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9章 地下逃亡
    进入楼道最下方的林迟一脚踹开前方的铁门,进入一条狭小的通道,两侧的墙壁上露出暗红金属管道和大量的管线,散发出异常的热度。

    他才刚进入通道,便听到一个电子音的提示,从通道中的扬声器里响起:

    “西侧管道将在两分钟后封闭,并排放高温蒸汽,请工作人员提前离开封闭区域。”

    “抓活的,别让他跑了!”在后面穷追不舍的“医生”喊道。

    ——这些混球到底是医护人员还是杀手?林迟心中暗骂。

    眼见自己进入了一条狭窄的地下通道,他的移动速度也开始下降,毕竟两边墙壁上的热力管道温度似乎很高的样子,不小心碰到的话肯定会被立刻烧伤。

    看起来,这里像是医院地下的管道区域,宽度只能允许一个不算太胖的人通过。

    在敌人没有远程武器的情况下,这种狭小的区域无疑是对自己有利的,毕竟,原本1v4的劣势,在这里立刻变成了1v1。

    而且,以动作灵活着称的巴西战舞,在如此狭小的空间中,肯定是无法施展,就算还能继续攻击,灵活程度和杀伤力也会大打折扣。

    更重要的是,经过这一波剧烈运动之后,自己还有些无力的肌肉,也终于开始进入最佳状态了……

    “哈。”

    感受着自己正在进入“完全形态”的肌肉,林迟不禁笑出声来。

    自己这具精英士兵躯体的属性值还不错,而身为职业玩家的他,一旦恢复了正常状态,光靠这些“格斗家”们,根本就不是对手!

    意识到肌肉差不多恢复到巅峰状态了,一直在狂奔的林迟突然停了下来,猛地转身伸出右臂挡下冲在最前面的男医生打出的一拳,然后侧身上前一步,用左手勾住对方的脑袋,往旁边散发着热气的金属管道撞了过去。

    铛!

    来不及躲闪的男医生,脑袋重重的撞在管道上,半张脸和高温的管道来了个亲密接触,顿时响起了烤肉的滋滋声。

    “啊啊啊!fu-ck!”

    男医生双手捂脸跪倒在地,疯狂的惨叫声在通道中不断回响,不用看就知道毁容了。

    他身后使用跆拳道的短发美女护士,一记干脆利落的下劈,把挡住通道的医生踹倒在地,和身后的两名护士一起,继续对林迟展开追击。

    前方出现了十字形的岔道,林迟二话不说拐向左侧,身形消失在后面的三名护士视线之外,冲在最前面的空手道护士紧随其后,直接追过拐角,等待她的是士兵踹来的大脚。

    是埋伏!

    眼见对方就在拐角处守株待兔,留着齐耳短发的护士微微笑了一下,瞬间抬起双臂格挡。

    身为格斗家的这名护士,自然是早就看透了敌人可能使出的攻击方法,只可惜自信满满的她,还没发现自己正在追捕的这个逃兵,已经不是刚才那个只能逃跑的弱者了——

    咔嚓!

    在林迟的重脚命中护士的右臂时,护士的手臂直接弯成了u型,同时发出树枝折断般的骨折声,20点力量加成下的全力一击,直接踹断了她的一只手臂,把她整个人踹得向后倒了下去,撞倒了刚赶到的另一名护士。

    在狭小的通道中,后面的护士甚至连躲闪的空间都没有,就被自己的战友撞得向后踉跄几步,摔在了十字路口另一侧的管道中。

    接着,两名护士所在的管道中,突然亮起了闪烁的红光,同时响起的还有一个冷酷无情的电子音:

    “西侧通道开始排气,请立刻离开。”

    意识到情况不妙,两名护士惊恐的瞪大了双眼,踉踉跄跄的试图站起来,但前方的金属门已经开始关闭了。

    “等……”

    两名护士发出绝望的声音,随后就被金属门挡在了通道中,此起彼伏的惨叫声,被上百度的高温蒸汽迸发的轰鸣吞没了。

    “……”

    又解决了两个护士,林迟依然在向前狂奔,毕竟这种狭窄的区域,实在是不适合进行格斗,一不小心就会身负重伤。而且……

    ——四人中最棘手的那个敌人,依然在他身后穷追不舍。

    使用“巴西战舞”的小麦肤色野性女子,此时已经扯掉了身上套着的护士服,露出很凸显身材的漆黑紧身衣,全身上下的肌肉线条清晰可见。

    “美女,不回去给他们收尸吗?”林迟说着继续向前跑,只见前方不远处出现了一片还算宽阔的空地,看上去像是工作人员的休息区。

    “我会杀了你,把你的脑袋放在他们的墓碑前。”护士矫捷的动作像一只美洲豹,转瞬间已经追到林迟背后。

    砰!

    从背后袭来的一拳,结结实实的命中了林迟的肩膀,但却并没有明显的痛感。

    由于通道里空间太过狭小,护士也只能使用基础的拳法,甚至无法大幅度的挥拳,攻击力比起之前也是大打折扣。

    没回头的林迟,大步冲进前方的空地,然后转身看向在不远处站定的凶残“护士”,笑了笑说道:

    “可以开始了。”

    身穿黑色紧身衣的女格斗家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冷哼了一声,整个人突然起步,化为模糊不清的黑影,再次使出巴西战舞的华丽攻击方式,一脚扫向林迟的脑袋!

    面对华丽的腿法攻击,林迟稍稍后退一步,重心向下绷紧了双腿的肌肉,接着突然发力,转身一记带出残影的鞭腿,向对方扫了过去。

    对他这种懒惰的家伙来说,游戏中的躯体要操作起来,比现实世界方便的多。大部分玩家都能在脑内成像式游戏中,做出一些现实世界里无法做到的动作。而林迟这种“竞技游戏大神”能做出的攻击,当然要比他们凶残的多。

    嗡!

    扫腿震荡空气发出呼啸的破风声,护士惊诧的向后一个空翻,避开了这一记足以踢碎她腿骨的重击,然后更加惊讶的发现——对方的攻击竟然还未结束。

    在左腿扫过一圈落空之后,林迟竟然还在转身,本来以右腿为轴的身体直接悬空。右腿继续向对方扫了过去!

    ——双重回旋踢,也就是所谓的“旋风腿”。如果不是经过长时间训练的格斗家,就算是在现实世界使用外骨骼,也很难做得出来。但虚拟世界中强悍的躯体,却完全满足了使用的条件。

    和女子使用的巴西战舞不同,林迟的格斗风格更加粗暴,他的速度虽然也很快,但并没有巴西战舞里那些花里胡哨的动作,几乎每一击都是杀招,可谓是把杀人用的“格杀术”锻炼到了极限!

    女子还没站稳,林迟已经冲了过去,又是一记膝顶直接轰向对方的腰部。同时张开双手试图抓住那女人的脑袋,然后拧断她的脖子。

    不过,使用巴西战舞的“护士”,自然也不会如此轻易就范。她纵身一跃,像袋鼠一般避开了林迟的攻击,同时还不忘踢出一脚,踹向林迟的下巴。

    以灵活性着称的巴西战舞,即使在闪避时也不会忘记追加攻击。但女子显然还没意识到,她下意识的习惯性动作,却成了自己的致命伤——

    林迟侧身一步避开对方的踢击,在女子收腿之前,骤然伸手抓住她的脚踝,接着用力一拧。

    一声脆响,被扭断了脚的女护士低声惨叫起来,想要回头踢击,但在被抓住脚踝的情况下,倒立的姿势却影响了她的动作。

    “你是不是弄错了什么?”林迟说着一脚踹在女子的后腰上,踢得对方嘴里喷出一口血,大声惨叫着试图挣脱他的束缚。

    “这里不是擂台,而是战场啊!”

    咔嚓!

    又是一记重脚过后,伴随着刺耳的骨折声,被林迟抓住的女子终于停止了挣扎。林迟松开握着对方脚踝的右手,脊柱折断的女子立刻软趴趴的倒了下去,脑袋下方渗出了一丝血痕。

    “和你格斗很愉快。”他说着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继续在地下通道中前行。

    通道中飘荡着白色蒸汽,除了刚才被干掉的四人以外,并没有其他敌人追上来。虽说如此,林迟也并未放松警惕,眉头反而皱得更紧了。

    在他看来,这种狭窄的通道中,没有敌人反而是最危险的。如果那些家伙不打算抓活的,而是准备抹杀掉自己的话,只需要封锁管道然后排放高温蒸汽就可以了,简直是易如反掌。

    所以现在,必须赶快离开管道区域才行……

    念及于此,林迟也果断的再次加快速度,直接跑了起来。和他预料中的一样,在一分钟后,这边的管道中也亮起了危险的红光。

    “东侧管道开始排气,请立刻离开。”那个电子音提醒道。

    ——这些混球终于下定决心放弃“试验品”了吗……

    想到这里,看着前方正在闭合的两扇金属门,林迟大声咆哮起来,像一头打了兴奋剂的狮子,从金属门的缝隙中冲了出去。

    砰!

    沉重的金属门在他身后重重的合上了,逃出生天的林迟还来不及高兴,脚下一个踉跄,绊在了通道中的护栏上,狼狈的摔倒在地。

    “妈的……”

    死里逃生的他低声骂了一句,伸手按在还在狂跳的心脏上,接着便看到前方狭窄的通道中,缓缓浮现出一道人影:

    “别动,到此为止了。”

    头戴贝雷帽,身穿陆军制服的军官,站在十米外的地方,手握一把g36-c突击步枪,瞄准了林迟的身体。

    若是在有掩体的宽阔区域,面对这种情况还能一战。但在狭窄的通道中,对方根本就不可能打歪,就算闭着眼睛对前方乱射,也能把林迟轰成筛子!

    意识到这一点,林迟无奈的举起双手,低声道:“我投降。”

    正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眼见自己已经无计可施了,林迟也是果断的选择了投降。

    虽然很想弄死眼前的混球,但他很清楚,自己现在要做的不是和敌人拼命,而是救出珍,然后从这个鬼地方逃出去。

    只要保住性命,就还有救人的机会。若是自己死了,招募无疑就彻底失败了。

    不过现在的问题是,军官好像并不打算放过自己……

    眼看军官打开保险正在瞄准,林迟赶忙辩驳道:“我都投降了!能留我一命吗?”

    “该死的失败品,你该不会是也被那个实验体洗脑了吧?”

    军官的表情很是凝重,手中的步枪端的稳稳的,完全没有放下枪的意思,沉声喝道:“我不需要叛变的部下,给我去死吧……”

    “等等,等一下……”

    眼见对方像是马上要开枪了,林迟赶忙挥手示意自己没有敌意,“厚颜无耻”的辩解道:“我会这么做也是有原因的!”

    “这次实验需要的是可以突破幻境空间的勇士,你依然是个失败品。”军官话虽这么说,但也没有立刻开枪,眉头紧锁的问了一句:“什么理由?”

    察觉到对方的犹豫,林迟也是赶紧继续“临场发挥”,立刻编出了一个理由:

    “其实我……刚才好像被控制了。”

    ——看起来,自己参加的幻境突破实验,应该是测试参加试验的士兵,究竟能否突破重度精神分裂者意识中的“幻觉空间”。

    设计了这个实验的那个混蛋,应该会对参加实验的士兵们的精神状况很有兴趣。所以现在,只要编出一个听起来很奇怪的理由,让那家伙产生兴趣,自己说不定就能活下来!

    “被什么控制了?”军官大声问道。

    “我也不知道,但是有个意念在驱使我逃跑,可能是实验的后遗症。”林迟装出瑟瑟发抖的样子,又补了一句:“别杀我!”

    听到这话,军官似乎也有些犹豫,手中g36c步枪的枪口,也稍稍压低了一些。

    眼见对方正在思索,林迟试探性的上前一步,那家伙的枪口却又抬了起来,吼道:“别动!”

    “好的好的,冷静点……”林迟举手投降的姿势更标准了。

    就在他正打算继续求饶的时候,地下通道中的扬声器里,突然响起了一个有些失真的男声:

    “把他带过来,我要检查一下。”战争天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