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6章 操纵者人格
    阳光洒在昨晚发生过大战的街道上,霍洛曼斯克市迎来了新的早晨。

    焚尸者和清洁工们很有效率,街道上的尸体此时已经全部消失了,硝烟和鲜血的味道,也被消毒水和香精的刺鼻气味取代。

    除了焚烧和清理尸体之外,工人们也并未忘记把用水把街道冲洗一遍,那些受损严重的位置,则是拉起了警戒线,准备进行修复。

    由于是在夜间进行工作,他们的处理也出现了一些疏漏,在某些地方还能看到斑驳的血迹,甚至还有一些断手之类的东西出现在路边。

    不过,地狱首都的市民们,倒是也非常配合,依然是装出一副什么都没看到的模样,满脸是笑的走上街道,迎接崭新的一天:

    “昨晚的电视剧真好看!”

    “那本小说你看了吗?特别好玩的!”

    走在街上的路人们,身穿与季节不符的军大衣,兴致勃勃的和身边的同伴聊着天,脸上都挂着僵硬的笑容,时不时的咳嗽几声。

    这座被焚烧机关统治的城市,看起来和昨天没什么区别。不过,在起义发生之后,焚烧机关自然不会如此轻易的放过反叛者。

    “开门,接受检查!”巡逻兵们一边大声怒吼,一边不停的敲着路边房屋的门。

    全副武装的巡逻兵们,一大早便封锁了昨晚战斗最激烈的几片区域,开始挨家挨户的进行搜查。

    不幸的是,林迟的公寓所在的这个街区,也处于被封锁的范围内。

    “靠……”

    拉开窗帘,看了看正在挨家挨户进行搜查的巡逻兵们,林迟没好气的对尸魔提问:“如果屋子里没人,他们会直接去搜下一间吗?”

    他的问题才刚说出口,只见巡逻兵们已经使用破门器,炸开了街道西侧一栋房屋紧闭的正门,强行进入室内开始搜查。

    “好吧,当我没问过。”他叹了口气。

    “不好了……”

    意识到巡逻兵开始搜查,原本还在回忆美好时光的尸魔,也立刻紧张起来,声音都开始发颤了:

    “一次完整的异化,至少会持续二十四小时,焚烧机关就是按照这个搜索起义者的,他们只要发现屋子里有异化的市民,就会立刻把里面的所有人处决,如果他们发现我……咱们都是必死无疑!”

    “别说了,地下室里还有个被我绑架的巡逻兵呢。”林迟握紧了拳头,抬头看向通往二楼的狭窄阶梯。

    ——焚烧机关正在对这片街区进行大规模搜索,按照这个速度,再过不到十分钟就会查到这栋公寓来,若是被他们发现了尸魔或是被绑架的巡逻兵,自己就只能含恨退场了!

    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找到一个可以蒙混过关的方法。若是珍的超能力还在,显然可以轻松解决。但是……

    他该不会还在使用那个人格吧?

    念及于此,林迟大步冲到卧室门前,抬手敲击紧闭的木门,问道:“能出来一下吗?”

    “那个丧尸走了吗……”屋里响起珍怯怯的声音。

    听到对方的声音,林迟立刻便意识到,珍使用的依然是那个派不上用场的人格。确定了这个事实之后,他的心顿时凉了半截。

    不过,现在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办法了。

    “他已经被我杀了。”林迟随口撒谎,又补了一句:“快开门!”

    得知了这个消息,珍总算是把卧室门打开了一条小缝,还来不及说话,便被林迟粗暴的抓住手腕拖下楼梯。

    “……怎么了啊?”

    少年的声音里满是诧异,在下楼看到客厅里的尸魔时,语气又直接变成了惊恐,结结巴巴的问道:“你,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我现在的确死了。”尸魔尴尬的点了点头。

    “现在没时间讨论这个了。”林迟打断了二人之间的尬聊,双手按在少年的肩膀上,直截了当的解释道:“你还记得昨晚那些在街上开枪杀人的士兵吗?”

    “记得……”珍小声说。

    “现在他们正在搜捕我们,马上就要到这里来了,只要被他们发现,我们就死定了。”林迟说。

    闻言,少年本就糟糕的面色变得更差了,声音听起来像是快哭了:“那该怎么办?”

    “现在全靠你了。”林迟认真的说。

    此话一出,不只是珍,就连尸魔都呆住了,干燥的口腔中发出错愕的声音:“啊?”

    林迟完全没工夫对尸魔解释什么,只是继续和少年对视,盯着对方漂亮的绿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

    “回想一下,你其实拥有特殊能力,可以用意念移动物体甚至是操纵空间。”

    “您是不是疯了……”少年惊恐的看着他。

    “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看。”林迟说着指了指客厅柜子上的收音机:“试着把那东西移动到你手上,你应该可以轻松做到的吧?”

    尽管珍的这个人格并不知道自己拥有超能力,但也仅仅是不知道而已,他这具躯体自带的能力,应该是并未消失才对。

    只要能让这名少年回想起超能力的使用方法,他们无疑就可以逃过一劫。毕竟凭借操纵空间这种堪称作弊的恐怖能力,要骗过几个巡逻兵简直是易如反掌!

    “哦。”

    少年满腹狐疑的点了点头,转身把目光聚焦在那台灰色外壳的收音机上。站在原地沉默了几秒,像是在憋着一口气。

    然后——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好像没有什么超能力啊?”珍抬起头困惑的盯着林迟:“我按你说的集中精神想把收音机转移过来,但是没有效果……”

    ——看来珍的超能力并不是简单的“心想事成”,而是需要什么其他的条件才能触发吗?

    眼见这个人格的珍,并不能使用原本的超能力。林迟快步来到窗前,拉开窗帘的一角向外窥探,只见巡逻兵们已经搜到隔壁,马上就要抵达这间屋子了!

    “完了。”他低声说。

    在珍派不上用场的情况下,好像也只能应战了。

    尸魔无法出现在阳光下,珍则是完全没有战斗力,现在公寓里能打的只有自己。林迟很清楚,光靠自己想要应对街上的几十名巡逻兵,简直是天方夜谭。

    但现在……好像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林迟从背包里取出武器,大步走向公寓的门前,经过厨房门口的时候,看到柜子上放着的一堆调味料,却突然停住了脚步。

    “或许,还有一个办法……”

    根据他之前观察到的情况,珍每次切换人格的时候,都会咳嗽一声。

    昨天在街上屠杀巡逻兵的时候,这名少年是在咳了一声之后,切换成了屠夫的人格,之后又通过咳嗽切换了回来。

    除了切换人格的时候以外,珍平时从来没咳嗽过。

    林迟本来并不怎么在意这个细节,但在局势紧迫的情况下,已经无法放过任何机会了:

    ——虽然可能性很低,但她的确有可能是通过咳嗽切换人格的。在准备对巡逻兵大开杀戒的时候,珍也是先咳了一声,随后就立刻切换到了屠夫的人格。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只要能强行令他咳嗽,便可以让他切换到别的人格了。但是……

    “这真的可能吗?”

    即使是想出这个办法的林迟本人,也对这个荒唐的念头深表怀疑。秉着“病急乱投医”的原则,他还是快步冲进厨房,抱着装满各种调味料的木箱回到客厅中。

    “你要干嘛,给我们做最后一顿早餐吗?”尸魔已经开始绝望了。

    林迟没工夫理会那具尸体的胡言乱语,把箱子放在茶几上,从里面抓了一把盐,冲到珍的面前,把手中的盐粗暴的塞进他嘴里。

    “呃……”

    完全没想到林迟会来这一出的珍,顿时被呛得咳嗽不止,弯着腰蹲了下去,像是很痛苦的样子。

    “用盐是没法自杀的!”尸魔提醒道。

    “少废话。”林迟打断对方的胡扯,目不转睛的盯着蹲在地上的少年,期待奇迹的发生。

    接着,公寓的门前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咚咚咚!

    “焚烧机关例行检查!”一个粗野的男声从公寓门前响起:“快开门!”

    听到这话,尸魔紧张的看着公寓的金属门,林迟却像是无视了正在敲门的巡逻兵,只是把目光聚焦在珍的身上。

    “你想出来的话最好赶快,不然就没机会了……”他说着握紧了拳头。

    “有人吗?开门!”站在门前的巡逻兵继续砸门。

    蹲在地上的珍伸手按住胸口,身体突然抽搐了一下,嘴角流下了一丝口水。

    “好像没人,准备破门!”门外的士兵们喊道。

    “跟他们拼了!”

    就在尸魔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的时候,少年终于缓缓站了起来,一言不发的抬头看向公寓的正门。

    “ngo!”林迟兴奋的挥了挥拳头。

    虽说少年还未开口,但他已经察觉到,现在出现在公寓里的这名少年,像是换了个人一样,尽管外形没什么变化,但气质却出现了巨变。

    之前的软弱和懦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冷静与坚韧,少年绿色的双眼眯了起来,眉头微皱的盯着大门,又回头看了林迟一眼,沉声问道:

    “他们在干什么?”

    “那些人在搜捕我们,想办法骗过他们就行了。”林迟语速奇快。

    “我知道了。”

    少年的口音依旧是还未变声的清脆童音,音调里却带着与外表年龄不符的沉稳,他迈出大步来到门前,抬手打开了防盗门,对门口正在准备破门器的几名士兵质问道:“你们在干什么?”

    “哪来的小孩子?我们要进屋搜查!”士兵不耐烦的说着就要伸手推开珍。

    然后,门前的几个人突然愣住了。

    “搞什么?”尸魔对林迟提问。

    林迟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继续观察门口的状况。

    从这个角度,士兵们可以清楚的看到客厅里的人,按理说在看到尸魔的时候,他们早该开枪了。但巡逻兵却并没有那么做,反而全都盯着挡在门前的少年,目光也开始涣散起来,像是失去了灵魂。

    “这里什么都没有,离开吧。”少年轻声说。

    “什么都没有。”

    “检查下一栋房屋!”

    士兵们像是被洗脑的玩偶,嘴里不停重复着几句话,转身离开了公寓门前,向隔壁的另一栋建筑走去。

    看到这一幕,少年关上公寓门,回头看向留在客厅里的林迟,以及旁边目瞪口呆,嘴里飘出腐臭气息的尸魔。

    “好了。”他冷静的点点头。

    “你也是珍的一个人格?”林迟好奇的问。

    毫无疑问,这次出现的人格,和之前的几个人格都完全不同,既不是懦弱的小孩,也不是残暴的屠夫,和统治城堡的“女王”也并非同一个人。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自己这次唤醒的,应该是珍的七个人格中,还未登场的其中一个人格了!

    “是啊,我是他的分身。”少年的表情依然非常严肃,不苟言笑的模样完全不像小孩子:“这还是第一次和你见面吧?我大概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谢了。”林迟认真的说。

    “不用谢我,是你在照顾这具躯体对吧?应该是我感谢你。”少年的声音很是沉稳:“如果这具躯体被毁,我也会一起陪葬。这身体,就拜托你照顾了。”

    “我会照顾好他的。”林迟说着又问了一句:“你刚才是怎么做到的?”

    若是珍的主人格觉醒,应该是会通过操纵空间的方式蒙骗那些士兵,但这个人格却并没有那么做,而是使用类似于催眠的方法,骗过了门前的巡逻兵。

    ——难道说,珍除了可以操控空间以外,还拥有其他的超能力?

    听到这个问题,少年轻描淡写的解释道:“我控制了他们的意识。”

    “啊?”一直站在屋子发呆的尸魔,如梦方醒的指着门前的少年:“还有这种操作?”

    “是的,我是珍的分身,并没有本身的能力,而是拥有其他的能力。”说到这里,少年的声音陡然低沉下来:

    “只有意志不坚定者,才会被我操控。那些士兵并不是忠诚于他们隶属的组织,他们心存愧疚……以及强烈的恐惧。”战争天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