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9章 叛逆者
    空气中弥漫着塑料和木材烧焦的恶臭,脚下的灰白“地板”轻轻踩一下就会碎裂开来。

    在林迟提出要求之后,束缚他身体的环形骨骼终于向两侧打开了,一直在使用“坐骑”的林迟,双脚总算是踏上了大地。

    “呃……”

    由于属性值还没恢复到常人水平,虚弱不堪的林迟在经历了刚才的刺激旅途之后,甚至有种想吐的冲动,弯着腰吐出几口酸水。还好身为玩家的他,没在游戏里吃什么东西,否则估计会连隔夜饭都吐出来。

    在他蹲在一旁的时候,黑色皮肤的野兽侧过身盯着他,呲着牙评论道:“脆弱的……人类,你真的是……珍的保护者吗。”

    “我之前被打了镇静剂,还没恢复过来。”林迟慢吞吞的站起来,看向正对自己投来鄙视目光的“猎人”。

    现在看来,这头凶兽似乎并没有什么恶意。毕竟以猎人的实力,想杀一个虚弱状态的人,完全是举手之劳,根本没必要把自己救出来。

    ——所以说,这家伙是真的背叛了焚烧机关?

    林迟正思索的时候,突然看到那头野兽的身体,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了。

    猎人那原本庞大的身躯,像是萎缩了一般,如同被揉皱的纸团,直接变成了一个黑球,在抽搐了一会儿之后……化为一个通体漆黑,只露出一双褐色眼眸的“人形物体”。

    “什么情况?”林迟好奇地问。

    “我的身体,可以转化,是她赐予我的礼物。”漆黑的人形发出一个清亮的声音,听起来像是个年轻的男人:“我原本……是个人类。”

    “你的意思是,是珍改造了你的身体?”林迟立刻明白了对方言下之意。

    “是的,这是我的原形态,也是伪装形态。”猎人轻轻的点头,回头看了看烧得只剩一堵墙的仓库,说道:“我们快走吧,焚烧机关要来了。”

    “ok。”林迟在说话的同时活动了一下筋骨,又打开自己的状态栏看了看,鲜血淋漓的脸上,总算露出一丝笑意:

    角色名:逆流。

    统御点数:30。

    威望值:20。

    击杀数:3。

    力量:10。

    敏捷:10。

    耐力:10。

    幸运:14。

    可能是由于刚才的“旅行”强度过大,他身上的镇静剂效果,正在以更快的速度消失,属性值也总算是回到了常人的水准。

    按照这个速度,用不了多久,强效镇静剂带来的debuff就会彻底退去。到了那时,也就终于可以进行下一步的计划了……

    咚!

    从地下研究所内部传来的巨响,通过电梯井传了上来,林迟和只有双眼的“猎人”对视一眼,果断转身离开了这片危险区域,暂时躲进附近的一间公寓。

    尽管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去拯救被焚烧机关抓走的珍,但林迟对于这座城市的真相却更感兴趣。他坐到肮脏的沙发上,使用背包里的绷带简单处理了一下身上再次崩裂的几处伤口,然后看向刚把客厅的窗帘扯下来披到身上,权当简易服装的“猎人”,开口问道:

    “所以,身为一个外地人,我想知道焚烧机关究竟是这么回事?”

    “我……不知道。”猎人摇了摇头。

    “啊?”

    听到这个答案,林迟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又重复了一遍:“你不知道?”

    “是的。”猎人的语气没什么情感起伏,但还是比‘科学怪人’更像人类:“他们知道我痛恨人体试验,所以一直瞒着我。”

    “到底发生了什么?”林迟问。

    “你真的想听?”猎人眨了眨眼,慢慢的说:“这是个很长的故事。”

    ……

    即使这场战斗的两名“主角”已经离开,巡逻兵也几乎全被杀光,地下研究所里的战斗,也仍然没有结束:

    “我是不会失败的,为了沙皇!”

    身穿黑色作战服的短发女子,咬牙切齿的再次站起来,从腰间的战术背包中取出一柄无针注射器。

    她正要把里面的药物打进自己的脖子,握住注射器的右手却中了一枪,手中的注射器也飞了出去,落在三米外的地板上。

    “别徒劳了。”开枪的那男人缓步走上前来,低下头打量着遍体鳞伤的达莉娅,对着那名失去抵抗能力的女子伸出右手:“现在投降还来得及。”

    “你要我……背叛沙皇?”

    听到对方的话,达莉娅抬起头,瞪着充血的双眼和身穿军绿色迷彩服的士兵对视,把目光停留在对方脸上的红色面罩上,然后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别逗了……同志,你是鲍里斯对吧?你以为我认不出你是谁?”

    “是我。”那名士兵很干脆的承认了,居高临下的俯视倒在地上的女工程师:“我说过,我已经看够了焚烧机关的所作所为了。”

    “我们是为了整个苏维埃……”达莉娅恶狠狠的说。

    “你们犯下了巨大的错误。”鲍里斯眯起双眼,用手中的akm步枪,瞄准了达莉娅的脑袋:“苏维埃不会如此残害自己的人民。”

    ——身为苏联精英士兵的他,在焚烧机关建立后不久,也被组织派遣到了霍洛曼斯克市,成为了保护地下研究所的精锐部队成员。

    在这里,鲍里斯见证了自己身边的其他精英士兵,被此地的邪恶所侵蚀,从军人沦落成杀人狂魔的全过程。一直都对苏维埃深信不疑的他,也开始怀疑起统治此地的焚烧机关的正义性。

    那个组织不知是想要做什么,强迫城市中的所有居民都要保持笑容,同时还以避免“性暗示”的理由,逼迫所有人都穿上厚重的军大衣。

    霍洛曼斯克的统治并非是由人民主导,而是通过焚烧机关那压倒性的力量维持着的。这里的居民所做的一切都被严格限制,同时还被允许互相举报,被举报的人不管有没有罪都会进监狱。

    久而久之,霍洛曼斯克市的居民们,一个个都戴上了厚重的“假面具”,人与人之间勾心斗角,一不小心就会被举报,甚至还有试图逃离此地揭发这里状况的原住民,在逃亡途中莫名奇妙的失踪了,不用说就知道是被焚烧机关“处理”掉了……

    ——这里的统治是邪恶的。鲍里斯很清楚这一点。

    而现在,趁着比自己更强大的“猎人”背叛了组织,这名原苏联精英士兵,也终于揭竿而起,成为了另一名叛逆者!

    “为了沙皇……”坐在地上的达莉娅低声嘟囔着,还想用残存的左手继续抵抗。

    面对这个顽冥不灵的女人,鲍里斯果断的扣动扳机,用击穿头颅的子弹,扼杀了对方的性命。

    “苏联没有沙皇。”他说。战争天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