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0章 血月死战
    月影之下,恐惧弥漫。

    位于市区西侧的,普罗米修斯竞技场旁边的广场,同样被笼罩在一片腥风血雨之中。

    外形飘逸的长发男子身形一闪,出现在街道后方,狭长的双眼微微眯起来,灰扑扑的铠甲上,数十朵暗红的血花绽放开来。

    男子头也不回,把手中不沾丝毫鲜血的长刀收进刀鞘,随着他的动作,僵在原地的几十名罗马士兵突然齐刷刷倒了下去,身体下方出现迅速扩大的血泊。

    屠杀了一只罗马军队之后,那男人心满意足的打开菜单栏,确认了一下自己目前的属性值。

    他正要转身离开的时候,却因为天空中出现的异状,而突然停住脚步:

    “这是……”

    高悬在夜空中的皎洁圆月,缓缓化为危险的赤红,投下的血光把地面映得通红。

    男子微微皱眉,正在猜测究竟发生了什么,便听到远方的街道,响起凄厉的狼嚎。

    赤红之月高悬在天空,狼人向林迟冲刺过来,两只锋锐的利爪带出呼啸的破风声,从两侧抓向林迟的胸膛。

    ——好快的速度!

    即使是化身为日耳曼狂王的林迟,在面对维京血狼的时候,也感受到强大的压力。向后急退避开对方的攻击,回身一脚踹向对方的胳膊。

    砰!

    全力踢出的一脚,结结实实的命中血狼的右臂,这一击带出的恐怖力量,化为无形的冲击波,瞬间把附近百米内的所有尸体,连同下方的石砖一起碾成粉末!

    呛人的血雾充斥在空间中,林迟的感觉就像是踢到了钢板,身体像炮弹般被弹了出去,轰进街边的墙壁。

    挨了这一下之后,血狼也踉踉跄跄的后退几步,钢筋铁骨的右臂无力的垂了下去,显然是骨折了。

    化为维京狼人的,名为“守门人”的玩家,发出含混不清的咕哝声,扯掉断裂的右臂扔到一旁,新的血肉在一秒内便长了回来,右臂再度恢复了完好无缺的状态。

    “好麻烦的家伙……”

    林迟在心中暗暗抱怨,用背后的两只手轰碎身后的墙壁,瞪大正在流血的双眼,死死的盯着站在血雾中的那只狼人。

    “无限恢复?”他撇撇嘴。

    “别以为能从我这儿套出情报。”守门人毫不留情的用狼人的语言咆哮起来,突然瞬移到林迟面前,扬起利爪攻了过来。

    凡人的眼睛根本无法看清的凶残肉搏战,再一次在尸横遍野的街道上爆发了。

    拳脚相交带出的冲击波,震散了漂浮在空气中的血雾,二人所到之处就像是被轰炸机投下的炸弹“清洗”了一遍,包括空气在内的一切都被轰碎,脚下的大地也开始化为齑粉。

    维京狼人同日耳曼狂王之间的战斗,根本没有任何人,也不可能有人能够阻止。二人之间的战斗早已超出了“格斗”的范畴,化为血腥的攻城战!

    连珠炮般的巨响过后,百米开外的几栋石屋轰然倒塌,狂野的气浪吹飞倒在街边的尸体,街道两侧的树木也像是被大刀砍中,被整齐的切成三段。

    林迟胸前的苍白骷髅纹章,因为全身充血而化为危险的猩红色,凭借超快的反应速度,在一秒内同守门人过了几十招,感觉就像是在闹市区驾车飙到每小时三百公里,意识甚至都开始模糊了。

    即使思维被游戏系统二度加速,可以跟上身体的速度,但要维持这种速度的战斗,对大脑的消耗无疑是很大的。

    并非是角色的属性跟不上,而是自己的“精神力”不够了。林迟的速度很快就慢了下来,攻击的破坏力比之前小了许多。

    他迅速后退同狼人拉开距离,却发现红毛狼人也是气喘吁吁,一副肾虚的样子。显然也是因为“用力过猛”而开始虚弱了。

    “你……不行了吧……”守门人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等死吧……”

    “你不也一样吗。”林迟笑了笑,低头看向自己的左臂,视线已经出现了重影。

    经过刚才的战斗,他虽然没有感受到任何疼痛,但身上已经出现了大量的伤痕,背后长出的一根手臂更是已经断成几截,流出粘稠的鲜血。

    就算是日耳曼狂王,也并不是完全不会受伤的不死之身,但化身为狼人的守门人,却和开打前没什么区别,依然是毫发无伤的状态。

    事实上,在刚才短暂而激烈的战斗中,狼人受伤的次数至少比他多了一倍。

    林迟能看得出来,守门人是凭借狼人的恢复力,强行修复了身上的受伤部位。

    即使刚才自己轰爆了对方的脑袋,那家伙依然可以再次恢复,继续这么下去的话,自己只会被拖入单方面的消耗战,被狼人强行磨死!

    所以,该怎么解决对方的不死身?

    林迟抬头看向天空中的血月,他记得这轮圆月是在开战前突然变红的。所以,对方的不死身,是不是和猩红的月亮有关?

    话说回来,在自己抵达之前,那个狼人好像正在进行什么血腥的仪式……

    像是注意到林迟的困惑,守门人张开血盆大口笑了一声,问道:“你听说过‘血鹰’吗?”

    此话一出,林迟迅速在脑海中进行检索,把“维京”和“血鹰”的关键词在组合在一起,然后立刻想到了什么:

    根据欧洲历史记载,即使在蛮族的异教徒中,维京人也是其中最凶残的:

    维京人的悍不畏死和残暴性格,和他们信奉的,大名鼎鼎的北欧神话脱不开干系。

    从北欧崛起的维京人,信奉以奥丁为首的多位神明,而奥丁要求信徒以人血换取胜利。正因如此,维京人在开战前后,有时候会举行残忍无比的祭祀仪式,也就是所谓的“血鹰”。

    在“血鹰”的仪式中,祭司首先在牺牲者的背部刻上老鹰的形状,然后剖开牺牲者的背部,暴露出脊椎,接着切断脊椎与两侧肋骨的连接,一根根的把肋骨掀开。

    在仪式的最后,牺牲者的肺会被拉出来,成为一对翅膀的形状。

    ——难道说,刚才那个狼人是在举行祭祀仪式?通过“血鹰”从奥丁那里换取力量?

    才刚想到这里,守门人低沉的声音,便证实了林迟的猜测:

    “神王奥丁已经赐予我不朽的力量。你是打不赢我的!”

    说着,恢复了些许状态的狼人,再次展开了野蛮的进攻。战争天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