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1章 连锁反应
    尽管对“世界末日旅店”的布置感到奇怪,林迟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走进走廊中,回头看着门框上方墙壁上镶嵌的破门牌。

    和卧室墙壁上的血字一样,门牌上的数字也是302。

    这样说来,自己是被关在302室没错了。而观察者的契约书提供的任务,是救出207号室中的某人。

    ——不过,在解开手铐之前,还是先留在这里比较好。

    想到这里,林迟转身回到卫生间,站到还安装在架子上的圆锯前,盯着已经停止工作的锯刃思索了一会儿,然后又站到洗漱台旁边的镜子前,凝视自己现在的模样。

    此时他全身上下都浸透了鲜血,简直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魔,脖子上的小型金属项圈即使浸血,也依然在正常工作,有节奏的闪烁着蓝色的光芒,同时还在发出微弱的滴滴声。

    根据林迟的经验,如果“世界末日旅店”这张地图使用的世界观,是他熟悉的近现代世界观的话,这种小型项圈的爆炸威力应该不会太大。看项圈的大小,里面只能存放微型的塑胶炸弹,最多也只能炸毁自己的脑袋和上半身而已。

    如果能保证在锯开项圈的时候不会爆炸,只要在锯开项圈之后立刻把那玩意儿扔出去,自己就可以成功逃生了!

    既然断手会导致死亡,现在也只能试试看了……

    念及于此,鲜血淋漓的林迟再次深呼吸,打开了安装在支架上的圆锯的开关,然后站到浴缸旁边,缓缓走上前去,把自己的脖子伸向狂转的锯刃。

    满是锋锐锯齿的圆盘,切割空气发出刺耳的嗡嗡声,旋转时带出的气流,摩擦着林迟的脖颈。即使明知是游戏,还是令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和《剑刃》那种彻底屏蔽痛觉的游戏不同,《战争天堂》只是削弱了痛觉,并没有完全屏蔽痛楚。要在这种游戏里挑战“割喉”,也需要不小的勇气。

    若是在拥有虐杀保护系统的普通游戏中,根本就不会出现这种恐怖的选项。但现在,这便是最好的办法了。

    在靠到锯刃上之前,林迟低头确认了一下自己目前的高度,然后微微弯下双腿,慢吞吞的向锯刃移动过去。

    嗡嗡……

    圆锯运转时的声音不停震荡着林迟的耳膜,几乎令人窒息的血腥气息在身边弥漫。即使如此,进入专注状态的林迟,还是自动忽略了身边影响自己的无用信息,把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即将做出的动作上。

    狂转的圆盘离他的脖子越来越近,然后——终于和安装在脖子上的金属项圈接触了。

    在锯刃和项圈接触的瞬间,圆锯发出的噪音陡然高了好几个音阶,林迟脖子上的项圈开始以恐怖的幅度震颤起来,令他的脖子迅速的发麻,切割时喷出的火花和细小金属碎片,喷到了他的下巴和前胸,带出一阵烧灼的疼痛。

    喉管感觉就像是被火焰喷射器灼烧,金属切割音愈发强烈,带来的疼痛也开始升级。

    “啊……我靠……”林迟哑着嗓子骂出声来,但却被切割的噪音盖了过去。

    不停震颤的项圈,令林迟虚拟躯体的肌肉和骨骼也开始震动起来,短短的十秒,就像是过了十分钟一样久。

    直到切割音开始减弱,林迟才终于缓缓后退,开始在脖子上摸索起来。

    此时,他的下巴几乎被烤焦了一半,脖子上的项圈也被切开一道深深的伤痕。虽说遭受重创,那个项圈上的小灯,依然闪烁着蓝光。

    咔嚓!

    凭借15点的力量值,林迟总算是把被切开的炸弹项圈扯开,扔进面前的浴缸,然后再次走向被固定在墙上的圆锯,开始切割自己的手铐。

    手铐连接处的金属链条,根本无法抵御圆锯的杀伤力,只用了不到两秒就被切断了。

    双手的束缚消失之后,总算是重获自由的林迟还来不及喘口气,便立刻转身冲出卫生间,几乎是连滚带爬的跑进客厅。

    才刚跑出没两步,他身后的卫生间便发生了爆炸。一声闷响过后,屋子里冒出了一缕白烟。

    “呼……”

    眼见这个炸弹正如自己预料中的一样,爆炸威力并不算大,林迟总算是松了口气,正要回去的时候,眼前却突然亮起煞白的强光。

    轰!

    近距离爆发的冲击波令他暂时失去听力,卫生间的墙壁像被大锤击碎的玻璃一般,瞬间被轰成细碎的小块,炽热的气浪暴涌进卧室,把林迟整个人向后吹飞,重重的摔在地板上滑出三米远,留下一道骇人的血痕。

    “还玩双响炮的吗……”

    林迟抱怨着站起来,摸了摸自己还在隐隐作痛的后腰,看向燃起了火焰的卫生间。毫无疑问,可以被用作武器的那把圆锯,也在刚才的爆炸中被炸毁了。

    ——这张该死的地图是哪个混球设计的,该不会又是战争观察者吧?

    不过,虽说圆锯被毁,自己的双手也还是挣脱了束缚,而且还摘掉了脖子上随时可能爆炸的危险项圈。总算是没了被炸成碎片的危险,可以正式开始这局游戏了。

    念及于此,林迟转身走向客厅的正门,进入狭窄的走廊,看向窗外血红的太阳。

    和屋子里的情况一样,走廊里的所有窗户,都被粗大的合金栅栏焊死了,就算使用圆锯,要锯开这种窗户也要耗费很长的时间。

    在随时可能前来的“屠夫”威胁之下,要锯开这种窗户几乎是不可能的。更何况,显然自己要处理的,还有更重要的其他威胁:

    “咔哒”一声,走廊尽头的一扇墨绿色防盗门被打开了,一道模糊不清的人影走进走廊。

    从这种角度,林迟看不清那对方的模样,但还是借着暗红的日光,看到了对方身上被光线染得接近纯黑的深蓝外衣。

    ——这人肯定也是玩家。

    意识到这一点,林迟摆出一副气势汹汹的架势,攥紧拳头大步走了过去,步伐沉重而又坚定,像是即将开始狩猎的大型野兽。

    然后,在看到对方手中的短刀时。他的脚步突然停住了。

    “为什么我开局这么倒霉,这货不仅没受伤还拿到了武器?”

    在内心疯狂吐槽战争天堂不公平设计的同时,林迟也是果断的——转身就跑。战争天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