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0章 欢迎来到地狱
    拄着拐杖的老人缓缓走过遍布尸体的街道,走进还未消散的毒气,身上单薄的白衣仿佛冒出灰色烟幕,整个人像是随风消散的骨灰般,消失在空气中。

    两秒后,正在旁边街道向后狂奔的林迟突然毫无征兆的摔倒在地,挣扎着想要爬起来,身体却像是被无形的空气墙压住,完全动弹不得。

    “搞什么……”

    林迟艰难的翻了个身,从趴在地上变成仰面朝天,面对突如其来的恐怖压力,这已经是他能做到的极限了。

    他竭尽全力抬起头,只见身体前方的街道上,不知为何突然弥漫起猩红的血雾。

    拐杖敲击人行道砖块,发出很有节奏的哒哒声,一道煞白的人影,从血雾中缓缓走了出来。

    “你是哪位?”

    看着缓缓走来的白衣老者,林迟心中涌现出不祥的预感。

    看起来,这家伙应该也是霍夫曼的部下没错了。而且这个看似孱弱的老人,显然不是那些被毒气干掉的猪头人可以比拟的!

    (&!*&%

    标识着英雄级npc的红色骷髅,以及一串乱码从老人身边浮现而出。此人的身份连游戏系统都无法解析,想必是通过某种“特殊手段”,才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老头,你这是作弊啊……”林迟骂了一句。

    就算自己的技术再怎么强,面对这种明目张胆的“外挂选手”,也是不可能获胜的。事实上,在难以置信的强大压力之下,林迟还能发出声音,已经非常不可思议了。

    “你好啊,年轻人?”

    不知使出了什么技能的老人,低下头把沟壑纵横的面孔凑到林迟面前,面露一个扭曲的笑容:“你是观察者新找到的走狗?”

    “哈。”林迟笑出声来,讥讽道:“被霍夫曼赐予力量的杂碎没资格说我吧?”

    此话一出,老者面孔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了,他站起来举起拐杖,把拐杖顶端黑洞洞的枪口,对准林迟的脑袋。

    “霍夫曼先生和我只是合作伙伴的关系,死吧,战争观察者很快就会和你在‘那个世界’见面了!”

    砰!

    金色光芒从眼前炸开,火药的味道充斥在身边,高温蒸汽携着数千发弹丸迎面袭来,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林迟依然睁着眼睛,目睹了老者开枪的全过程。

    ——就这么结束了吗?

    他眼前的景物化为彻底的猩红,接着……坠入无边的黑暗中。

    ……

    在漫无边际的黑暗中漂流,林迟看不到自己的身体,但意识却依旧很清晰。

    “这是什么情况?”他低声嘟囔了一句,声音像是被周围的黑暗吞噬了一般,才刚响起就瞬间消失了。

    根据林迟在脑内成像式游戏中的经验,在玩家的角色死亡时,应该是会直接断开游戏链接,意识回归躺在现实世界游戏仓里的身体才对。

    不过,这片彻底的黑暗空间,显然不可能是游戏仓内部。

    所以,这究竟是什么地方?该不会是……

    回想起在冰封萨维亚山谷里和执行官对决的时候,被行刑者拖到“临时数据通道”中的情景,林迟不禁怀疑自己是不是卡进了bug。

    他正在猜测自己是不是进入了临时数据通道的时候,眼前突然亮起了一抹亮色。

    首先出现在视线中的,是悬挂在半空中的猩红球体,看不出是太阳还是月亮。

    接踵而至的,是脚下漫无边际的荒芜大地。

    这里的土地沙化有些严重,微风带起大片的尘埃,林迟也终于看到了自己的双脚和身体,幸运的是,自己的身体似乎依然维持着开战前的状态。

    ——脑袋还在吗?

    林迟伸出刚刚“出现”的双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摸到了防毒面具的胶皮,看起来自己的脑袋应该没什么问题,因为脸上的防毒面具根本就是完好无损。

    “……”

    林迟沉默着环顾四周,只见一些暗色调的建筑,开始从自己身边依次出现。

    和此地晦暗的天空以及沙漠化的土地一样,这些建筑也并不是一直存在于此地,而是在林迟的注视下,先是出现暗色的轮廓,然后缓缓清晰起来。

    出现在林迟正对面不到十米远位置的,是一栋透出阴沉气息的深红房屋。这栋建筑的墙壁全部由赤红钢铁铸成,与其说是墙壁,倒更像是护甲。

    除了这栋建筑以外,附近的所有建筑都是深色调,在猩红球体散发出光芒的照射下,这些建筑显得更加阴沉。就像是暗色画布上泼洒的黑色颜料,仿佛和深褐色的天空融为一体。

    “这究竟是什么鬼地方?”林迟惊诧的挑了挑眉。

    不管怎么说,这张地图的风格和阿尔瓦拉城也差得太大了点。这种情况有点像是卡进了bug,“穿越”到了其他的游戏地图中。

    难道说,自己是在生死关头突然领悟了蛮族人的切换地图方法?林迟完全不认为自己会有这种好运。

    他正纳闷的时候,身边突然传来说话声,一些分辨率极低的半透明的人形物体,开始从各个方向出现,像是完全不在意林迟这种外来者似的,一边聊天一边三五成群的从附近走过。

    “……你看了吗?很不错的!”

    “哈,是啊……”

    “……真的好吗?”

    这些家伙的话语断断续续的,关键部分完全听不清楚。意识到自己可能遇到了此地的原住民,林迟大声对身边的一道人影问道:

    “你好,我是新来的,想问几个问题。”

    对方并没有回答他,甚至看都没看一眼,只是转身走向另一边,半透明的身体,直接从林迟的身体中“穿”了过去,消失在远端一栋黑暗城堡下方。

    看到这一幕,林迟摘下防毒面具放回背包中,打开游戏菜单栏,确认了一下目前的状况。

    很显然,自己依然是在游戏中。因为角色的属性栏,依然在正常显示着:

    角色名:逆流。

    统御点数:300。

    威望值:300。

    击杀数:3

    力量:16(常人为10)。

    敏捷:16(常人为10)。

    耐力:15(常人为10)。

    幸运:15(常人为10)。

    看到自己的属性还是被爆头之前的状态,林迟总算是稍稍松了口气。接着,在看到玩家自带地图上方那行小字的时候,他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了。

    地图上方标识着这片区域名字的,原本是“阿尔瓦拉城”,但现在这个名字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用中文和英文同时标识出的那个通俗易懂,任何人都知道是什么地方的名字:

    地狱。

    hell。

    看到这张地图的名称,林迟不禁陷入了长长的沉默之中,过了两分钟,才终于慢吞吞的感慨道:

    “卧槽……所以我这是下地狱了?”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游戏里和地狱有关的场景,只有一张名叫“地狱首都”的地图,和这个“地狱”应该不是同一个地方。既然自己在被爆头之后就来到了这里,也就是说……

    “这个游戏里的npc死后,难道是会‘下地狱’的?”林迟惊诧的睁大眼睛。

    在普通的游戏中,npc或是怪物被杀之后,都会在一段时间之后,从原来的位置刷新。如果是那些全服只能击杀一次的活动boss,则是会在被杀之后直接消失,直到活动再次开启时才会出现,简单来说就是暂时被删除了。

    这种从老式游戏中沿用而来的方法,时至今日依然是大部分脑内成像式游戏的标准配置。毕竟对于普通游戏来说,专门给死去的npc设计一个特殊区域完全就是浪费时间,根本就毫无意义。但是……

    《战争天堂》这款游戏,难道还为死去的npc和怪物创造了一个“新世界”?

    念及于此,林迟开始观察附近模糊不清的半透明人形,试图看出一些端倪,但那些家伙的外表就像是自带马赛克,完全看不到任何细节。

    这里来来往往的“居民”,看起来并不像是战争天堂里那些做工精细,拥有独立意识的npc。光是角色建模,就粗糙到难以置信的程度。

    在林迟看来,这些家伙有点像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红白机游戏角色,根本就和脑内成像式游戏格格不入,完全与时代脱节了。

    ——这难道是为了节约系统资源,所以才使用了如此粗糙的模型?

    林迟才刚想到这里,视线中突然出现了一名身穿黑衣的人影。和附近那些会走路的马赛克不同,这家伙的样貌轮廓倒是非常清晰,总算是有“人”的样子了。

    那是一名身穿黑色紧身作战服的士兵,脸上还抹着同样是黑色的油彩。看到这家伙的装扮和外貌,林迟立刻想起自己曾经在大楼下方见过一次的“黑衣人”,于是立刻问道:

    “你是眼镜蛇部队的人?”

    “是的。”

    通体漆黑的士兵点点头,抹满油彩的面孔仿佛不带丝毫感情,声音听起来也异常冰冷:“我们的头儿请您和他见面,刚才正是他把您带到了这里。”

    ——战争观察者躲在这个地狱里?

    意识到这一点,林迟毫不犹豫的点头:“好啊,快带我过去吧。”

    尽管目前的情况还不清晰,但他还是很清楚,自己很可能是第一个进入这个“地狱”的玩家。更重要的是,自己说不定已经开始接近真相了!

    随着玩家数量的增长,不只是林迟一个人,越来越多的玩家发现这款游戏的ai和地图有玄机。众人也是提出了各式各样的猜测,什么“npc是真人扮演”或者“使用大量对白选项营造出真实气氛”,各种说法一应俱全,在论坛里也经常会讨论的热火朝天。

    不过,即使许多人都对《战争天堂》内部的秘密感兴趣,但他们很难找到什么线索,也只能提出没有证据的臆测罢了。

    但现在,情况显然不大一样……

    念及于此,林迟脸上再次浮现出一丝笑意。

    两个外形正常的“人”在荒芜的沙地上快步走过,穿过那些分辨率奇低的马赛克人群。来自眼镜蛇部队的士兵,领着林迟来到一栋不起眼的黑色金属房屋前,说道:“就是这里了。”

    随着刺耳的吱呀声,厚重的黑色金属门缓缓向后打开,林迟毫不犹豫的走上前去,踏入那栋房屋狭小的客厅。

    长方形的狭小客厅中,除了一把普通木椅以外,就没有其他家具了。林迟正要去其他屋子看看,便听到战争观察者那诡秘莫测的声音,再次从屋子里响起:

    “请坐,我的朋友!”

    此人的语调一如既往的夸张,听起来就像是磕了药一样。意识到可以同对方直接交流了,林迟也果断摘掉耳机,坐到木椅上面对一片漆黑的墙壁,直截了当的问道:

    “这是什么地方?”

    “正如你所见,欢迎来到地狱!”战争观察者的语调依旧夸张,听起来倒是很有感染力。

    尽管此人的声音明显是经过了处理,但林迟依然在战争观察者的语气中,捕捉到了一丝熟悉的味道,突然开口问道:

    “你该不会就是游戏开始前说出‘欢迎光临战争天堂’的那个混蛋吧?”

    对于游戏里的提示音,林迟还是比较熟悉的:除了那个没有丝毫感情的女性电子音以外,还有一个极具感染力的男声也会偶尔出现。

    ——而那个男人的声音,和战争观察者的声音,倒是有微妙的相似之处!

    “啊……”

    战争观察者的声音里带着些许沮丧:“被识破了吗?我明明已经处理过声音了……”

    “所以那句话真是你说的?”林迟继续追问。

    “是的,不过是录下来的声音。我当然不会每次都说话,我又不是疯子!”

    说到这里,战争观察者突然亢奋起来,完全没了刚才的沮丧,反而出现了一丝得意:“我可是真正的大佬,还不快点抱我大腿?”

    若是以前,面对这种精神有问题的混球,林迟还可能会难以处理。但在招募了疯狂伊文之后,他对于和“特殊人士”的交流,早已是轻车熟路了。

    “不不不,你是不是说反了?”

    林迟笑了笑,毫不留情的反驳道:“我猜,按照现在的情况,应该是你抱我大腿才对吧,朋友?”战争天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