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9章 血腥狂徒-1
    笔记的内容,到实验开始的部分就结束了,珍抬起头和法科夫斯基对视,问道:

    “然后……怎么样了?”

    “我们一开始只是打算看看,那个人究竟会不会残杀他的同胞。但实验品给了我们一个惊喜。”

    法科夫斯基说着再次笑起来,面部表情很是猥琐:“那个犯人是因为发表不当言论入狱的,和那些被人报复的囚犯不同,他真的发表了不当的言论。”

    “他说了什么?”珍小声问道。

    “他是个邪教徒,在城内散布关于‘神灵’的谣言。”

    说到这里,法科夫斯基眯起左眼,意味深长的停顿了片刻,继续道:“而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那个邪教徒的能力……甚至比我们还更加强悍。”

    咚!

    被骨甲覆盖的右拳,重重的轰在墙壁上,重拳接触的位置迸发出恐怖的巨响,击碎了覆盖在墙壁上的血幕。

    “快走!”林迟吼道。

    漆黑外皮的凶兽咆哮起来,皮肤碎裂的地方亮起亮绿色光芒,猎人穿过鲜血淋漓的走廊,和林迟一起向劳改营建筑的入口冲去。

    事到如今,劳改营中发生的事情,已经没必要再多做解释了:

    一个强大的异化怪物,杀光了劳改营里的所有人。现在,那家伙正在使用诡异的方式,对刚进入劳改营的一人一兽,进行恐怖的追杀!

    身边的血腥气息,浓烈到令人作呕的地步。林迟快步向前狂奔,借助猎人身上亮起的绿光,总算是勉强看清了劳改营里的状况。

    原本还算正常的墙壁,此时都已经彻底被粘稠的血浆覆盖,散发出刺鼻的血腥味,而劳改营的正门,也被血液铸造的“屏障”挡住了。

    林迟三步并作两步冲到劳改营的正门前,抬手一记重拳轰在门上,手感就像是砸在了棉花上,不仅完全没有击碎的感觉,反而是陷进了温热而粘稠的血浆中。

    ——这究竟是什么玩意儿?

    林迟猛地抽出右手,一道黑影从身边擦过,猎人的全力一扑,直接撞开了被血液屏障保护的大门,久违的新鲜空气,终于再次出现在林迟身边。

    趁着这个机会,林迟也是毫不犹豫的冲到院子里,然后立刻沮丧的发现,这里也被怪物控制了:

    几十根正在蠕动的“血柱”正在院子中缓缓生长,仿佛是地狱森林中的树木,柱子顶端散发出的暗红“蛛网”,向四周散发开来,像一个巨大的防护罩,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你认识能造出这种东西的囚犯吗?”林迟问。

    猎人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这是什么。

    不管怎么说,劳改营里这个怪物的力量,已经完全超越了城市里那些异化怪物,若是这家伙加入起义军,焚烧机关的巡逻兵恐怕会被打得落花流水。

    现在的问题在于,要“说服”这家伙,显然并没有那么容易……

    “噢噢噢!”

    猎人嚎叫着蹿了出去,冲向挡在墙边的鲜血屏障,两秒后——它的庞大身躯被弹了回来,重重的摔在林迟身边。

    “嗯?”

    看到了刚才发生的情况,林迟并没有贸然冲出去,只是站在原地,握紧了被骨甲包裹的双拳。

    劳改营外侧的鲜血屏障,好像比里面的还要更加强大,刚才猎人明明是挥动利爪冲出去的,但可以轻易击穿墙壁的利爪,竟然被血网挡住弹了回来。

    不过就算是这样,也并不代表没有解决办法了:

    “把柱子打烂。”

    林迟说着从背包里取出霸王龙猎枪,转身就是一枪轰在身边的血柱上,只听一声巨响,血柱瞬间被轰碎了一半,但却在零点五秒内长了回来。

    “靠……”林迟骂了一句。

    毫无疑问,血柱也不是那么容易破坏的。这样说来,只有想办法找到敌人本体所在的位置,解决掉那个隐藏的混球,才能从这里逃脱!

    他回头看向猎人那边,只见猎人也陷入了困境,光靠尖牙和利爪,完全无法击碎可以自动修复的血柱。

    光靠他们目前的攻击力,根本没办法击碎这片屏障,林迟背包里的某些“大家伙”说不定倒是可以轰碎血柱,但在这种狭小的空间内使用那种东西,自己也会被轰成碎片。

    所以,现在剩下的解决方案,好像也只有一个了……

    “我们回去看看。”林迟说着转身走向劳改营破损的正门。

    ——那怪物的本体,应该还隐藏在劳改营内部。虽说十分危险,但现在也只能回去看看了。

    不知为何,林迟总觉得这种场景有些熟悉,这怪物操控鲜血的方式,自己好像在什么地方见到过。但当他努力回想的时候,却又一时想不起来了。

    “这到底是……”

    心中暗暗嘀咕的同时,林迟和猎人已经再度踏入了劳改营的正门。

    令人窒息的血腥味道扑面袭来,但这次,林迟并没有产生什么反应。在经过足够长的时间之后,他的嗅觉已经麻木了。

    “一起行动,别离得太远。”林迟提醒道。

    在敌人未知的状况下,分头行动实在是太过危险。猎人自然也很清楚这一点,跟在林迟身边缓步前进。

    林迟缓步走向劳改营内侧,越是向内侧移动,血腥的气息就愈发浓郁。

    那个状况未知,但却有种莫名的熟悉感的神秘敌人,应该就隐藏在劳改营里的某个地方。林迟能感觉得到,自己应该是正在接近对方藏身的位置。

    然后,他再次听到沉重的呼吸声,从两侧的墙壁中响了起来,同时响起的,还有一个含糊不清的耳语:

    “克……格……”

    ——这家伙是想说“克格勃”?

    脑海中浮现出苏联着名情报机关的名字,林迟询问身边的猎人:“克格勃里有这种能力者吗?”

    “没有……超能力者都在超能力部队里。”猎人粗声粗气的给出了答案。

    “那他究竟在说什么?”

    听着对方含混不清的耳语,凝视着前方鲜血淋漓的墙壁,林迟思索了片刻,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惊讶的喊出声来:

    “克罗格?”

    “那是……什么?”这次换成猎人提问了。

    “克罗格是某个自称‘血神’的蠢货,可以任意操纵敌人的血液,那些崇拜他的信徒组建了一个教派,叫做‘拜血教’。”林迟低声说。战争天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