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0章 屠夫到来
    被铐在一起的双手,紧握圆锯的握柄,林迟扭头看向浴缸旁边的瓷砖,只见墙上还很贴心的安装了一个金属支架,看起来正好可以把圆锯镶嵌在上面,解决了他锯手不方便的难题。

    “靠,哪个混球设计的地图?”他骂了一句。

    虽说现在几乎所有脑内成像式游戏都要严格遵从“虐杀限制系统”,但《战争天堂》显然不是普通的游戏。正如地图简介中所说的那样,这张地图应该是没有虐杀保护的。

    林迟把圆锯安装在支架上固定好,打开握柄上的开关,边缘自带锯刃的金属圆盘开始迅速旋转起来。

    狂转的金属轮盘发出危险的嗡嗡声,那么问题来了:

    ——留左手还是留右手?

    站在刃盘前,林迟开始一本正经的思索血腥的问题。

    他知道,即使痛觉被削弱到三分之一,要在游戏里锯掉自己的手,还是可能会直接触发猝死系统。更何况和战斗时受伤不同,这种自残行为即使是在游戏中,对玩家的心态也会产生不好的影响。

    除了某些有特殊爱好的玩家以外,大概没人会喜欢自残,即使在游戏中也一样。这个凶残的谜题,或许也有其他的解决方法才对。

    念及于此,林迟伸手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炸弹项圈,突然想到了新的解决办法。

    或许可以试试用圆锯切断项圈?

    提示文字只说锯断手铐会导致项圈爆炸,并没有说锯断项圈的后果,在这种情况下,锯断项圈应该不会有什么“副作用”。不过……

    看着眼前狂转的锯刃,要用这玩意儿锯断捆在脖子上的金属项圈,要比锯手更刺激得多。毕竟和断手不同,要锯断项圈的话,若是稍有不慎,自己的脖子也会一起断掉。

    所以,要冒着“生命危险”试试看吗?

    凝视着狂转的圆盘,林迟陷入了沉思之中。

    然后,他听到走廊里响起沉重的脚步声。

    ——咚,咚,咚。

    世界末日旅店的破屋子,隔音效果显然不怎么样。但对方的脚步声竟然会压过圆锯发出的声音,还是出乎林迟意料之外。

    即使看不到对方的模样,林迟也能看得出来,正在走廊里移动的那个人,体重肯定“不同凡响”,至于为何这么说,只要看看正在发颤的墙壁和地板就知道了。

    咚。

    对方每走出一步,走廊里便响起沉闷的撞击声,听着那令人心惊胆寒的脚步声,林迟心中缓缓升起一丝不不祥的预感。

    ——正在走廊里前进的那个家伙,该不会就是传说中的“屠夫”吧?

    如果笔记本里记载的内容属实,“屠夫”真的找上自己的话,这局游戏恐怕现在就要结束了。毕竟以自己现在被铐住的状况,根本不可能打败应该是首领级npc的屠夫!

    现在没时间思考了,还是赶快动手比较好……

    念及于此,林迟权衡了一下风险,还是选择了比较“安全”的方案,决定锯断自己的左手。

    确定了接下来的行动方案,他也是立刻把双臂举到面前,左腕缓缓向狂转的锯刃移动过去。

    十五厘米……十厘米……眼看自己的手腕距离圆盘越来越近,林迟的心一横,正要一气呵成的锯断手腕,便被旁边传来的惨叫声吓了一跳。

    “啊啊啊啊啊——”

    歇斯底里的哀嚎从右手边应该是隔壁房屋的墙壁后面响起,只持续了不到两秒就戛然而止,接踵而至的,是出现在视线中的死亡提示:

    玩家“圣光忽悠着我”已死亡。

    “嗯?”

    林迟正在纳闷的时候,便听到走廊对面也响起了惨叫声,接着又弹出了一行死亡提示:

    玩家“网上冲浪”已死亡。

    ——这些家伙为什么会死的这么整齐,难道说……

    “他们该不会是自残身亡的吧?”

    走廊里沉重的脚步声,外加上之前那本笔记中记载的内容,的确会令人联想到杀人不眨眼的怪物,在这种情况下,想办法立刻挣脱束缚,的确是人之常情。

    所以,难道这实际上是某种陷阱?

    念及于此,林迟正在伸向锯刃的手腕突然停了下来。接着,他听到客厅的方向,响起了沉重的撞击声。

    铛!

    身形巨大的“屠夫”,像是一脚踹在了门板上,震下了卫生间天花板上的不少灰尘。

    “靠,你不能先去照顾一下其他人吗?”林迟骂了一句。

    砰!

    一声巨响,接踵而至的是清晰的撞击声,听起来客厅的门板像是被直接踹飞了,沉重的脚步声直接在屋子里响起,向着卫生间的方向移动过来。

    ——糟了。

    意识到情况不妙,林迟抬手关掉了圆锯的电源,屋子里的刺耳噪音终于消失,但对方的脚步声还是越来越近,很快便来到卫生间的门前了。

    逃不掉了吗?

    面对无路可逃的绝境,林迟低头凝视盛满鲜血的浴缸,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果断屏住呼吸,闭上眼睛躺了进去。

    鲜血流进眼中,把视线染成彻底的暗红,林迟整个人顿时被令人作呕的味道包围。即使如此,他也并没有离开浴缸,而是把自己的整个身体,都藏进了粘稠的血池。

    ……

    似乎有含混不清的说话声从门前响起,在血池的林迟模模糊糊的听不真切,不知过了多久,当实在憋不住气的林迟从浴缸里坐起来,吐掉嘴里的一口血的时候,屠夫的声音已经消失了。

    “靠,脉冲娱乐公司这是在作死啊……”

    变成血人的林迟心有余悸的爬出浴缸,看着被打开的卫生间木门。

    很明显,屠夫刚才来过这里,若不是自己躲得快,恐怕已经直接退场了!

    他抬起被铐住的双手,在旁边的洗手台洗了洗,费力的擦掉眼睛里的血渍,弹出脑袋往客厅里张望。

    之前无法从内侧打开的墨绿防盗门,已经变成了v型,砸在客厅中央,地面上还出现了几个巨大的脚印,看起来不像是人脚的尺寸。

    林迟站到客厅的门框前,小心翼翼的向外张望,映入眼帘的是一条狭窄的走廊,两侧还堆积了不少垃圾,像是很长时间没人清扫的样子。

    虽说屠夫早已不知去向,但看到这一幕,林迟不仅没有松口气,反而再次眉头紧锁,小声嘟囔了一句:

    “这地方怎么回事?”战争天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