没错,我们帮你搞定这片区域的焚尸者,在那之后,请你直接攻击市中心的焚烧机关总部,我们会在你身边保驾护航,干掉任何胆敢靠近你的焚尸者。”

    说到这里,林迟看了看身边墙壁上正在蔓延的血管:“以你的能力,要移动到市中心,应该也没什么问题吧?”

    此话一出,不光是拜血教信徒,就连一直伫立在旁边的猎人都惊讶了一下,呲着牙问道:“你要直接攻击总部?”

    “擒贼先擒王,只要端掉他们的大本营,焚烧机关也就没戏了。”林迟毫不犹豫的点头。

    “那是……不可能的。”猎人用嘶哑的声音指出林迟的错误:“光靠我们……无法和沙皇对抗。”

    “不试试看怎么知道行不行?”林迟没好气的打断了猎人的话,接着回头继续和外形恐怖的拜血教信徒对视,问道:“考虑的怎么样了?”

    拜血教信徒再次沉默了,像是在进行艰难的抉择,两秒之后,信徒的上半身猛地一颤,眼球里的血丝也比之前多了不少:

    “焚尸者……来了!”他惊慌的喊出声来,胡乱的挥舞双臂,模样看起来颇为滑稽。

    ——焚烧机关倒是挺配合的嘛。

    林迟在心中暗暗点赞的同时,依然不动声色的站在信徒面前,等待对方的答复。

    “啊啊啊啊!克罗格大人请帮助我!”

    信徒说着又开始扭动身体,像是被放在案板上的活鱼,看到这货凄惨的模样,林迟对身边的猎人使了个眼色,转身离开了信徒藏身的房间,回到劳改营二层的通道中。

    “真的……要帮他?”光听猎人质疑的语气,就知道他并不赞同林迟的方案:“他根本就是恶魔。”

    “以恶魔的力量对抗恶魔,有时候也是必要的手段。”林迟说着大步走向楼梯,头也不回的说道:“关于这个囚犯为什么会成功‘越狱’,我觉得你应该也看出来了吧?”

    “实验……”猎人咬牙切齿的说。

    曾经把许多犯人送到劳改营中的猎人很清楚,这地方并不是可以轻易突破的,屋子里的水银更是可以阻止拥有异化能力的囚犯,在牢房里直接变身。

    就算拜血教的信徒再怎么强悍,应该也不可能在牢房中完成这种杀戮才对,至于这家伙究竟是如何逃出来的,也完全不必再解释了……

    毫无疑问,焚烧机关是在劳改营里进行了某种实验,才培养出如此庞大的怪物。

    而现在,当那个怪物脱离了焚烧机关控制范围的时候,他们派出的焚尸者,也很是时候的抵达了!

    念及于此,猎人猫科动物般的面孔上,再度浮现出狰狞的表情,一言不发的冲下楼梯,向劳改营的入口移动过去。

    眼见那家伙一副杀意腾腾的样子,林迟倒也乐得清闲,靠着劳改营一层的血腥墙壁坐了下来,等待猎人发来捷报。

    林迟很清楚,就算自己同样处于异化状态,也不可能是猎人的对手,那头漆黑外皮的大型猫科动物,要比自己强悍得多。

    所以现在,只要耐心等待就没什么问题了……

    “开火!”

    劳改营的院子外面传来一声怒吼,接踵而至的是几十把ak同时射击的巨响,像连珠炮一般,在林迟耳边不断回荡。

    不用看就知道,焚尸者已经用火焰喷射器烧开了拜血教信徒制造的屏障。

    但这些倒霉的士兵们,现在要面对的却是比信徒更凶残的对手——来自苏联超能力部队,曾经是焚烧机关中偶像级角色的“猎人”!

    外面的枪声以极快的速度减弱,隐约还能听到凄厉的嚎叫,焚烧机关的士兵,完全不是猎人的对手,只过了一分钟,枪声和惨叫声便彻底停止了。

    林迟站起来走出劳改营建筑的正门,映入眼帘的是被切得七零八落的几十具尸体,以及正站在劳改营院子中央仰天长啸的漆黑凶兽。

    看到对方酷似野狼的动作,林迟突然想到了一个新问题,开口道:“你到底算是猫科动物还是犬科?”

    光看外形,猎人应该是猫科动物没错了,不过,这家伙的咆哮声和一些动作,却又体现出犬科动物的特性。

    正因如此,林迟对于猎人目前的真正身份,也是十分感兴趣的。

    “我是……人类。”猎人气鼓鼓的说。

    在回答的时候,它张嘴的幅度很大,露出满嘴的尖牙,显然是不打算继续这个话题。但林迟却并不打算放弃,提醒道:“别自欺欺人了,我们都知道你不是人类。”

    “信不信我撕了你……”猎人发出低低的吼声,一爪拍碎了脚下一具巡逻兵尸体的脑袋。战争天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