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0章 怨气沸腾的斗兽场
    观众们的欢呼和呕吐声此起彼伏,整座竞技场开始震颤起来,几堵不算太高的石墙从地下缓缓升起,在竞技场中制造出一座错综复杂的迷宫。

    “靠。”林迟骂了一句,看着由大石块砌成的墙壁挡在自己面前,墙壁缝隙里散发出血腥的味道,甚至盖过了右贤王散发的恶臭,不知是在鲜血中浸泡过多久了。

    “这是为了‘节目效果’吗?”他眉头紧锁的环顾四周。

    竞技场中升起的墙壁无法阻挡观众们观战的视线,也对异常高大的右贤王没什么影响,但却严重影响了林迟的能见度,令他只能通过“听声辨位”确认boss所在的位置。

    在墙壁升起的同时,主持人的声音再次从上方传来,证实了林迟的判断:

    “挑战匈奴的角斗士们将会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残酷的迷宫!那么现在,让我们看看这些奴隶角斗士,能在‘匈奴’的攻势下存活多久?”

    “噢噢噢噢……”

    右贤王那暴虐的呼喊,瞬间引爆了场边观众的情绪,令他们的欢呼和呕吐声更加响亮了。听着右贤王沉重的脚步声开始接近,看了看场边被熏得失去战斗力的其他奴隶们,林迟并没有思索太久,果断举刀割开其中一人的喉咙。

    ——现在,想要干掉“右贤王”,也只能吸收这些奴隶的生命了。

    在挥刀割开那名奴隶喉咙的瞬间,林迟感受到一股温热而又强烈的“气息”,涌进了自己体内,令自己的体温似乎都稍稍上升了些。

    “您获得了一人的生命,此人生前是负责搬运货物的奴隶,触发的被动技能令您的力量值提升2点。该效果将持续五分钟。”

    看到这行提示,林迟毫不含糊,再次挥刀砍掉另外一名倒地不起的奴隶的脑袋,以最快速度令对方得到了解脱。

    又是一股无形的力量涌进他的体内,眼前也是再次弹出了提示:

    “您获得了一人的生命,此人生前是大斗兽场城区的惯偷,触发的被动技能令您的敏捷值提升3点。该效果将持续五分钟。”

    ——既然近身击杀会触发“生命储存”技能,那么远程收人头能否触发技能效果?

    念及于此,林迟拾起脚边的一柄短刀抬手扔了出去,在高力量加成之下,那把刀撕裂空气带出一道残影,钉进倒在十米外正在抽搐的一名奴隶的心脏。

    “您获得了一人的生命,此人生前是奴隶主手下的渔夫,触发被动技能‘摸鱼’,令你钓鱼效率提高。该效果将持续五分钟。”

    “这是什么垃圾技能?”

    林迟话音未落,身边的墙壁轰然爆裂,体型庞大的右贤王冲了过来,伸出腐烂的大手,抓向他的身体!

    眼见情况不秒,林迟猛地后退勉强避开对方的攻击,以最快速度拾起第二把武器,泰坦之握立刻再度触发,整个人闪电般后撤,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跑。

    “哦哦,我们的挑战者在杀了几名同伴之后突然跑路了!”主持人嘲讽道:“我不得不承认,他逃跑的速度还是很快的!”

    场边的观众们发出哄笑声,但林迟完全没时间理会这些混球,只是双手各握一把单手武器,沿着石墙拼接而成的迷宫向前狂奔。

    “别……跑!”

    右贤王嘶哑的声音从十米外传来,尽管林迟反应够快,几乎是瞬间就开始逃跑。但对方追赶的速度也很快,与林迟的距离也在不断缩短。

    ——光靠21点力量和20点敏捷值,是无法和右贤王抗衡的。

    意识到这一点,林迟再次加快了步伐,整个人几乎是在向前“平移”,在前方转弯处向右狂奔,总算是稍稍拉开了一点距离。

    不过他很清楚,继续这样下去,死的只会是自己。

    现在自己身上的技能加成还有四分钟,等到加成消失时,自己就彻底无力回天了。

    更凄惨的是,靠只有16点的耐力,根本坚持不到四分钟,就会被右贤王追上!

    所以现在,必须找到其他办法才行,如果能想办法杀掉更多人,吸收他们的生命的话……

    念及于此,林迟在气喘吁吁的向前狂奔的同时,抬起头把危险的目光聚焦在观众席上,开始迅速思考接下来的策略。

    为了确保观众们的安全,这座圆形竞技场的观众席高度,远高于竞技场内部。即使是竞技场最下层正在呕吐的观众们,距离竞技场内部的地面也有十米远。

    光靠自己目前的属性,是无法冲上去干掉他们的。就算扔出手中的刀干掉其中一人,也不一定能吸收到什么好技能,自己的“泰坦之握”效果反而会消失。

    现在,也只能使出其他的手段了……

    站到观众席下方的墙壁旁边,已经没有退路的林迟举起手中的双刀,指向正在冲来的右贤王的脑袋:

    “死吧,匈奴。”

    尽管他的声音很小,右贤王却在观众们发出的嘈杂声音中,听到了林迟的话语,暗红的眼球顿时鼓了起来,张开烂到露出牙床的大嘴,吼道:

    “我不是……匈奴!别想羞辱我!我是冒顿单于部下右贤王!”

    这头无法阻挡的狂暴凶兽,向林迟所在的位置猛冲过来,看到那家伙冲向观众席下方的墙壁,观众们纷纷发出惊呼声,林迟的脸上却露出不易察觉的笑容。

    然后,他的身体突然动了起来。

    手握双刀的林迟并没有试着和右贤王对决,只是突然俯身向前一记“滑铲”,从那具腐尸的脚边滑了出去。来不及刹车的右贤王,重重的撞在竞技场边的石墙上,发出咚的一声。

    “啊啊啊啊!”

    右贤王伸出双手捂住脑袋惨叫起来,刚才被撞击的石墙上,已经出现了蛛网型的裂纹。

    当然,竞技场四周的墙壁要比场中的迷宫石墙坚固得多,不会因为这一下就被撞塌。但坐在撞击位置正上方的前排观众们,还是都被吓了一跳,有几个人甚至差点掉下去。

    “大家不要慌!观众席是不会坍塌的!”

    观众席上的士兵们还在试图维持秩序,可惜却只是徒劳,这片区域里刚才被吓了一跳的观众们,纷纷慌张的站起来打算退场。

    “大家不要乱动!请安心欣赏比赛!”士兵们继续喊道,只可惜在这座臭气熏天的竞技场中,他的言论说服力并不高。

    “好危险……这里比亚历山大竞技场差远了,以后想看匈奴还是等他在那边出场吧……”

    “是啊,而且实在太臭了吧?光送一块破布根本不顶用。在亚历山大竞技场都是附送薰衣草的……”

    眼见不光是刚刚被撞击过的位置的观众,连其他座位上的观众都开始打算离场。凯撒竞技场的工作人员们也慌了,毕竟他们也只不过是奴隶主手下的工人,若是竞技场的声誉变差,他们不光是会被解雇,甚至有可能被扔进竞技场喂狮子……

    ——所以,现在该怎么办?

    就在这些工作人员一筹莫展的同时,站在凯撒竞技场外面的一名身披红袍的女子,听着身后那栋大型建筑里的声音,兜帽下方露出的半张面孔上,浮现出得意的笑容:

    “这群蠢货,竟然天真到从竞争对手那里租借明星角斗士,这不是找死吗?不管怎么说……凯撒竞技场已经彻底完了!”战争天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