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7章 特别篇:复仇之兽-4
    在潮湿的排水管中跋涉许久,少年终于再次看到了夜空中的星光。

    眨了眨眼关闭夜视仪之后,他一脚踢断排水口的护栏,跳了出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块平坦的河岸,旁边是如同缎带般的河流,潺潺的流向未知的终点。

    闻着空气中淡淡的树叶清香,听着哗啦啦的水声,少年如释重负的瘫倒在排水口旁边的松软泥土上,仰面朝天注视着天际的璀璨星空。

    “终于……自由了。”

    伴随着如同梦中呓语般的声音,两行清泪从他的眼角滑落,温柔的掠过脸颊。

    少年抬起双手试图拭去眼泪,但那泪水却怎么擦也擦不完。

    他知道,那并不是悲哀的泪水,而是激动的眼泪:

    “谢谢……谢谢……”

    他像个疯子一样流着泪对自己的双手道谢,一直哭了很久很久,直到嗓子哑到说不出话为止。

    疲惫的闭上眼睛,立刻有不愿意回想的记忆扑面而来,占据他全部思想。

    这段不堪回首的记忆,他已经看过无数次了:

    少年曾经和父母一起居住在圣彼得堡,但在七年前,他九岁的时候,父母在一起车祸中同时遇难。

    当时,是父母的一位同事——来自东德一座研究所的文森特先生,主动提出要收留他。

    虽然父母双亡,年幼的他却并未消沉。

    除此之外,也不想让收养了自己的文森特失望。

    小时候的他,认为科学家是世界上最高尚,最美好的职业。

    而他父母的老朋友——文森特,那个平日里总穿着白大褂,带一副金边眼镜的银发男子,正是一名科学家。

    文森特在位于东德的一个研究所,和许多来自苏联的科学家一起工作。

    所以,那时候少年经常用童音对文森特诉说着想要成为科学家的理想,还总说要去研究所看看。

    然后,大约半年后的某天,文森特问道:

    “你要不要加入我们的研究,为科学事业做贡献?”

    “当然了!”

    当时马上就要过十岁生日的男孩,毫不犹豫的点了头,稚嫩的小脸上挂着期待的笑容。

    于是,他跟着文森特来到了位于西伯利亚的科学研究所。

    直到现在,他依然清晰的记得,自己第一次躺上冰冷的铁架床的时候,因为紧张吓得全身发抖。

    而那个收养了自己的和蔼男人,一边用温和的语调安抚着自己,一边把自己的身体用皮带固定在床上。

    “这个实验,会很疼吗?”被皮带牢牢绑住的男孩,瞪着大眼睛对自己最信赖的“亲人”提问。

    “可能会有一点点痛,不过没关系,回家的时候,我会奖励你一块巧克力。”文森特心不在焉的说道。

    “要对我做什么呢?”男孩继续问道。

    “对杀戮反应实验,主要是研究人类在濒死状态下的身体情况,为抢救危重病人和安乐死提供技术资料。”把自己收养的孩子送上试验台的科学家,耐心的解释着实验的原理。

    “死?我会死吗?”男孩有些不安的扭动身体。

    “当然不会!放心吧,很快就结束了。”文森特说的斩钉截铁。

    那时的少年,就因为这样一句承诺而放下心来。直到后来,他才意识到这句话的真实含义,可惜已经太迟了。

    第一天的“对杀戮反应实验”内容是窒息,那痛苦无比的经历,少年实在不愿意去回忆。只记得有人往自己的头上套上一个黑色的袋子,然后开始用毫无感情的声音计时:

    “三十秒,一分钟,九十秒……”

    耳边的计时声音开始变得模糊,过度缺氧的男孩疯狂的挣扎起来,肺部比平时更加卖力的运转,却得不到任何氧气。

    胸腔开始传来剧痛,接着是全身麻痹,又过了大约一分钟,他终于如释重负的失去了意识。

    醒来的时候是晚上,不过对他来说,就像是过了十年一样久。

    男孩费力的睁开双眼,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视线一片猩红,随后便开始慢慢消退。他看到不少身穿白大褂的家伙,正站在自己身边拿着各种古怪仪器报着数。

    “完全窒息后九十四秒,心跳停止。”

    “口唇可见明显紫钳。”

    “这是几?”一个白衣人伸出两根手指在他眼前晃了晃。

    “二……咳咳。”男孩不停的咳嗽着,同时贪婪的呼吸着空气。

    “脑部未见明显损伤,全身器官状况需要进一步检查。”白衣人一边说话,一边在手中的便携电脑上快速输入着什么。

    那时候,少年并不知道这种实验意味着什么。当他看到文森特熟悉的面孔时,才终于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让我走……”

    “不行,还需要测量你的身体状态,都结束之后你才能离开。”文森特用平淡的语气说道。

    那时候,男孩就意识到有些不太对劲,但他并没有想太多,依然天真的认为自己很快就能回家。

    但是,事情的发展彻底击碎了他天真的幻想。

    在之后的七年中,他被囚禁在北城研究所,成了“对杀戮反应实验”的实验体。

    溺毙,中毒,大量失血,电击……无数种惨无人道的死亡方式,全部被加诸在他身上。

    但最残忍的并不是死亡,而是每次都以为终于可以解脱的时候,却又被医生无情的救了回来,然后继续这个残酷的循环。

    在经历了上千次“对杀戮反应实验”之后,连他自己都怀疑自己为什么还活着。

    从未放弃过逃跑的希望,只可惜在每天的实验结束后,他都会被注射肌肉松弛剂和镇静剂,只能无力的等待着第二天的“死刑”。一次又一次,永不会停止。

    但是……

    狂转的死亡齿轮,在今天停下来了。

    在七年中没有一天不渴望的自由,就这样回到了自己手中。

    终于自由了,终于可以告别那残忍的实验了,终于不用每天体验死亡的感觉了。在被关押到研究所的七年后,自己终于恢复自由身了。

    “我……自由了……吗?”

    少年慢慢的睁开眼,拭去眼角未干的泪痕,一瘸一拐的向前方的河流走去。战争天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