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6章 多重空间游戏
    金属防盗门被踹开的声音,听起来像是一门火炮在室内开火,站在衣柜里的林迟屏住呼吸,一动不动的僵在原地,像一尊血腥的雕像。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此时的他,正伫立在破衣柜的左侧,有细微的光线从身边晃到了他的眼睛,像是装在衣柜内侧的一块镜子。

    不过现在,他已经没工夫照镜子了。

    屠夫沉重的脚步声在客厅中不断回响,然后进入了对面的另一间卧室。林迟紧张的攥紧了拳头,断掉的阿拉斯加捕鲸叉,紧握在右手中。

    咚,咚,咚。

    金属靴撞击地面的声音,如同敲击在心头的丧钟,缓缓的向林迟藏身的卧室移动过来,一股令人作呕的腐臭气味,透过柜门的缝隙飘进衣柜,刺激着林迟的嗅觉。

    ——别开门。

    林迟很清楚,凭借自己目前的属性和装备,和屠夫正面交锋的胜算完全是零。现在他能做的,也只是随时做好跑路的准备,以及在心中默默祈祷了:

    ——别开门。

    ——别开门……

    林迟此时的感受,基本类似于还没来得及穿衣服的隔壁老王,躲在邻居家的衣柜里,听着邻居家的男人在卧室里拿着刀转来转去。

    只要衣柜的门被打开,等待自己的只有死亡!

    咚。

    沉重的脚步声停在衣柜门前,刺鼻的腐臭气息差点把林迟熏得昏过去,而衣柜门发出的咔哒声,却令他保持了绝对的清醒。

    林迟缓缓把握着匕首的右手上移,准备和即将打开门的屠夫进行殊死对决。他眯起眼睛,做好了从柜门缝隙中出刀的准备。

    ——当然,在自己刺出匕首之前,被长刀捅死在衣柜里的可能性更大。

    咔嚓!

    从两扇柜门正中间的缝隙中刺进来的大刀,验证了林迟的判断,锋锐的刀锋从站在左边的林迟身旁擦过,向下划了一下之后又撤了出去。

    接着响起的,是砰的一声巨响,林迟原本漆黑一片的视线,顿时化为晦暗的红色。

    站在柜子前的屠夫,粗暴的拉开了柜门,林迟甚至没看清对方长什么样子,只看到了对方腐烂的右手中,那把向自己胸膛刺过来的粗糙大刀,刀锋上斑斑的血痕,昭示着这把武器的恐怖战绩。

    “没办法了吗……”

    在绝望的情况下,林迟无奈的看向自己左手边,镶嵌在衣柜里面的长条形镜子,只见那镜子里,正好映照出身体贴在衣柜上的自己的身影。

    锋锐的屠刀轻而易举的撕裂他胸前的血肉,带出一阵炽热的疼痛,但镜中的画面却并没有映出刀锋,只有他正在流血的身体。

    “这是……什么情况……”

    看到镜子里的异常状况,林迟吃惊的瞪大了眼睛。意识不知为何开始迅速模糊起来,视线也突然扭曲,在一秒内化为无尽的黑暗。

    身体像是被扔进了深海,在无尽的黑暗中漂浮,耳边满是朦胧不清的耳鸣声,不知过了多久,当林迟再度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座废墟中。

    和“世界末日旅店”的暗红色基调完全不同,投进视线的是不带温度的冷光,眼前出现的是一片断壁残垣,正前方的深褐色墙壁被炸掉了一半,剩下的半截也布满了弹孔。

    这里是什么地方?

    林迟慢吞吞的站起来,观察者眼前这片爆发过惨烈战斗的废墟,正在纳闷的时候,却突然想到了什么,脸上的表情顿时严肃起来:

    这个所谓的世界末日旅店,该不会是使用了“多重空间游戏”技术吧?

    顾名思义,所谓的多重空间游戏,正是可以让玩家们在一局游戏中,可以切换到其他的“平行空间”中的技术。

    简单来,便是对同一张地图进行不同的渲染和设计,当玩家们触发了特定的剧情或是完成了什么剧情目标,就可以几乎无缝切换到基于原地图的,风格完全不同的新地图中。

    据最早在脑内成像式游戏领域开发“多重空间游戏”的设计师们,是从经典恐怖游戏《寂静岭》中,表世界和里世界切换的设定里得到了灵感。才会开始试着开发这种东西。

    事实上,体验过这种游戏的玩家们,基本上都还挺欢迎这个设定的——触碰一座雕像之后,玩家们直接穿越到百年之后,眼前的辉煌城堡瞬间化为腐朽的废墟。当这种场景在脑内成像式游戏中首次出现的时候,震撼程度显然是前所未有。

    只可惜,多重空间游戏的设定,只在早期的几个解谜游戏和奇幻类游戏中出现过,然后就销声匿迹了。

    至于原因也很简单,要开发多重空间游戏,难度实在太大了……

    脑内成像式游戏的制作方法,和早期的电脑游戏以及家用机游戏并不一样。在这种游戏中创造出一个“世界”就已经够麻烦了,更别是要制造出“多重空间”。

    随着一名狂热的游戏设计师过劳死的新闻,“多重空间游戏”也从玩家们的视线中彻底消失了,如果林迟没记错的话,在2032年之后发售的脑内成像式游戏中,再也没有出现过这种游戏模式。不过……

    现在,这个已经快要被玩家们遗忘的游戏方式,终于在《战争堂》中再次回归了!

    意识到这一点,林迟也是再次来了兴致,低头看了看自己刚才被屠夫洞穿的胸膛,立刻便发现胸口的伤痕消失了。

    看起来,世界末日旅店的屠夫,并没有跟到这张地图来。而自己在旧地图受的伤也消失了,这样来,要在这张地图中触发世界切换,需要做的应该就是“凝视全身镜中的自己”了……

    根据“多重空间游戏”的套路,这地方的构造,和之前的那座世界末日旅店,应该是大体上相同的。

    念及于此,林迟回头看了看身后布满弹孔的墙壁,走出这间冰冷的卧室,进入客厅观察附近的情况。

    和他所想的一样,这栋发生过枪战的公寓的内部构造,与那座诡异的旅店基本上没什么区别。但色调和风格确实大相径庭。

    原本的血腥日光和凶残基调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冷色调的战后废墟,这座公寓透出一股死气。如果之前的“世界末日旅店”是屠宰场的话,那么这里便是墓地了!战争天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