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5章 地狱的规则
    事到如今,林迟对焚烧机关的目的,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这座城市的统治者制定的政策,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有问题,想必焚烧机关的人也很清楚,这些政策会激发民众的反抗。

    ——那么,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要想弄清究竟是怎么回事,还是直接询问焚烧机关的成员比较快。

    林迟很清楚,就算继续拷问地下室里的巡逻兵,也问不出什么靠谱的情报来。除非能抓到焚烧机关的上层领导,否则自己是无法得知真相的。

    “您的表情不太对劲啊……”尸魔的声音打断了林迟的思绪。

    林迟回过神来,只见巡逻兵的尸体正瞪着无神的双眼,忧心忡忡的盯着自己。于是开口问道:“没事,我们刚才说到哪儿了?”

    “民众们反感焚烧机关的统治。”尸魔说。

    “哦,你知道焚烧机关为什么会制定这种政策吗?”林迟问。

    “我怎么知道?”尸体灰白的面孔上浮现出扭曲的表情:“焚烧机关的混球,脑子好像有问题,也只有这一个答案了吧?”

    一说到焚烧机关,尸魔之前的谄媚态度也消失了,音调顿时提高了几分,死死的攥紧了拳头,显然是对那个组织恨之入骨。

    眼见对方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林迟没有继续问下去,毕竟这家伙也不知道焚烧机关的领导层是怎么想的,再问下去也是浪费时间。而且……

    “能麻烦你去看守一下大门吗?”他说。

    “哈?”尸魔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我要睡觉了。”林迟又补充了一句。

    “哦……”尸魔这才明白了他的意思,立刻敬了个礼,油腔滑调的说道:“我会保护您的安全!”

    话虽这么说,林迟也自然不会轻易信任这名随从,只是揭开窗帘的一角,向窗外看了看,观察外面的状况。

    此时,身披重甲手握喷火器的士兵,已经离开了这片区域,留下焦黑的地面和苍白的骨灰,浓烟从街道的尸体残骸中升起,飘向黑暗的天空。

    跟在焚尸者后面的,是几台正在缓缓前行的重型卡车,一批身穿暗色工作服的家伙,正在把路上被焚烧的尸体,用袋子收集起来之后,扔到卡车的后厢中。

    光看他们漫不经心的动作就知道,这些人早已习惯了清理尸体。看来,地狱首都中的叛乱,应该是发生过不止一次了。这些工人们的收尸行动,也已经是很熟练了。

    眼见清理尸体的队伍逐渐远去,林迟对自己刚收到的不靠谱随从,下达了第一个指令:

    “到门外去。”

    “啊?”尸体灰白的面孔上又露出诧异的表情:“现在出去可能有危险,我很柔弱的!”

    “明天早晨再回来敲门,快出去。”林迟说着举起ak,瞄准了对方的脑袋:“我不喜欢和尸体睡在一起。”

    “好吧好吧,自己人,别开枪!”尸魔油腔滑调的说着,虽然有些不太情愿,但还是在林迟的监督下离开公寓,回到了旁边的巷子里。

    在那家伙滚蛋之后,林迟回到公寓里锁好门,躺到卧室的大床上,很快便失去了意识。

    ……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亮的时候,从门口响起的敲门声,便粗暴的将林迟唤醒。

    “有人吗——”

    门口响起的男声拉得很长,不必说就知道是谁,林迟揉着眼走进客厅,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伫立在客厅中央的矮小身影。

    头发乱糟糟的“美少女”,正一动不动的站在客厅里,绿色的双眼眨也不眨的盯着大门,脸上的表情满是恐惧。

    “是……谁啊?”珍小声问道。

    “没事,是我的手下。”林迟随口解释道:“放心吧。”

    即使他这么说了,见识了昨晚街上发生的大战的珍,依然有些不放心,提醒了一句:“小心点。”

    “知道了。”林迟说着站到门前,透过猫眼看了看,只看到对方灰白的皮肤,以及通红的双眼。

    “快开门,天要亮了,我在阳光下会死的!”尸魔的声音很急促。

    林迟才刚打开门,尸魔便冲进了公寓,心有余悸的低头打量自己毫无血色的皮肤,又伸手在胸前按了按,确定了没有融化的迹象,才终于松了口气。

    “我能去地下室躲躲吗?”尸魔回头看了看晦暗的窗口,尽管太阳还没升起,黎明的光线已经投了进来:“万一遇到阳光,我就要玩完了……”

    “你没法变回来了吗?”林迟看着那具尸体的面孔。

    “你以为我想这样啊?我原来的身体被焚烧机关的杂碎炸掉了。”尸魔无奈的摇摇头:“现在我已经没法回去了,也没办法在白天出去,只要遇到阳光,我们这些异化的人就会变成烂泥的!”

    “所以,异化是怎么回事?”林迟好奇的问。

    尸魔正要解释的时候,却突然把目光停留在林迟身后,整个人愣在了原地,林迟回头一看,只见珍不知何时来到了自己身后,惊恐的瞪大了眼睛和巡逻兵的尸体对视,全身都在微微发颤:

    “丧尸……”少年低声说。

    “我不是丧尸!”尸魔忙不迭的解释:“只是恰好附在死人身上而已。”

    此话一出,珍的脸色更差了,林迟还没来得及解释,他便直接冲上楼梯,躲进二楼的卧室重重关上门。

    “那个……她没事吧?”尸魔指了指珍消失的位置。

    “没事,怎么,你还有这种爱好?”林迟没好气的问了一句。

    “不是不是,我只是想起了我的女儿,她患上癌症的时候,差不多也只有这么大。”尸魔叹了口气:“那位……是您的女儿吗?”

    “算是吧。”

    林迟懒得继续讨论这个问题,只是站到窗前拉上厚重的窗帘,遮蔽了从屋外投来的光线,然后坐到沙发上,对还站在原地的尸魔挥了挥手:

    “在坐下之前,先把你的衣服换掉。”

    听到这话,尸魔抓起旁边的一套大衣披在身上,然后坐到对面的沙发上,长长的呼出一口“死气”,腐烂的臭味飘了过来。

    “你能不能别呼吸了?”林迟不耐烦的说。

    “尸体的确不用呼吸,我只是习惯了。”尸魔说着有些抱歉的点了点头,靠在沙发上慢吞吞的说:“您想问什么问题?请提问吧。”

    “我想知道这座城市里的居民,为什么会染上‘异化’这种病。”林迟提出第一个问题。

    “这是一种传染病。”尸魔很快的解释道:“传染机制不明,但是只要来到了霍洛曼斯克,人们都会慢慢的发生‘异化’的现象,您还是小心点吧……”

    “哦?”林迟挑了挑眉:“所以你也是后来染上的?”

    “是的,我是从莫斯科来的。别看我现在这样子,当年也是英俊潇洒,在学校时就有不少女同志追求我呢。”尸魔自豪的挺起腐烂的胸膛。

    听着尸魔的台词,配上眼前那腐烂的面孔,林迟好不容易才把笑意压下去,强忍着狂笑的冲动,问道:“那你为什么要到这儿来?”

    “不瞒您说,我是为了追求心爱的女孩,才来到这里的。”说到这里,尸魔那浑浊的双眼中,仿佛闪出了红心的形状:“我在莫斯科读书时认识了她,她是从霍洛曼斯克来的,说是一定要回到这里来,于是我就跟过来了。”

    “所以你为什么不带她走?”林迟问。

    “当时我并不知道城里会发生这种事。”尸魔摇了摇头:“霍洛曼斯克市不允许原住民离开,虽然我可以自己走,但不能把爱人带走,所以我选择和她一起留下了。”

    说到这里,尸魔有些沮丧的低下脑袋:“后来我才知道,她当初是偷偷跑出去的,之所以突然回来,也是因为焚烧机关的混球,用她父母的性命威胁她,早知道是这样的话……”

    “行了,别自责了。”林迟提醒道:“我们还在聊异化的事。”

    “哦,您说异化啊……”

    尸魔回过神来,继续开口道:“我刚住下的时候,身体还很正常,后来开始慢慢的不对劲了,那阵子每天都在呕吐,四肢无力,全身发热,头发也掉光了。”

    “我去了医院,医生却说我的身体没问题,只是心理作用。一开始我还真相信了,直到有天晚上,发现自己开始变异,我才发现自己变成怪物了……”

    “然后你去问了你妻子?”林迟眯起眼睛,已经大概能想象出当时的情况了。

    “是啊。”尸魔自嘲的笑了一声:“我去问了她,才知道了异化的事,你猜怎么着?这种病在本地是很正常的,大多数人都会患上,而且异化出的能力也各不相同,简直像是‘超能力动物园’一样!”

    “的确很奇怪。”林迟点头表示赞同。

    在一座城市中,出现如此之多的“超能力者”,简直是不可思议。从尸魔提供的情报来看,就算是普通人来到此地,也会慢慢的获得异化的能力。

    除此之外,尸魔口中所说的症状,也令林迟比较在意:

    呕吐,四肢无力,全身发热和脱发,好像是人在遭遇大剂量辐射时的常见症状。不过按理说,如果长时间遭受辐射,正常人应该早就死了,根本不会出现这种异变才对……

    回想起“猎人”异常的举动,以及那只神秘而强大的苏联超能力部队中的各种怪人,林迟沉思了片刻,脑海中缓缓浮现出一个恐怖的推断:

    ——这座城市,难道是“苏联超能力部队”的试验场?

    根据现实世界的某些记载,在美苏对峙的冷战时期,苏联的确组建过一只神秘的超能力部队。在记载中,苏联人是在全国各地选拔出了一批超能力者,才组建起这只强悍的军队。

    毫无疑问,要通过选拔扩大这支部队的规模,肯定是非常困难的。毕竟超能力者并不是满大街都有,其中还有不少沽名钓誉的骗子。光靠在各地寻找超能力者,效率实在是太低了。

    难道说,苏联是找出了培育出“人造超能力者”的方法,然后在这座城市中进行训练?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也就可以解释此地的一部分谜团了……

    “您没事吧?”尸魔的声音再度打断了林迟的思绪。

    “没事。”林迟回过神来,看着对方灰白的面孔,提出下一个问题:

    “关于异化,还有什么说法吗?”

    尸魔皱起眉考虑了一会儿,然后开口道:“我倒是听说过一个传说,以前和邻居喝酒的时候,他们经常会说起。”

    “什么传说?”林迟问。

    “听说霍洛曼斯克的地下,隐藏着一座祭坛,居民们的异化病,其实是那位神灵的恩赐。”尸魔笑出声来:“这简直是胡扯,什么神会赐予人们这种玩意儿?”

    ——是这样吗?

    虽说尸魔提到的这个故事,听起来的确非常不靠谱,但林迟却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

    如果这个传说不是空穴来风的话,联想起苏联的历史,那个所谓的祭坛,说不定真的存在!

    念及于此,林迟语速奇快的问道:“你有这里的地图吗?”

    进入游戏时的地图介绍,只说了这座城市位于里海的岸边,并没有提供具体位置。现在的他,对于此地的具体位置,突然产生了兴趣。

    只可惜,事情显然不会那么顺利。

    “没有。”尸魔摇了摇头:“焚烧机关禁止任何人私藏地图的,也不允许本地人出城,最近这段时间,查得好像更严了。”

    二人正说话的时候,客厅里的收音机突然再次响起,把他们都吓了一跳,喇叭里传出了一个狂热的女声,比起上次广播时的声音,更加“慷慨激昂”了:

    “再重复一遍本地的规则:为了避免出现性暗示,即使是夏天,在出行的时候,市民们也必须严格遵守规定穿戴大衣和帽子,其他着装的市民将会被罚款。”

    “此外,在公共场合请注意保持微笑,严禁散播沮丧、愤怒等负面情绪!不要忘记!霍洛曼斯克是一座欢快的城市,我们不需要其他的情感!”战争天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