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0章 特别篇:复仇之兽-7
    走出研究所的大门,两名来自苏联超能力部队的战士,快步奔向森林的方向。

    “那个教授不对劲。”珍眨了眨眼,言简意赅的作出评论。

    “研究所里的人都疯疯癫癫的,管他呢。”法科夫斯基笑了笑:“还是先找到那个小鬼再说吧,他倒是挺厉害的,我还从没见过能从大型恐怖机器人的攻击中逃生的家伙。”

    “不知道他和‘先锋’谁更厉害。”珍撇了撇嘴。

    “先锋要是听到这话会杀了你的。”法科夫斯基说着加快了步伐:“别废话了,我们走!”

    对于苏联超能力部队的成员来说,追踪一个没有逃亡经验的小孩子,根本就没有任何难度。两人渡过河流,很快便找到了还未烧尽的火堆。

    “我看到脚印了。”珍根本没低头,便确认了对方留下的痕迹。

    法科夫斯基紧随其后,在前进的同时暗暗握紧了双拳。

    狮子搏兔尚且全力以赴,更别说这次的对手并不是兔子,而是一头疯狂的凶兽。就算是他,也丝毫不敢掉以轻心。

    进入幽深黑暗的密林,依然看不到任何生物存在的迹象。但这异样的安静,却令法科夫斯基不由得皱起眉头:

    因为实在太安静了,所以才显得格外古怪。

    虽然夏天已经快结束了,但现在的森林中应该也会有不少昆虫之类的小生物才对,一点声音都听不到,这明显不合常理。

    “等一下。”珍伸出右手挡在他面前。

    “怎么回事?”

    “脚印突然变多了,至少十个人,而且都是最近才留下的。”珍眯起左眼,狭长的眼瞳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凶光。

    听到出乎意料的事实,法科夫斯基愣了一秒,随后便开始立刻进行推测:

    ——难道是其他国家的军工间谍来接应那个小鬼了?

    不对,要是想接应的话派出一个人就够了。这种秘密行动,人多反而会坏事。

    ——是研究所的守卫留下的脚印吗?

    刚抵达研究所的时候,他就见到研究所的守卫了,那些人都是一副畏畏缩缩的怂样子。他可不相信那些懦夫,会在没人派遣的情况下自觉的进行搜索。

    还在推测的时候,前方不远处却传出杂乱的脚步声。

    法科夫斯基以最快速度躲到了距离最近的大树后面,背靠粗壮的树干,侧过身观察正前方的状况。

    “十五个人,都带着枪。”珍微弱的声音从前方飘了过来。

    “啊,他们是来干什么的?”法科夫斯基有些惊讶的看着从森林中涌出的一大批人影,这些家伙手中的武器,看起来像是ak-47。

    他完全不知道,在苏联的地盘上还会出现这种莫名奇妙的武装,这些家伙或许是该死的哥萨克人,也可能是来自其他什么地方。不过……

    “准备行动。”珍冷淡的声音响了起来。

    “等等,别把他们全杀了,先看看他们的动向!”法科夫斯基赶紧阻止了这名“少女”即将进行的杀戮行为。

    “为什么安排我和这个杀人狂一起执行任务?和谁组队都比她强吧,该死……”

    抱着沮丧的念头,法科夫斯基压低身形屏住呼吸,借着夜色的掩护,向那些持枪人物的方向潜行过去。

    “哗啦!”

    正在逃亡的少年,是被挡在树洞前方的灌木中,传来的窸窸窣窣声音惊醒的。

    由于警觉的缘故,他的睡眠也非常浅,在听到灌木丛中传来声音的瞬间,整个人便迅速惊醒过来,瞪大眼睛看向前方凝重的黑暗。

    有人来了?

    少年悄无声息的把右手中的刀刃伸出了一点,同时打开体内战斗机械的开关,做好了应战准备。

    灌木的另一边,一抹阴影正在不停的左右摇晃。不停发出粗重的呼吸声。

    如果说是研究所的守卫发现了这个藏身处的话,他们的举动也太过轻率了。想到这里,少年脑中掠过一个模糊的判断——

    这次来的家伙,也许并没有恶意,也有可能根本就不是人类?..

    意识到这一点,少年并没有立刻下杀手,而是脚下猛然发力,直接撞开挡在树洞前的灌木,如同一道利箭般冲了出去。

    “呜!”

    还来不及确认那道影子到底是什么东西,便已经听到了警觉的低低嚎叫声。

    少年一口气向前冲出十多米远,确定了脱离危险范围之后,才回头看向这次的“访客”,然后顿时吃了一惊。

    那是一头遍体鳞伤的独狼。

    棕色的毛皮上淅淅沥沥的不停滴着血,紧闭的左眼上挂着一道触目惊心的爪痕,但那只睁开的右眼中,却依然投射出危险的黄光。

    野狼一瘸一拐的缓缓向前,一边呲牙一边走向少年,看起来似乎是要发动攻击的样子。

    若是普通人遭遇这头受伤的野兽,大概会被吓得屁滚尿流。但是少年心中,却有异样的情感开始升腾。

    看着向自己走过来的,伤痕累累的独狼,少年压低声音喃喃自语:

    “你也……和我……一样吧?”

    这头野狼身上的伤痕,很明显是狼留下的爪印和齿痕,它也遭遇了同族的欺凌和背叛吗?

    ——当然也可能是它自己背叛了狼群,但是无论如何,其实都是一样的。

    他们都是被同类残害的孤独者。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孤独一人。

    “你也……很孤独吧?”

    少年用微不可闻的声音发问。

    即使现在已经重获自由,他依旧很清楚,被折磨了七年的自己,已经失去了同他人正常交流的能力。事实上,自己没有变成疯子就已经很幸运了。

    同样千疮百孔的躯体,同样不愿屈服的心。少年能感觉到,这头受了伤的狼和自己是一样的存在。

    “吼!”

    伤痕累累的独狼扑了上来,张开长满利牙的嘴,咬向少年的脖子。

    ——对不起,虽然很同情你,但是我现在还不能死。

    抱着这样念头的少年,没有丝毫的迟疑,用加装了金属骨骼的右拳,轰向独狼的身体。

    在光线晦暗的夜间丛林中,两头同病相怜的野兽,为了各自的性命,展开了一场殊死格斗。战争天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