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3章 凄惨的开局
    嘴里泛出些许苦涩的味道,身边的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血腥气息。炙热的沙粒被热风卷起,打在皮肤上的感觉就像是正在进行针灸。

    嘈杂的声音在身边不断回响,不远处可以听到野蛮的咆哮声,观众们的欢呼声,狮子的嘶吼,以及绝望的哀嚎和惨叫不断回响,混乱不堪的声音在耳中“拼接”起来,共同谱写出一曲疯狂的交响乐。

    “呃……”

    林迟迷迷糊糊的睁开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暗黄色的沙粒,自己皮肤粗糙,满是疤痕的双腿,正陷在肮脏的沙地之中。

    背靠的钢铁护栏被头顶炽烈的阳光烤得滚烫,但身体却像是麻木了一般,并没有什么不适感。林迟低下头,把长满老茧的双手伸到眼前,接着又看了看身边困住自己的金属栏杆。

    自己现在正身处于一座露天的钢铁牢笼之中,像被关在囚笼里供人观赏的野兽。至于身边不远处的沙地上正在进行的,则是自己不久前刚参加过的血腥战斗。

    “这就是今天新出的地图——大斗兽场吗……”

    回想起自己在游戏更新公告中看到的那个名字,衣衫褴褛的林迟笑了一声,在他看来,能立刻体验新地图,自己也算是很幸运了。

    根据进入游戏时的提示,“大斗兽场”是一张特殊地图,不过现在林迟暂时还没看出这张地图特殊在哪里,此地看起来就像是古罗马的小型斗兽场,观众席上坐着的男女老少,基本上也都身穿亚麻布缝制的白色外袍,外形也很符合古罗马早期的服饰风格。

    “还真巧啊。”

    回想起自己今天下午参加过的竞技场战斗,林迟忍不住感慨了一句。

    当然,战争天堂里的竞技场,要比《剑刃》中的残酷得多——

    “噢噢噢噢噢!”

    身高接近三米的狂战士,张开大嘴发出野蛮的呼喊,他身上的肌肉被铁索勒得鼓了起来,除了要害部位被金属铠甲保护以外,其他位置的皮肤全部暴露在外,上面沾满粘稠的鲜血,隐约可见几道触目惊心的恐怖伤痕。

    狂战士在咆哮的同时,挥动双手各持一把的锈蚀战斧,剁碎了跪倒在地的一名瘦弱男子的脑袋,对方被撕开的脖颈处,顿时喷出了大量的鲜血。

    被锁链捆在旁边的狮子冲了过来,瞪着猩红的眼睛打算大快朵颐,光看它那皮包骨的身体,就知道这头猛兽已经为了今天的表演而被饿了很久。

    但狮子还没能碰到那具尸体,便已经被狂战士一脚踹飞了。

    眼见凶残的“百兽之王”竟然被踹倒在地,圆形观众席上响起一阵惊呼声。摔倒的狮子还没来得及爬起来,狂战士已经抬起穿着金属靴的大脚,重重的踏在狮子的胸口,接着挥动双斧剁了下去。

    “别想——吃——我的——对手!那是——我的——敌人!”

    狂战士发疯一般嚎叫起来,手中的速度的快得惊人,场边冲进来的士兵们甚至来不及阻止他的行动,这个疯子便已经把脚下的狮子剁成了肉酱!

    “住手,角斗已经结束了!那是皇帝陛下亲自选择的野兽!”冲在前面的指挥官吼道。

    这些士兵身上的银色盔甲,发出叮叮当当的轻响,头盔上插着的红色羽毛在热风中不断摇曳。只可惜他们还是慢了一步,根本无法阻止那名狂战士的杀戮。

    “噢噢噢噢……”

    满脸是血的狂战士转过身来,蓬松的棕色长发扎成一束鞭子,方形的面孔皱成一团,露出苦瓜一般的表情:

    “杀,杀,杀!”他吼道。

    咚!

    沉闷的轰鸣声响彻整座竞技场,原本正在欢呼的观众们,也突然全都安静下来,从观众席东侧那座自带遮阳棚的“贵宾休息区”里,传来一个油腔滑调,听起来有些谄媚的男声:

    “这场角斗落下帷幕了!‘笨拙的赫克托’获得了胜利!这位愚蠢的巨人再一次毫无悬念的击溃了可怜的对手!让我们为竞技场的常胜将军,致以最热烈的欢呼和掌声!”

    话音未落,围绕在竞技场四周的双层环形观众席上欢声雷动,震得林迟脚下的沙粒都在不停发颤,他视线中那个疯狂的肌肉巨汉身边,缓缓浮现出红色的文字:

    笨拙的赫克托,英雄级npc(首领级),不可招募。

    ——这货是个boss?

    意识到那个愚蠢的巨汉,是竞技场中的首领级角色,回想起从战争观察者那里搞到的可以召唤boss的契约书,林迟顿时来了兴致,随手打开任务栏,想看看自己是不是接到了招募boss的任务。

    只可惜在没有背包,也没能继承道具的状态下,他的任务栏里根本是一片空白,想象中的招募首领级随从的任务,自然也没有出现。

    自己的道具在哪里?

    眼见不光是没能带进随从,连本该带进地图的史诗级和传说级装备,都不知落到哪里去了,林迟微微皱眉,心中隐约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

    若是降临模式无法携带装备和随从还可以理解,但这局游戏明明是普通的死亡竞赛。看起来,自己之所以没有装备和随从,是因为这个“角斗士”的身份?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其他玩家应该也是以角斗士身份登场的才对……

    想到这里,林迟环顾四周,打量着身边的另外几个牢笼。除了他以外,场地旁边还有几个同样狭小的单人牢笼,里面关着几个衣衫褴褛,皮肤黝黑的家伙。

    由于这些家伙看起来都和自己一个德行,林迟现在看不出究竟谁是玩家。看样子,进入这张地图的玩家,或许会自动经历一个“丑化”的过程。

    这么说来,像“皇家铠甲”那种不管在任何情况下都要维持帅气的家伙,如果排进了这张地图恐怕会郁闷不已。

    林迟正在思索,从右手边的牢笼里,突然响起一个粗野的男声:

    “嘿,白皮!”

    “你叫我吗?”林迟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脸,尽管身上是一样的脏,但他这个角色的肤色,还是要比身边其他的角斗士白一些的。

    “是,就是你!”关在旁边牢笼中那个骨瘦如柴,完全不像是角斗士的家伙,伸出麻杆般的右臂挥了挥:“你是新来的吗?”

    “是啊,我们是角斗士吗?”林迟装出一副新人的样子。

    “什么角斗士?”瘦得像麻杆的男人嗤嗤的笑了起来:“你的脑子热糊涂了?我们是奴隶啊,最下级的贱民!”

    “哦,这样啊……”林迟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看样子,这次的开局,似乎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更糟……战争天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