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2章 背叛者
    即使对“化妆邪术”这方面没什么研究,林迟也不得不承认:在经过了换装和化妆之后,此时的珍简直像是变了一个人。

    长袍上镶嵌的珍珠正在闪闪发光,手中的权杖带着一丝压迫感。正所谓“人靠衣装马靠鞍”和之前的“村姑”不同,现在的珍举手投足之间,竟然真的透出帝皇的气质。

    站在一旁的金发女仆对珍耳语了几句之后,抬头看向林迟,提醒了一句:“请二位跟我来。”

    跟随亲卫队的指挥官走出女皇的居所,回到冰蓝城堡前方的空地中,林迟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几名“女仆”,好奇的问道:“亲卫队都是身穿女仆装的美女吗?”

    “这是女皇陛下的爱好。”金发女子解释道。

    “哦?”林迟挑了挑眉,看了走在自己身边的珍一眼:“你的爱好果然不一般……”

    “行了,就别嘲讽我了……”珍没好气的说了一句,扭过头不理他了。

    说话间,他们已经跟随亲卫队成员,踏上前方光辉的阶梯,向城堡上层走了过去。

    看着两侧墙壁上栩栩如生的壁画,林迟抬头看向上方的镶金大门,开始快速整理现在的状况:

    契约书上写到的任务是“进入王庭”。不过这次的会面,很可能并不是在王庭进行,而是类似于会客室的地方。

    从亲卫队的态度来看,这次女皇要会见的人,显然不是什么省油的灯。若是被对方发现情况不对,可能会招致灾难性的后果。只有帮她们蒙混过关,才能获得在城堡中自由行动的资格,也就是说……

    “这次就靠你了。”林迟对身边的少女说道。

    “是的,还请您不要紧张。”旁边的罗迪尔补充了一句。

    听到他们的话,珍的面色更加苍白了,脚下的步伐也有些虚浮,看样子像是紧张的不行。

    林迟能理解她的状况,毕竟突然成为“女皇”,任何人都会不习惯。不过,对珍来说,应该也会很快习惯这种感觉,因为……

    “别忘了这是你的梦想。”林迟低声说。

    罗迪尔困惑的皱起眉,显然是没听懂他的意思,但珍却立刻明白过来了,小脸上露出感激的表情,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这个空间,说白了也不过是因为珍喜欢“奇幻世界”而制造出的幻境罢了。躺在病床上无法动弹的时候,她曾经无数次幻想自己是城堡的女王。

    所以,对于扮演女皇的角色,她实际上已经是轻车熟路,熟练的不能再熟练了!

    意识到这一点,珍也终于轻松了不少,开始迅速的“入戏”。

    亲卫队的女仆们很快便惊讶的发现,原本还有些不适应的少女,突然像是换了一个人……

    原本畏首畏尾的模样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自信满满的微笑,完全没了之前的拘谨,少女那潇洒的模样,倒是和原本的女皇很是相似。

    看到这一幕,罗迪尔的表情也有些发懵,过了一会儿才慢吞吞的问道:“您……该不会就是女皇陛下本人吧?”

    “不,我不知道这里的女皇是如何待人接物的。”珍笑着伸手摸了摸身边“女仆”的脸颊:“所以待会还请继续指教了……”

    眼见这个“临时演员”已经开始适应角色了,亲卫队的成员们面面相觑,脸上都露出了笑容。走在最前方的女仆站到通道尽头的金色大门前,推开了看起来很沉重的大门。

    接着出现在众人视线中的,是一座同样奢华无比的会客厅。

    两侧墙壁上永不熄灭的魔法蜡烛发出的光芒,映亮了会客厅的黑曜石地板,墙壁两侧整齐的陈列着几十具装饰用银质盔甲,屋子内侧的王座不知是使用什么金属铸造的,闪出幽幽的深蓝色光芒。

    会客厅中央陈列着一张巨大的长方形木桌,两边摆满了棕木椅子,目测至少可以允许一百人围桌而坐。在长长的木桌上,摆满了各种林迟叫不出名字的奇怪食物,以及盛放着粉色“饮料”的水晶杯。

    “这是会客室还是食堂?”林迟吐槽道。

    “女皇陛下奉行的是‘来者皆为客人’,所以永远都以国宴级别接待客人。”罗迪尔说着示意身边的两名亲卫队成员搀扶少女坐上王座,然后又伸手指了指靠在墙壁上的一具铠甲:

    “请您进去。”她说。

    “啊?”林迟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众所周知,女皇陛下好女色,所以亲卫队和身边的侍从,绝对不会出现男性成员。”罗迪尔解释道:“为了避免客人生疑,请您在盔甲里暂时躲避一下。”

    “这个‘好女色’还真是……”林迟抱怨了一句。

    “不是我,是那个女皇的错……”珍红着脸嘟囔。

    虽然嘴上对珍的爱好颇有微词,林迟还是走进罗迪尔所指的那副盔甲,打开旁边的暗门,站到了足有两米高的盔甲中,视线顿时化为一片黑暗。

    他在盔甲里摸索了一番,总算是找到了一个窥视孔,拉开金属门之后,眼前露出一条缝,正好可以观察会客厅中的状况。

    此时,由珍假扮的女皇陛下端坐在王座上,罗迪尔正对她嘱咐着什么,陆续有一些亲卫队的女仆进入会客室,在看到王座上的少女时,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由于这里的女皇本来就是她的另一个人格,珍和女皇的相似度几乎是百分之百,不要说外人了,即使是一直跟在女皇身边的亲卫队成员,也完全看不出破绽。

    这样一来,她蒙混过关的概率又提高了几分,只要不出太大的差错,骗过客人应该是没问题的……

    所以现在,就看珍的表现如何了。

    随着会面的时间愈发接近,又有一些侍从和仆人进入会客厅,正如罗迪尔所说,这里的工作人员全部是女性,完全看不到一个男人。

    林迟很快意识到,除了城堡外侧的卫兵以外,在进入城堡之后,出现在自己视线中的全是女性,连一个男人都没看到过。

    ——这女孩难道真是个百合爱好者?如果珍喜欢的真是女人,那么公寓空间中那个万能的绅士“文森特”又是怎么回事?

    林迟正在思索,便听到会客厅的正门伴随着沉重的摩擦声,开始向内侧打开了。

    他把目光投向门前,只见一名身披白色毛皮长袍的男子,在两名黑甲战士的护卫下,迈着大步走进光辉的会客厅。

    “女皇陛下!好久不见了。”那男人张开双臂做出拥抱的姿势,瘦削的面孔上挂着和善的笑容。

    此人的面孔棱角分明,完全可以用英俊来形容。头发一丝不苟的梳向后方,额头上戴着一个银质权冠似的东西。白色长袍的胸前,绘着黑色十字纹章。

    即使同为男人,林迟也不得不承认这家伙的确是英俊潇洒,而且还透出一股“可靠”的气场,看样子倒是完全不像坏人。不过——

    “他该不会是……”

    才刚想到一个可能性,珍的下一句话就证实了林迟的判断:

    “欢迎文森特爵士大驾光临。”

    小小的女皇依然坐在王座上,完全没有任何自己迎接客人的意思,两名亲卫队的女仆走上前来,指引文森特在餐桌前就坐。

    ——所以,这个人果然就是传说中的“文森特”?

    第一次看到珍幻想中的这名“完美绅士”,林迟盯着那男人肩膀宽阔的背影看了一会儿,视线中突然浮现出血红的文字:

    文森特,英雄级npc(首领级),不可招募。

    “这货是个boss?”

    意识到情况并不简单,站在铠甲里的林迟,面色也开始凝重起来。

    很显然,这个空间中的文森特,并不是传说中靠谱到极点的“完美绅士”,反而很可能是和女皇敌对的角色。这家伙表面看起来很是亲切的样子,但那也有可能只是他伪装的假面具罢了。

    念及于此,林迟也是继续观察文森特的举动。在他的注视下,那名颜值奇高的绅士在餐桌边就坐,拿起桌上的水晶杯晃了晃,然后突然开口问道:

    “女皇陛下,上次说好的赏赐怎么还没到?我领地的农民已经快吃不上饭了,他们现在需要种子。”

    此话一出,林迟眯起眼睛,内心缓缓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

    ——这家伙这么直接的吗?

    按理说,敢用这种口气和女皇说话的人,早就被大卸八块了。但从文森特的情况来看,他应该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而是一直都使用这种语气和女皇交流。

    难道说,这个空间中的“爵士”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种角色,而是和女皇平级的存在?

    林迟正在猜测着,便听到珍开口答道:“您应该也得到消息了,我们这边刚爆发了流感,现在没有多余的资源。”

    此时的珍已经彻底进入了女皇的角色,端坐在王座上冷冷的注视文森特的脸,说话语气很是平缓,声音里却透出若有若无的杀气:“还请您不要太过分了。”

    即使女皇的态度很明确了,文森特也并没有让步的意思,放下手中的杯子,沉声说出危险的宣言:

    “我在想,自己一直以来‘支持女皇’的选择,是不是错了?”

    听到这话,林迟无语的叹了口气,内心只有一个念头:

    ——这货是在找死吗?

    “请注意您的言辞。”站在女皇身侧的罗迪尔上前一步,把右手按在腰间的刀鞘上:“不要忘记,您现在是在女皇陛下的领地中。”

    面对虎视眈眈的亲卫队女仆们,文森特依然完全没有紧张,只是淡定的笑了笑:“女皇陛下就是这么待客的?”

    “是你出言不逊在先。”珍微微皱眉。

    “我为什么会这样,女皇陛下应该最清楚吧?”文森特意味深长的咳嗽了一声:“别忘了,您是在谁的支持下登上皇位的……”

    “我现在不想讨论这个话题,如果您是来说这个的,那就请回吧。”珍毫不犹豫的下了逐客令。

    眼见会客厅中的局势愈发诡异,林迟悄无声息的握紧了手中的铁棍,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他能看得出来,文森特并不是单纯过来讨债的,很可能是打算直接发动叛乱。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他带着的那两名护卫就很可疑了:

    林迟把目光投向一直站在文森特身边的两名黑甲士兵,注意到那两个身披重铠,没有露出任何一寸皮肤的士兵,站立的动作异常一致,一动不动的模样,看上去不像是人类,倒是更像会客厅两侧的装饰用盔甲。

    ——他们真的是人类吗?

    意识到那两名护卫不太对劲,林迟想要提醒会客厅里的亲卫队成员,但站在铠甲里的他,却完全没办法做声。

    若是现在暴露自己的位置,会客厅里的战斗估计立刻就会爆发。所以,现在自己需要的是一个机会……

    “女皇陛下,您真的不明白自己为何会众叛亲离吗?”坐在餐桌边的文森特,很没礼貌的把双脚搭在桌子上:“曾经统治一个国家的您,为何会沦落到蜗居在这座城堡里?我觉得您应该很清楚吧。”

    “还有这种设定?”林迟心中暗暗思索。

    这个连亲卫队成员都没想到的问题,显然超出了珍这个临时演员的回答范围,她慢慢的摇了摇头:“我不明白。”

    看着女皇平静的模样,文森特突然站了起来,英俊的面孔扭曲起来,浮现出狰狞的表情:

    “就是因为您这样,王国才会衰落。这个国度需要的是暴君,而您却是可悲的昏君!”

    “会见结束了,请您立刻离开。”罗迪尔拔出短剑大步上前,站到文森特面前。

    她正要继续喝令文森特离开,却发现那家伙身后的两名护卫身上,冒出模糊不清的白气。

    “这是……死灵魔法!”

    在注意到黑甲护卫发生异变的时候,罗迪尔的面色大变,猛地吼道:“快护送女皇陛下离开!”

    “已经太迟了……”文森特猛地站起来,眼中仿佛闪出一丝凶光:“您悲哀的生命……将会在这里结束!”

    随着他的声音,金碧辉煌的会客厅突然失去颜色,接踵而至的是熟悉的摩擦音。

    林迟抵达这座城堡之后的第二次“音浪”,开始袭击过来了。战争天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