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2章 重返末日旅店
    作为传说中的“异端生物”,吸血鬼一直都是各种娱乐作品中的常客,而它们也曾出现在大量的游戏中。

    这种大名鼎鼎的怪物在强悍的同时,弱点也同样明显,因此很适合用来作游戏中的敌人。在进入《战争天堂》之前,林迟已经在各种各样的游戏中,遇到过很多吸血鬼了。

    他很清楚,这种怪物的弱点不是一般的多,有许多武器都可以对吸血鬼造成伤害。其中包括但不限于银质武器、被祝福过的神圣武器、淋过圣水的武器、根据某些献的记载,甚至连柳条削尖的长矛,都能对吸血鬼造成致命伤……

    但现在的问题是,他手中并没有这种足以击杀吸血鬼的玩意儿。

    漆黑的雾气在屋子里凝结成型,令卧室里的气温再次降低了一些,猩红的雾气封锁了门窗,古老而邪恶的气息在室内弥漫,像是刚出土的干尸发出的气味。

    “血……”

    嘶哑无比的声音在卧室中回荡,漆黑的阴影向林迟压迫过来。面对正在迫近的吸血鬼,林迟也是二话不说扔出一枚闪光弹,接着用手捂住双眼——

    砰!

    闪光震撼弹爆炸时发出的巨响,差点震碎林迟的耳膜,近距离爆发的火焰,瞬间驱散了吸血鬼带来的冰冷气息。尽管爆炸的轰鸣震耳欲聋,林迟还是听到了夹杂在其中的惨叫声。

    眼见卧室门前挡路的血雾暂时消失,林迟抓住这个机会直接冲出屋子,跌跌撞撞的冲进黑暗的走廊,踩着鲜血淋漓的地板向前狂奔。

    或许是为了给“先锋”狩提供最好的舞台,在那名吸血鬼出现的时候,楼道内的所有灯光都熄灭了。林迟还没跑出几步,便听到身后响起一阵恐怖的沙沙声,像是有毒蛇正在游荡。

    漆黑的雾气从室中暴涌而出,在走廊中迅速扩散,向着正在逃跑的林迟蔓延过来,如同一只诡异的大手,试图抓住逃跑的物。

    “新鲜的血……”先锋的声音压过了危险的沙沙声。

    “你不能先喝点冷饮吗?”林迟低声抱怨了一句,头也不回的继续向前跑,边跑边从口袋里取出一枚闪光弹,扔到身后暂时阻挡了先锋的追杀。

    看样子,先锋并不是吸血鬼贵族之类的难缠怪物,也不是可以在阳光下行动的“日行者”,而是非常惧怕阳光的低级血族,甚至连闪光弹都可以拖延它的步伐。

    不过,光靠闪光弹是无法击杀这只吸血鬼的,而自己口袋里剩下的闪光弹,也只有两枚了。

    要想干掉先锋,至少需要大功率军用探照灯级别的强光,但这栋楼里,似乎并没有类似的东西。就算有的话,也需要……

    想到这里,趁着先锋被闪光弹拖住的机会,林迟喊道:“有没有探照灯?”

    两秒后,安装在走廊尽头的扬声器中,响起了女子虚弱的声音:“没有……”

    听到这话,林迟的心顿时凉了半截,吼道:“只要是能制造出强光的东西都可以……快点!”

    话音未落,走廊里顿时亮起了煞白的强光,在林迟的视线中留下大块的残影,地面上的尸体也瞬间被曝光,触目惊心的血腥画面突然出现在林迟眼前。

    正在飘过来的黑雾在强光直射下顿时开始扭曲,发出嘶哑的嚎叫声:

    “啊啊啊……”

    ——他顶不住了!

    回头正好看到“先锋”身体变形的一幕,林迟当机立断,把剩下的两枚闪光弹一起扔了出去,头顶的天花板上,也突然亮起了五颜六色的彩灯。

    砰!

    两枚闪光弹一起爆炸,刺眼的白光四散爆开,直接驱散了走廊中残存的漆黑阴影。但击杀boss的提示却并未出现,林迟借助眼角的余光,看到一缕黑雾从碎裂的玻璃窗飘了出去。

    看样子,先锋是在最后一刻逃跑了,但遭受重创的它,应该也暂时不会出现了。

    站在走廊尽头的林迟,抬头看向走廊里五彩缤纷的耀眼灯光,问道:“这是什么?”

    “是公寓的圣诞节装饰!怎么样,很不错吧?”女子的声音有些得意:“虽然是其他人安装的,但这个天花板内置彩灯的创意,可是我想出来的。”

    “那还真是谢谢了。”

    林迟说着快步走上二楼,再次进入晦暗的阴影中,避开了楼外士兵们的射击范围。

    现在“先锋”应该是不会回来了,那些黑衣士兵却依然在公寓外侧虎视眈眈。趁着这个机会,也是时候执行自己的计划了。

    想到这里,林迟拔出从士兵尸体上搜刮的格斗军刀,站到楼梯拐角的位置,从窗口警觉的向外窥视。

    一楼的耀眼光芒,映得公寓外侧的院子里也是一片明亮,在他的注视下,十几名手中紧握p冲锋枪的黑衣士兵,开始向这栋建筑包抄过来。

    眼见敌方士兵正在进入公寓,林迟就像是看到了物的饿狼,兴致勃勃的搓了搓手,差点被锋锐的刀刃割到手指:

    “你们会后悔的……”他说着握紧刀柄,遁入黑暗的角落中,宛如无形的幽灵。

    接下来发生在公寓楼中的战斗,和之前的战斗基本上没什么区别。

    失去了吸血鬼的帮助,这些训练有素的黑衣士兵们,很快便体会到了一个神出鬼没,各种杀人手段层出不穷的“狂人”,究竟会带来何等的恐惧。

    挂在门口的诡雷、台阶上的爆炸陷阱、墙边自动弹出的飞刀……曾经属于这些士兵战友们的武器,却成了夺走他们性命的恐怖机关!

    换上黑衣混入士兵队伍的林迟,在干掉其他人的同时,也如愿抓到了一个活口,从背后上前一步,扼住对方的右手,把军刀冰冷的刀刃,抵在对方的喉咙上:

    “别动。”

    咔嚓!

    林迟威胁的话才刚说出口,黑衣士兵竟然直接探出脑袋,主动用抵在喉咙上的刀锋,完成了一次干脆利落的割喉,倒在地上血流不止,显然是彻底没救了。

    ——这些家伙这么“有种”的吗?

    眼见被抓住的俘虏居然主动自杀了,林迟无奈的回头走向楼梯间,想看看那堆碎肉中还有没有活人。结果……只找出了一个上半身完整的,早已断气的可怜人。

    “靠。”他摇了摇头:“这些人抗击打能力也太弱了。”

    “那个,我不认为被手雷炸成两截的人还能活下来……”女子弱弱的说。

    “你那里真的没有关于这些士兵的信息吗?”林迟说着从那具尸体上摘下还在冒烟的无线耳机,挂在自己的耳朵上,却没听到任何声音。

    指挥部并不是傻子,肯定已经发现他们派出的小队又被全灭了,在这种状况下切断通话不再继续联络,才是正确的选择。

    意识到自己无法从这些士兵身上找到任何信息,林迟也只能继续求助躺在地下病房的女子。

    而这一次,身为“居委会管理员”的女子,也是再次给出了否定的答复:

    “我真的不知道……”

    “那么,这栋楼的住户资料在哪里?”林迟话锋一转换了个话题:“我想看看这里住户的资料。”

    既然无法得知士兵们的身份,他也是果断换了个思路,开始调查公寓中的原住民。除了参加这局游戏的玩家以外,这栋公寓里应该还是会有“原住民”存在的。

    而这个空间中的原住民,也许会掌握着某些重要的信息,可能正是自己突破到上层世界的关键!

    只可惜,事情显然没那么简单:

    “我记不清了。”女子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沮丧。

    “啊?”林迟诧异的挑了挑眉。

    “我想回忆一下他们的样子,却什么都看不清。我……好像忘记了他们的模样……名字也记不清了。”女子小声说。

    回想了一下刚才女子提供的情报,林迟问道:“你之前不还说,‘梦境制造机’是一个叫森特的人提供的么?”

    女子的声音停顿了片刻,过了半分钟才再次响起,带着不加掩饰的困惑:

    “我说过吗?”

    此话一出,林迟也一时语塞,完全不知该如何回答了。

    现在的情况,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预料。

    林迟知道,这女人完全没必要骗自己,她应该是真的失去了关于公寓住户的记忆。

    但是,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

    若是有执行官之类的家伙正在干涉这张地图,说不定可以抹去她的记忆。但在这局游戏中,林迟完全看不出游戏被g干扰的迹象。

    莫非是这女人在“上层世界”中的身体发生了什么?亦或是她的精神出了偏差?

    在思索的同时,林迟已经回到号室,站到了卧室中那座梦境制造机的前面:

    银色金属外壳的立方体,静静的伫立在卧室中,底座被大型螺丝固定在地板上,外壳上亮起蓝白相间的电光。

    之前那个血腥的“世界末日旅店”的幻象,就是被这台机器制造出来的,虽说那层空间中的玩家已经全死光了。但是……

    手握大刀的凶残屠夫,可能依然在那栋世界末日旅店巡视着。而且,在那个空间中,还留着一些未解的谜题。

    尽管已经通过镜子来到了这个空间。但根据林迟的经验,任何游戏中都不会出现毫无意义的谜题。

    ——比起设计怪物和普通副本地图,要在游戏中加入解谜内容,无疑要困难得多。“世界末日旅店”这种血腥的杀戮地图中,会出现隐藏的谜题已经很奇怪了。

    林迟知道,那些谜题显然是有存在的意义,才会出现在世界末日旅店中。

    若是能弄清那个虚拟空间的状况,解开那里的谜团。说不定能找到让这名女子恢复记忆,甚至是令自己直接进入“上层世界”的方法!

    想到这里,林迟再次提问:“你去过梦境制造机创造出的那个虚拟世界吗?”

    “我忘了……”女子低声说。

    “好吧。”林迟叹了口气,问道:“你那里有没有连接梦境制造机的设备?我现在需要一个可以‘安全上’的位置。”

    “你……要回去?”女子也是立刻反应过来了。

    “没错,我准备回去看看。”林迟点点头。

    ……

    五分钟后,回到地下二层的林迟,躺在充斥着福尔马林气味的病房中,开始试着使用梦境制造机,开始连接“世界末日旅店”的虚拟服务器。

    梦境制造机创造虚拟空间的方式,比现实世界的脑内成像式游戏机要粗暴得多。此时,躺在类似于培养仓的水槽中的林迟,已经脱光了衣服,全省上下的皮肤上贴满了大量的电极,感觉自己就像是躺在案板上的活鱼。

    “可以了吗?”他无奈的叹了口气,感受着身边滑腻的液体:“这实在是有点不舒服。”

    “没办法……梦境制造机就是这样的……”女子小声嘟囔了一句。

    说话间,林迟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起来,全身上下的接触式电极,开始向他的体内注入微弱的电流。身体就像是漂浮在水槽中,失去了依托的空间,人也顿时有些发懵。

    ——要开始了吗?

    想到这里,林迟缓缓闭上眼睛,视线立刻化为一片黑暗。

    当他再次清醒过来,缓缓睁开眼睛的时候,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被撕掉墙纸的墙壁,以及水泥墙上模糊不清的字。

    赤红的日光透过脏兮兮的玻璃投进房间。林迟看到自己的身上,已经换回了原来那套深蓝色的“工作服”,侧卧在一张破烂不堪的木板床上,正对着肮脏的墙壁。

    他回到了自己进入这局游戏时的“出生点”——世界末日旅店的号室。战争天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