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0章 黑暗游荡者
    高温的地下通道里,苍白的蒸汽四处飘荡。听到那个男人的声音,还举着双手的林迟,总算是稍稍松了口气。

    “可是他很危险。”军官抬头看向顶端的管道:“您确定要这么做?”

    听军官恭敬的语气,使用扬声器说话的人,应该是军官的上级领导没错了。这样说来,自己应该是获得了活下来的机会,不过……

    “控制住他,我已经派人过去了。”扬声器里飘出的男声继续道:“别让他跑了。”

    此话一出,林迟虽然还处在举手投降的状态,脸上的表情却更加凝重了。

    虽说现在自己是勉强保住一命,但如果等到其他人赶到,使用麻醉枪之类的玩意儿把自己制服的话,任务还是会立刻失败,就和死了没什么区别。

    所以现在……

    举着双手的林迟悄无声息的小幅度向前移动,仔细观察着军官的动向,正在和上司对话的军官,现在注意力并不像之前那么集中,时不时的还会看向管道上方,像是对话时的某种习惯。

    粗略估算一下,现在自己距离那家伙还有九米远,凭借20点的力量和19点敏捷,倒是有可能迅速冲到对方面前。

    不过,只要对方在中途开枪,自己几乎就是必死无疑!

    要赌一把吗?

    林迟眯起眼睛,盯着对方手中g36c那黑洞洞的枪口,稍稍握紧了拳头,小幅度的弯下腰。

    就在他打算孤注一掷的时候,扬声器里突然响起了一阵惨叫:

    “啊啊啊啊!”

    “怎么了?”军官惊讶的瞪大眼睛,像是在提防什么似的,下意识的抬头看向头顶的金属管道。

    ——就是现在!

    尽管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林迟已经压低身形,突然“弹射起步”,在一秒内狂飙到军官面前,伸手抓住对方手中步枪的枪身。

    啪!

    干脆利落的一拳把军官打昏,林迟从对方手中夺过g36-c短突击步枪,还来不及弯腰搜身寻找可用的道具,便看到通道另一侧已经出现了几道人影。

    砰砰砰……

    他手中的突击步枪枪口中,喷出了耀眼的火光,这具精英士兵的躯体像是自带了武器熟练度,直接把冲出来的三人轰成了筛子,满身飙血倒了下去。

    打光了一个弹夹之后,林迟扔掉换下来的弹夹,从军官身上的战术背包里取出一个新弹夹换上,顺便摸出一张钥匙卡,握在手中的时候,眼前自动弹出了物品介绍:

    汉默上校的id卡。

    特殊道具。

    物品等级:精良。

    使用该id卡,可以打开医院中达到开启权限的所有门锁。

    ……

    “哈,真是谢谢了。”林迟说着把钥匙卡揣进病号服胸前的口袋,举着g36c突击步枪大步向前,准备离开这片区域。

    这条地下通道实在是太过狭窄,完全不适合进行战斗,而且两侧的高温管道也很危险,实在是不适合久留。

    现在自己手上的g36c步枪只有一个弹夹,虽说子弹少了点,但也比刚才手无寸铁的状态强得多。而且……

    林迟抬起头,管道内部的扬声器中,响起了再熟悉不过的虚弱女声,声音断断续续的,像是遭到了强信号干扰:

    “我暂时……夺取了……控制……切断……快来!”

    “挺厉害的嘛。”林迟笑了笑。

    他能看得出来,珍不知道使用什么办法,暂时夺取了这座军用医院中的电子设备控制权,虽然应该持续不了太久,但也算是争取了一点时间。

    ——现在医院里的工作人员应该正在冲向珍所在的培养槽,或是正打算切断她维生设备的电源,而自己要做的,便是在那之前干掉医院里的敌人!

    想到这里,林迟三步并作两步的冲了出去,打开前方铁门的门锁,进入冰冷的楼梯间,一路冲上二楼,才刚打开楼梯间的门,便听到环形走廊里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秉承着“楼里所有能动的都是敌人”的原则,林迟二话不说举枪就射,一阵急促的枪声过后,四名正在走廊里狂奔的护士倒在了血泊中。

    跨过护士的尸体冲向圆形病房的大门,林迟才刚来到门前,还没来得及开门,身体右侧突然亮起危险的寒光。

    他的脑袋猛地后仰,两把短柄飞刀钉在墙上,整个刀身竟然都没入了墙壁中,露在外面的只剩下刀柄。

    意识到对方并非是普通的对手,林迟猛地转身举枪正要开火,却发现飞刀射来的方向根本就是空无一人。

    ——这是什么情况?

    眼见这里的情况有些不对,他也是果断进入了“极限状态”,开始试着感知身边的数据流,但却依然没能发现敌人的身影。

    没能发现对方所在的位置,林迟也并没有继续浪费时间,在继续提防可能出现的攻击的同时,拿出钥匙卡在旁边的电子锁上刷了一下。

    伴随着清脆的咔哒声,病房的门锁被打开了,林迟猛地拉开门,进入病房之后又刷了一次钥匙卡,使用旁边的电子锁控制器把门反锁,然后大步走向圆形病房中央的那根玻璃圆柱。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珍的身体应该就被保存在那个圆柱中。

    林迟快步走过去,却发现圆柱像是被埋藏在地下,从这个角度看不到任何东西。

    这样说来,珍应该是在楼下的某个病房里?

    念及于此,林迟也是立刻打算转身离开,他回到病房门前,在电子锁上刷了汉默上校的id卡,但是这次……病房的门并没有打开。

    “怎么回事?”

    ——回想起刚才诡异的飞刀,林迟眉头紧锁的后退了一步。尽管没看到任何东西,心中却浮现出强烈的不祥预感。

    是刚才偷袭自己的那个怪物来了吗?

    林迟左顾右盼的环顾四周,试图找出对方所在的位置,但却依旧是一无所获。

    就在他还在寻找敌人可能的藏身处的时候,视线中亮起了猩红的文字提示,几行危险的提示出现在眼前:

    前置条件已完成,boss战“黑暗游荡者”已被触发!

    “在德国汉堡x-03军事医院中,一直流传着一个恐怖的传说,据说这座医院在二战时期,曾经被纳粹用来进行人体试验,而其中的一个实验项目,直到现在依然在监狱中‘游荡’。”

    “当时,为了扭转第三帝国不可逆转的败局,监狱中的科学家们,在海因里希.希姆莱的命令下,试图制造出彻底的能量生命,以此来摧毁盟军的有生力量。”

    “只可惜,他们的研究还未成功,第三帝国便已经彻底覆灭,这里的研究员也全部沦为阶下囚。但是……”

    “据说,他们那未完成的‘半成品’,依然在这座医院的地下徘徊。”

    当玩家进入医院地下区域,惊扰了其中游荡的怪物后,该boss战将会被触发。请注意,当其中一方被彻底消灭之前,您将无法离开战斗场地。

    “靠,还有这种玩意儿?”林迟忍不住骂出声来。

    ——事到如今,他也终于明白了军官在说话时为什么会时不时的抬头,那家伙实际上也在提防地下游荡的怪物,害怕这东西会突然出现砍掉自己的脑袋。

    而现在,被林迟惊扰的怪物,已经锁死了这间病房的门,打算在这里处理掉他了!

    没办法了吗……

    眼见病房的窗户覆盖上一层黑雾,门也是彻底被锁死了。林迟没说什么,只是从一张病床旁边柜子顶端的托盘上,拿起一把水果刀揣进口袋。

    ——在没弄清敌人攻击方式的情况下,现在还是谨慎为上。自己手中的突击步枪还剩下十发子弹,继续开枪的话很快就会打光。

    环顾四周打量着光线晦暗的病房,林迟试探性的低声问了一句:

    “你好啊?”

    头顶的白炽灯投下煞白的冷光,在他脚下制造出整齐的阴影,传说中的“黑暗游荡者”并未现身,不知是藏在什么地方。

    林迟屏住呼吸,侧耳倾听病房中的声音,环绕在病房中的几十张病床,静静的停在原地,屋子里没有任何声音,安静得像是能听到自己血液在血管中流淌。

    ——那家伙……究竟是什么玩意儿?

    由于boss的介绍并没有表明对方的特点,只说boss是个未完成的能量生命体,林迟一时间也摸不清敌人的套路。

    面对这种诡异的对手,也只有等那家伙开始动手,才能搞清对方的攻击方法了。

    不过,如果说是“能量生命”的话,难道说……

    寂静的病房中突然响起了刺耳的摩擦音,林迟猛地回头,只见身后的病床突然悬空,金属的床板在视线中飞速扩大,直接向自己拍了过来!

    啪!

    来不及躲闪的林迟,只能把手中的步枪挡在面前试图格挡。在被床板“命中”的瞬间,整个人就像是被球拍扇到的羽毛球,飞出三米开外摔在身后的另一张病床上,背后传来一阵钝痛。

    林迟还来不及喘口气,那张床已经再次拍了过来。他狼狈的向后一翻,只见床板重重的砸在自己刚才所在的位置,然后带出一条火花飞了过来,在地板上留下长长的划痕。

    “卧槽。”他忍不住感慨道:“这还玩个屁啊……”

    传说中的能量生命果然名不虚传,这种远程操纵物体的能力,简直像是闹鬼事件中的画面。而对方的攻击,也显然不会就此落下帷幕。

    在林迟惊讶目光的注视下,自己身边病床旁的垃圾桶中,飞出了几个注射器,像是有生命似的扎向自己的脑袋。同时飞过来的,还有托盘上的一把手术刀和小钳子……

    咔嚓!

    尽管林迟反应很快,避开了注射器的“射击”,病号服的肩头还是被手术刀划了一个大口子,皮肤上也顿时出现一道长长的血痕。

    黑暗游荡者的攻击可谓是灵活无比,一波接着一波完全没有空隙,打得林迟根本连喘气的机会都没有。不过,在狼狈的躲闪对方攻击的同时,林迟也在迅速寻找解决对手的方法:

    ——这玩意儿的本体在哪里?

    除了故意恶心人的少数情况以外,没有任何游戏会设计出完全不能攻略的boss。根据他多年的游戏经验,游戏中这种神出鬼没的boss,一般都会有一个隐藏的本体,只要找到本体进行攻击,这家伙立刻就会露出破绽!

    那么现在要做的,便是在躲避对方攻击的同时,找出它本体所在的位置了。

    念及于此,林迟也是立刻开始观察病房中的阴影,开始寻找黑暗游荡者可能露出的马脚。

    如果这家伙真的有“本体”的话,就算它隐身了,应该也会留下影子才对,只要找到它的影子,就能确认它本体所在的位置!

    哗啦!

    避开飞来的两个托盘,林迟很快便确认了这片区域的影子没有异常,转身冲向环形病房的另一侧,同时还在连滚带爬毫无形象的躲避对方的攻击。

    奇怪的是,他以最快速度绕着病房找了一圈,却没有发现地面上有任何异常的阴影,对方似乎根本没有留下影子。这样说来……

    意识到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林迟抬起头,把目光聚焦在病房的门前。战争天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