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4章 特别篇:复仇之兽-1
    新年期间懒得写正篇,所以现在是——特别篇!

    ————————

    在林迟惊诧目光的注视下,猛扑过来的野兽不仅没有对他们发动进攻,反而挥动利爪,击碎了两具恐怖机器人的身体。

    “那是……什么啊?”珍的绿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对方,脸上的表情并不是恐惧,而是彻头彻尾的困惑。

    他总觉得自己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这头野兽,但就算再怎么努力思考,那段记忆却像是被迷雾笼罩,完全想不起来。

    在焚烧机关中代号“猎人”的凶兽,霎时间已经解决了好几台恐怖机器人,趁着那家伙吸引了机器人的注意力,林迟也举起换好子弹的霸王龙猎枪,一枪轰飞了扑上来的一台恐怖机器人。

    “噢啊啊啊啊!”

    狂怒的巨兽张开血盆大口,仰天咆哮起来。侧身撞碎了最后两台恐怖机器人。

    这名疑似是来自于苏联超能力部队的战士,要对抗恐怖机器人自然是轻而易举,根本就是毫发无伤!

    只用了不到三十秒,追杀林迟和珍的恐怖机器人,已经全部被击毁。在帮助二人脱离险境之后,那头凶残的野兽收起尖爪,冲到珍的面前。低下头发出嘶哑的声音:

    “是……我……”

    “你是……哪位?”珍困惑的抓了抓头发:“我现在没什么印象啊……但又好像认识你,只是暂时想不起来了。”

    眼见两个“老战友”正在叙旧,林迟也是果断抱起双臂站到一旁,沉默着观察二人的动向。

    “你……忘记了……吗。”

    野兽浑浊的双眼里,亮起猩红的血光。

    这头凶兽的意识飞速流转,仿佛回到了自己逃离时的那个夜晚。他还记得,自己和“珍”相遇,应该是在那一天——

    ……

    阴暗而冰冷的牢房里,全身鲜血淋漓的年轻人,正数着自己身上的伤口。

    “一,二,三……十一。”

    回到牢房之后,身上裂开的伤痕有十一处,其中有五处还在流血。根据他的经验,大概很快就会有医生来为自己进行缝合了吧。

    遍体鳞伤的少年,看了看低矮的天花板上挂着的摄像头,然后蹲到牢房的角落里,双手抱头装出沮丧的样子。

    不过,此时他的心情,却混杂着紧张和激动。

    ——现在,时机已经成熟,是时候离开这个令人作呕的牢笼了。

    少年抬起头,用因为过度疼痛而布满血丝的双眼,看向牢房坚固的合金大门。

    他慢吞吞的举起右拳,用舌头舔了舔安装在自己虎牙后面的开关。伴随着微弱的“喀嚓”声,全身上下都被撕裂般的疼痛所占据。

    原本软弱无力的右拳,也突然变得坚如磐石。

    把人类的血肉之躯变成真正的战斗机器,这便是军方正在开发的“单兵内置金属骨骼原型机”的功效。

    由于风险太大,这个研究所根本找不到志愿者,于是这个实验,便被强行加诸在少年身上。

    这种兵器的植入方式,是把人全身的皮肤和肌肉撕开,放入金属支架和内装甲之后再重新缝合。

    这样的改造方式,就算是打了麻醉药,疼痛也令人完全无法忍受。

    更恐怖的是,少年在接受实验的过程中,根本就没有注射麻醉药!

    足以令普通人立刻暴毙的剧痛,在他早已接近粉碎的神经中不断游走,然后全部传递到大脑。

    但即使是这样,在手术结束十小时后的现在,他除了手腕有些使不上力以外,身体基本上已经完全恢复了。

    之所以恢复的如此之快,也是由于在这七年来的经历所致。

    如果时间观念没有出现偏差的话,他认为自己现在应该是十六岁,在这个牢笼里呆了七年。

    低下头看向身边的一滩积水,他打量着自己的脸。

    在略长的金发下面,是一张看起来还算清秀的面孔,只是右嘴角的撕裂痕迹和全身上下遍布的伤口,令他看起来有些狰狞。

    看到他的样子,任何人都能猜得出来,此人一定受到过惨无人道的折磨。

    不过,大概没人能猜到,他所经受的折磨残酷到何等程度。

    “咔哒。”

    门锁发出的声音,把他从回忆中拉回现实,面前银白色的合金门缓缓打开,手握针管的“白衣天使”走了进来。

    那道通体惨白面戴口罩的男性身影,在少年看来宛如来自深渊的恶魔。

    这个恶魔握着一根灌满了淡黄色药剂的针筒,像是有些不耐烦的大步上前,烦躁的声音从口罩下面飘出来:

    “站起来,打针,快点!”

    听到医生的话,少年有些惊讶的微微皱眉。

    ——这家伙竟然不是立刻为自己缝合伤口,而是要先注射镇静剂。简直是卑劣无比,虽说这种事情他早已经习惯了,但是……

    “对……不……起。”

    已经很久没有说话的少年,费了好大力气才吐出这三个字来。

    “你竟然不是哑巴?”

    像是因为少年突然开口而感到惊讶,医生不禁瞪大了眼睛,但很快便恢复了平时的粗暴模样,有些嫌恶的用脚踢了踢少年的身体:“快点站起来!”

    少年点了点头,然后缓缓站了起来。

    就在医生刚刚伸出右手的一刹那,少年猛地伸出左手,轻而易举的握碎了对方的手腕。

    “咔咔!”

    在粉碎性骨折的声音响起的同时,医生手中的针筒掉在地上摔成了碎片。这个老家伙甚至还来不及发出惨叫,少年的右手便已经按住了他的脑袋。猛地向后一推。

    “咔。”

    这次的声音干脆利落,脖子被折断的医生仰面朝天摔在地上,身体抽搐了两下就再也不动了。

    “再……见,人……渣。”

    少年对着地上的尸体踢了一脚,抓起铁架床上的蓝灰色上衣套在身上,然后快步走出牢房。

    植入他体内的钢铁装甲,正从背上的微型核电池中源源不断的摄取能量。而从手术前听到的聊天内容来看,这个内置金属骨骼的电池应该是没电的才对。

    可想而知,那些军方科学家是在他体内误装了有电的电池。他们肯定不会想到,因为一次失误,将会付出何等惨重的代价。

    才走出没两步,少年便听到自己身后传来一声暴喝:

    “怎么回事,站住!”

    少年扭过头去,用充血的双眼凝视着说话的男人。

    负责看守这个牢房的,是一个肥胖而愚蠢的家伙,但力气却大得惊人。

    过去的七年里,这个牢房看守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拿他发泄,自己没少挨这家伙的揍。

    想到这里,少年举起右臂挡在面前,迈着坚定的步伐走向牢房看守。

    “你找死吗?站在那别动!”看守大吼着拿出橡胶棒,摆出马上要挥下来的架势。

    少年没说什么,只是继续向看守的方向走了过去。

    虽然这个喜欢喝酒的胖子,声音和平时一样浑厚。但少年敏锐的察觉到,此人的身体似乎在微微发抖。

    ——这个人正在害怕。他害怕现在的我。

    少年想起自己蹲在牢房墙角挨打的情景,一开始还会求饶或是惨叫,但后来,饱受折磨的身体,已经连惨叫的力气都没有了。

    那时候的自己,可谓是毫无还手之力,只能任凭这个人痛打。

    但现在不一样了。

    现在的自己,是人类有史以来第一个植入“单兵内置金属骨骼”的士兵。要捏碎这个该死的看守,根本没有任何难度!

    站到看守面前,看着那家伙挥下橡胶棒,少年抬起右臂挡在面前,毫无悬念的挡下了对方的一击。随后向前跨出一步,用左拳轰向那具庞大的身躯。

    “砰!”

    看守以一种古怪的姿势倒飞出去,重重的砸在五米外的黑铁门上,发出沉闷的撞击声。接着,是撕心裂肺的惨叫:

    “呃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少年刚才轻描淡写的一击,已经令此人的内脏破裂,就算现在立刻抢救,也活不了几分钟了。

    注视着看守扭曲而变形的身体,少年走过去,拾起掉在他身边的电子钥匙卡,然后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

    用钥匙卡刷开监狱区的电子锁,少年进入漆黑的院子。这时,刺耳的警报声才姗姗来迟的响了起来,整个研究所里都闪着鲜红的灯光,映亮了晦暗的夜空。

    他看到楼房正上方的投影屏幕,开始显示自己的大照片,同时响起一个急促的男声,不停的重复着同一句话:

    “九十七号实验体逃跑了,请保卫部立刻抓捕!重复一遍,九十七号实验体逃跑了……”

    听到这个声音,少年脸上露出古怪的表情,说不出是讥讽还是悲凉。

    说话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熟悉,即使已经快一年没见到了,但这个声音,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是“父亲”。

    是装出一副和蔼可亲的模样收养了自己,然后又亲手把自己送进地狱的那个人。战争天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