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4章 屠杀者的不死身
    阿拉斯加捕鲸叉锋利的刀刃,轻而易举的切开202号室卧室的墙纸,这次出现的却并不是提示文字,而是一个细小的圆孔。

    林迟把眼睛凑到圆洞前,闭上一只眼睛向里面看过去,出现在视线中的,是隔壁201号室那令人作呕的货架,以及上面陈列的“收藏品”。

    “这是……”

    林迟低头看了看被撕下的墙纸,只见壁纸上用血写着“202”三个数字的位置,果然有一个不起眼的小孔,不仔细看的话很难观察到。

    ——也就是说,202号室的住户,在墙上凿了个小孔偷窥隔壁,结果意外发现了201室的恐怖秘密?

    可想而知,202号室的住户,应该也是因为邻居房间里经常传出噪音,才会想到偷看隔壁的情况。而当这个家伙发现了邻居家中的真相之后,如果是正常人的话,首先会做的应该是报警,或者立刻收拾东西逃跑。

    这间屋子里还有什么东西吗?

    林迟在202号室搜索了一番,客厅和另外一间卧室里并没有什么线索。他推开沾满鲜血的破木门,进入鲜血淋漓的卫生间,只见不久以前曾经切割掉一只手的圆锯,还被安装在墙上的架子上。

    尽管玩家的断手已经在他们死亡时消失了,屋子里呛人的血腥味道依然没有散去。林迟捂着鼻子在狭小的卫生间里检查了一阵,掀开抽水马桶水箱的盖子,终于在盖子下面,找到了一个小塑料袋。

    “嗯?”

    他取下被粘在盖子内侧的塑料袋,打开袋子取出里面的三张皱巴巴的字条,站在血腥的卫生间里,开始字条上的内容: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字条上的文字歪歪扭扭的,整张纸上都是道歉的文字,林迟打开下一张字条,纸上终于出现了“对不起”以外的内容,看起来有些语无伦次的样子:

    “谁来救救我……我什么都没看到……真的……他们好像发现了,希望没发现……我什么都没看到……”

    很显然,202号室的住户,被自己偷看到的画面吓得不轻。不过,光是这些内容,是无法成为线索的。

    随手把这张字条揣进口袋,林迟打开最后一张纸条,上面的信息:

    “今晚我要逃跑,从正门出去可能会被他们察觉……但是地下通道应该可以……”

    读到这里,林迟若有所思的抬起头,凝视墙壁上的喷溅型血迹。

    看来,这间屋子里提到的线索,应该就是这个所谓的“地下通道”了。这样说来,世界末日旅店里,应该是存在着可以让人逃出去的秘密通路。

    如果能找到那个地下通道,或许能找到什么隐藏的信息。

    不过,现在已经没时间关注其他问题了:

    屠夫沉重的脚步声再次响起,从二楼的走廊中经过。但是这一次,这个凶残的怪物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并没有直接离开,而是在202号室的门前——停了下来。

    ——要来了吗……

    察觉到脚步声不太对劲,林迟这次并没有选择藏起来,而是取下卫生间墙壁支架上的圆锯,警觉的上前一步,轻轻推开卫生间的门。

    ——现在时间紧迫,继续躲下去也不是办法,如果屠夫真的冲上来,也是时候来一场“激情对决”了!

    手握圆锯的林迟,才刚回到客厅旁边的过道,门前便响起一声巨响,墨绿色的防盗门从他眼前飞了出去,把客厅中央的茶几砸得粉碎。

    在屠夫冲进客厅的同时,林迟启动了手中圆锯的开关,手握正在嗡嗡作响的防水圆锯,大步走了出去。

    这一次,他终于看到了“屠夫”的真容:

    那是一个满身是血的高大怪物,身上的大衣像是由人皮缝制,下摆快要接近脚踝。粗壮的大手紧握一把宽刃大刀,头上带着一个尖顶的金属帽子,下面露出半张灰白的面孔。

    与此同时,标识着危险的腥红骷髅,以及后面的文字,再次出现在林迟的视线中:

    末日旅店的屠夫,英雄级角色(首领级),不可招募。

    手握足有两米长屠刀的“屠夫”,伫立在原地和林迟对视,稍稍歪了一下脑袋,然后猛地扬起伤痕累累的右臂,挥动屠刀砍向林迟的脑袋!

    铛!

    粗糙的刀刃砸在地板上,留下一道长长的凹痕。屠夫的力量虽大,手中过于沉重的武器,还是限制了他的速度。

    相比之下,手握圆锯的林迟要敏捷的多,在侧身避开屠刀的同时,已经举起圆锯向对方的脖子划了过去。

    哗啦!

    狂转的金属刃盘,无情的撕裂屠夫的脖子,客厅里一时间血肉横飞,在脖子被割开的同时,屠夫的身体像蜡像似的突然僵住了,手中正要举起的屠刀,也顿时垂了下去。

    恐怖的血肉撕裂声在202号室的客厅不断回响,林迟用尽全力把圆锯划向一侧,屠夫头戴铁盔的脑袋直接被切了下来,摔在地上发出一声脆响,只留下伫立在原地的无头尸。

    ——成功了吗?

    意识到boss不可能这么简单就被解决掉,林迟才刚关掉圆锯的开关,正要趁机检查一下尸体上有没有可用的道具,便看到那具无头尸身上,突然发生了惊人的变化。

    客厅里铺着深黄墙纸的四面墙壁上,开始冒出腐烂的血肉,天花板和地板也突然变形,像是正在跳动的肿瘤。

    伫立在血腥房间中的无头尸,像是吸收了附近的“能量”,迅速生长出一个新的脑袋,甚至连头上歪带的尖顶铁盔都还原了。而他那刚被砍掉的脑袋,就像是被地板吸收了一般,诡异的消失不见了。

    “卧槽,这是什么操作?”林迟骂出声来。

    眼见对方以诡异的方式复活了,他并没有恋战,只是果断的从屠夫身边冲了出去,一路狂奔上三楼,找了间屋子躲进去,避开了屠夫的视线。

    面对可以复活的对手,林迟一时间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他能看得出来,屠夫似乎和这栋建筑是一体的,就算自己把那家伙碾成肉酱,只要这栋“世界末日旅店”还存在,屠夫依然会再次复活!

    和他预想中的一样,boss是不会如此轻易的被干掉的,在找到屠夫的弱点之前,自己也只能暂时避开那个怪物,继续在楼里寻找线索了。

    林迟在304号室里等待了片刻,屠夫那标志性的沉重脚步声并未响起,他松了口气,正要打开防盗门看看情况,却听到门前突然响起了轻轻的敲门声。

    他站到门前,透过猫眼观察走廊里的情况,却只看到了走廊的墙壁。于是开口问道:“谁啊?”

    接着响起的,是一个听起来很熟悉的虚弱女声:

    “那个……是我,我也来这里了。”

    躺在公寓地下室里,全身插满了维生设备的女子,说着又敲了两下门:“我觉得……自己或许能帮上忙。”战争天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