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4章 白刃战
    “这是什么意思?”

    盯着照片里的美人,林迟陷入了沉思。从口袋里摸出戒指,在相框前面晃了晃。

    根据他的经验,这里或许可以用到戒指。但光滑如镜的相框上,完全没有可以放锈蚀戒指的地方。

    看起来,想解开这个谜题,显然并没有这么简单。

    又在相框旁边试了一会儿,确定了那玩意儿不可能摘下来之后,林迟转身离开书房,回到空空荡荡的走廊中,凝视旁边其他房间的大门。

    刚才挂掉的两名玩家,也是从三楼的房间里跑出来的,现在除了302和305以外,中间303和304号室的墨绿金属门,也同样被打开了。

    林迟首先检查的是303号室,剥掉卧室的墙纸之后,出现在水泥墙壁上的提示文字,和之前的风格大相径庭:

    “排水管堵住了。”

    读完这个莫名奇妙的提示,林迟来到卫生间和厨房打开水龙头,发现这里的排水管道的确是堵住了,流出的水开始积满整个水槽。然后……什么都没有发生。

    堵住的排水管道没有突然被疏通,也没有什么道具飘上来。和之前的两个提示不同,这间屋子里的提示,似乎并没有什么实际的意义。

    不过即使如此,这个提示应该也不是毫无用处的。

    得到了“排水管被堵住”的信息之后,林迟来到旁边的304室,在卧室墙壁上找到了一行新提示:

    “屋子里的味道很奇怪。”

    这间屋子里的提示,比隔壁的还要更加意义不明,屋子里除了墙纸上血字散发出的血腥气味以外,就没有什么其他的味道了。

    又在304号室检查了一番,确定没有任何其他可用的信息,林迟离开这间屋子。准备先下楼按照“观察者的契约书”上的提示,拯救207号室的那个神秘人。

    然后,他被楼梯口那道被铁链锁死,上面挂满金属锁的铁栅栏挡住了。

    和书架后面那个奇怪的相框一样,这道栅栏门像是也被游戏规则保护,就算使用军刀也无法砍开锁链。林迟正要寻找附近有没有什么线索,便听到旁边大门紧锁的301号室里,突然响起一阵惨叫声。

    “啊啊啊啊啊!”

    墨绿色的金属门缓缓被推开,身穿深蓝色囚衣的男人,用右手捂着断掉的左臂,无力的走了出来。

    当那名因为失血过多而脸色煞白的玩家,看到等在门前的林迟时,反应速度奇快无比,瞬间便重重的关上防盗门,再次把自己锁到屋子里,避开了等在走廊里的“血人”。

    然后,林迟听到门后传来倒地的声音,接着出现的是简单粗暴的死亡提示:

    ——玩家“加州牛肉板面”已死亡。

    他能看得出来,这名玩家应该是死于锯断左手导致的失血过多,看样子,除了自己以外,其他大部分玩家好像都选择了“断手”这个选项。

    随着301号室的玩家挂掉,这个楼层里的活人,好像也只剩下林迟一个了。他正要继续研究该怎么打开楼梯口的门锁,却发现原本锁死的栅栏门,不知何时已经敞开了。

    看到这一幕,林迟也是立刻明白了栅栏门解锁的原因——只有当这个楼层的玩家只剩一人的时候,楼梯口的铁栅栏才会解锁。

    不过,在通向下方的门解锁的同时,二楼的玩家应该也可以上来了……

    林迟才刚想到这里,便看到一个手握砍刀,眼露凶光的络腮胡男子,像饿狼一般冲进下方的楼道,抬起头用通红的双眼和林迟对视。

    转眼间,那男人已经冲到楼道拐角处,只可惜他根本来不及转弯,便被身后的重锤命中后腰,整个人像一滩烂泥糊在墙上,缓缓滑落下去的同时,被锤子砸得血肉模糊。

    一行击杀提示弹了出来,紧接着又是第二行。二楼的走廊里杀声震天,光是听那恐怖的血肉撕裂声,便知道那里正在发生什么。

    ——在这座诡异的“世界末日旅店”中,被剥夺了大部分道具和技能的玩家们,展开了血腥的白刃战!

    砰!砰!

    啪!

    下方走廊里传来的声音,令林迟浮想联翩,即使没看到具体情况,也足够脑补出一幅血腥的画面了。

    面对这种状况,他也并没有贸然参战,只是安逸的“坐山观虎斗”,站在楼梯口旁边,耐心的等待下面的战斗结束。

    “死吧,混球……”

    “你他妈的……”

    “卧槽……”

    在血腥无比的生死较量中,玩家们完全没时间斟酌自己的语言了,只是一边以粗俗的语言辱骂对方,一边挥动手中的武器,砸向敌人的脑袋。

    咔嚓!噗!

    头骨碎裂的声音过后,像是有某种液体喷出来了。又一行击杀提示,出现在林迟的视线中。

    二楼的玩家们咆哮着,嘶吼着,想尽一切办法试图屠杀对方。随着战斗进入白热化,又有几行击杀提示弹了出来,喊杀声也开始逐渐变小了。

    ——他们死的差不多了。

    想到这里,林迟拔出阿拉斯加捕鲸叉,警觉的走进鲜血淋漓的楼梯间,开始以缓慢的速度,向下方的楼层移动过去。

    这场凶残的战斗即将终结,也是时候继续研究客房卧室里的暗号,顺便去207号室看看了。

    当然,在那之前,自己还要和二层的“获胜者”对决才行。

    砰!

    重锤击碎骨骼的巨响,为二层的战斗画上了休止符。林迟走进地狱般的走廊,视线可及的墙壁上,布满了各式各样伤痕和切口,以及喷溅状的血迹。

    看起来,刚才的战斗要比他想象得更加血腥。

    而二楼战斗的获胜者,就伫立在走廊的中央。

    那是一名满身是血的高大男子,身上的深蓝色囚衣已经被染成了黑色,他的脸上布满了血腥的伤痕,仅存的右手中,紧握着一把顶端满是尖刺的金属狼牙棒。

    看到林迟出现的时候,那名杀红了眼的玩家,像凶残的野兽般,从胸腔中爆发出狂怒的呼喊:

    “噢噢噢噢!来单挑吧!”

    “好……”

    林迟慢吞吞的点了点头,突然拔出迷你乌兹,瞄准对方的上半身扣下扳机。战争天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