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9章 苍白之潮
    “欢迎光临!”

    伫立在大厅两侧的女仆们,用甜美的声音欢迎刚抵达的二位访客,漂亮的小脸上挂着发自内心的笑容,深深的鞠躬令她们胸前的“事业线”清晰可见。

    看着眼前这堪称“死宅终极梦想”的一幕,林迟笑了笑,看向身旁的少女,问道:“所以,这就是你的梦想?”

    “我……我可没这么想过……”

    珍嘴上是这么说,脸上古怪的笑容和嘴角流下的一丝口水,却暴露了她现在很兴奋的事实。

    ——所以,珍还有这种爱好?

    林迟在思索的同时,跟随卫兵的步伐,走进金碧辉煌的大厅,进入左手边一间同样富丽堂皇的屋子。

    “请在这里稍等片刻,我会去通知女皇陛下。”带路的士兵说着又鞠了一躬,然后便转身离开这间屋子。

    坐在柔软的红色椅子上,看着四周淡金色的墙壁,林迟拿起水晶桌上的杯子,晃了晃里面不知道是什么的浅粉液体,然后把目光转向坐在另一把椅子上,正两眼发光的环顾四周的少女。

    ——见到自己梦想中的“美丽新世界”,珍此时的情绪自然是激动不已,看她身体都开始抽搐的鬼样子,像是马上就要癫痫发作昏厥过去了。

    从躺在病床上动弹不得的状态,突然进入只存在于幻想中的世界,她会如此兴奋也并不奇怪。虽说她还在开心,林迟还是提醒了一句:“这里并不是现实世界。”

    “我当然知道……我又没疯。”

    珍不停的眨着眼,强行压抑住自己激动的心情:“但是,这里总比那个该死的病房强太多了……”

    “哈,这倒是。”林迟说着放下杯子,看了看被自己放在软椅旁边,和这间华丽的屋子很不搭调的那根铁棍。

    表面上来看,这座城堡的安保措施不怎么样,那名卫兵把他们领到接待室里之后便离开了,不光是没有留下其他士兵看守,甚至连林迟手上那把“武器”都没没收,直接让他把铁棍带了进来。

    不过,林迟能看得出来,事情显然并没有这么简单……

    “那个,我们现在该偷偷溜进去吗?”珍抬起头和林迟对视,总算是想起正事了:“你是要潜入这座城堡对吧?”

    听到这话,林迟摇了摇头:“还是等等吧。”

    “为什么?”珍好奇的问:“这里好像没有什么卫兵啊?”

    “你没注意到吗?”林迟回头看了看镶嵌着钻石的接待室正门,低声解释道:“大厅里就有几十个守卫,而且应该比塔楼里的卫兵战斗力更强。”

    少女沉默了几秒,突然瞪大了眼睛:“那些女仆?”

    “没错。”林迟点点头:“看她们的体型并不是单纯的花瓶,肯定是练过的,而且,你没注意到她们腿上挂着刀鞘吗?”

    “抱歉,我刚才太入神了,没注意到……”珍诚实的表示没注意到。

    看着这名少女痴迷的模样,林迟不禁开始猜测她刚才到底在看哪里。不过现在并不是思考这种事的时候,还有更重要的问题需要解决:

    接待室的门只有一个,如果现在离开此地,立刻就会暴露在大厅里几十名“战斗女仆”的视线中,在这种状况下,想要悄悄溜走,调查这座由“女皇陛下”统治的城堡,显然不是那么容易的。

    这一次,观察者的契约书上写着的任务是进入王庭,或许留在这里等候女王的接见才是最好的选择。

    不过,女王在得知“失散多年的妹妹”抵达之后,做出的选择不一定是接见,也有可能会把他们赶出去,甚至命令士兵们直接杀掉二人!

    ——现在应该留在这里吗?

    面对困难的选择题,林迟思索了片刻,还没能做出决定,便发现自己所在的华丽房间,突然发生了异样的变化:

    金碧辉煌的墙壁突然变成黯淡的灰色,整间屋子像是失去了颜色,化为无神的灰白。

    看到这一幕,林迟揉了揉眼,然后低头看向自己同样变成黑白色调的右手,问道:“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啊……”身为意识主体的珍,此时也是一副疑惑的模样,看起来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接着,有低沉的恐怖噪音,从城堡西侧横扫而来:

    嗡嗡……

    沉闷的轰鸣声摩擦林迟的耳膜,令他突然产生了无力的晕眩感,才刚站起来就两腿一软摔回椅子上,四肢仿佛都暂时失去了控制,整个人像面条一样瘫了下去。

    “……”

    他想要开口说话,但却发现自己甚至连声带都无法控制了,恐怖的窒息感开始涌上喉咙,令身体变得更加虚弱,眼前的景物也变得模糊了。

    嗡嗡嗡……

    如同虫群在耳边扇动翅膀的怪异噪音,持续了足足一分钟才终于停止。当那声音停止的时候,林迟总算是夺回了身体的控制权,再次恢复了一些力气。眼前的黑白画面也终于开始重新恢复颜色。

    “这……是什么……”

    珍的小脸上露出惊恐表情,像是回想起了躺在病床上的瘫痪时光,不停的瑟瑟发抖。

    林迟慢吞吞的站起来,试着活动自己的四肢,然后便看到接待室的门再次被推开,一名留着波浪长发的女仆走进屋子,踉踉跄跄的模样,明显是还处于虚弱状态:

    “二位客人,你们没事吧?”女仆的声音里带着些许歉意:“你们刚来就遭遇‘音浪’,实在是非常对不住……”

    “这个‘音浪’是怎么回事?”林迟问。

    “很抱歉,我们也不知道具体的来源。但音浪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袭击城堡,至于它的效果,二位刚才应该也体验过了。”女仆说着走上前来,把目光涣散不停颤抖的珍抱在怀中,低声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

    得到了自己喜欢的女仆的安抚,珍总算是稍稍恢复了一些。林迟的力量也开始迅速恢复,凝视着重新变成金色的墙壁,开始分析刚才发生的状况:

    在他看来,这个所谓的音浪,很可能也是由于“现实世界”里的珍,使用了什么药物或者治疗措施,而影响到了她意识中的虚拟空间。不过,这种粗暴的攻击方式,和之前公寓空间里的“镇静剂”,应该并不是同一种。

    所以,这次她接受的是什么治疗方案?

    站在华丽的接待室中,林迟正要整合从这个空间中得到的情报,便看到刚才前去报信的卫兵已经回来了,脸上的表情像是见了鬼:

    “很抱歉,二位,女皇陛下现在没法接待你们。”

    “为什么?”珍虚弱的问。

    尽管看起来不想回答,但在面对和女皇长相一模一样的少女时,卫兵还是开口说出了实情:

    “女皇陛下……失踪了。”战争天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