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7章 不死的弗洛伦斯
    见识了那女人凶残的现场表演之后,林迟非但没有感受到任何恐惧,脸上反而露出了一丝笑意:

    毫无疑问,如果能招募到这种随从,自己肯定是赚大了。

    因为,这家伙很可能和当年自己在混乱之城里遇到的女孩一样,也拥有“违背游戏法则”的能力!

    对于游戏里的npc来说,可以违抗甚至是无视游戏中的规则,无疑是最强的能力了。当初林迟从安全屋里碰到的那个流浪少女,也正是凭借着无视游戏法则的特性,才成为了传说中的“反抗军女王”。

    这种npc的存在,如果放到老式游戏中,大概就是bug之类的东西了。至于林迟为什么会如此肯定,只要看了刚才的血腥画面就明白了:

    “你违背了‘规则’对吧?”他低声说。

    ——这女人割开自己喉咙“怒切声带”的行为,显然已经违背了《战争天堂》中“人被杀就会死”……不对,是“受到致命伤之后必然会死亡”的这条规则!

    虽说被玩家收归麾下的npc随从可以在每局比赛结束后复活,但在游戏中可以直接无视致命伤的npc,无疑是极其罕见的,尤其是在阿尔瓦拉城还算这种比较写实的地图中,出现这种情况,也只有“违背游戏规则”一个解释了。

    “你是说这个世界的规则?”

    一说到这个话题,恢复了女声的弗洛伦斯顿时来了兴致,摘掉左手上沾血的手套扔到一旁,笑道:“不瞒你说,我一直都是个超能力者,从二十年前那次化工厂爆炸的时候,我就知道了。”

    “你是说那次云……”

    意识到对方应该是不知道爆炸的真相,林迟把后面的“爆弹”二字憋了回去,改口道:“你是说二十年前西城区的那次大爆炸?”

    如果这个阿尔瓦拉城,和二十年前那座混乱之城是同一个地方的话。这里的npc还残留着关于当年那场大战的记忆也并不奇怪,毕竟格雷克也是一直留在这地方,继续以佣兵商人的身份活动。

    不过,看弗洛伦斯的年纪,在二十年前应该还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子。

    “是啊,就是那次,当时我的养父和养母正在西城区的工厂上班,我就住在西城区的破房子里,每天呼吸那里恶臭的空气。”

    说到这里,金发女郎的面孔上露出稍纵即逝的厌恶神色,笑道:“当时我只有七岁,但还是记得很清楚。那两个杂碎收养我,好像就是为了虐待我取乐,每天都换着方法折磨我。”

    “那天我醒来的时候,背上被鞭子抽到的地方还在疼个不停,我来到窗前,那两个混蛋正要去上班的时候,化工厂里亮起了那道光……”

    爆炸发生时也在这座城市里的林迟,自然是很清楚“科学怪人”引爆的那颗炸弹的威力。那玩意儿是名为炸弹之母(moab)的大家伙,在混乱之城那局游戏的背景年代中,算得上是世界上威力最大的常规炸弹了。

    看起来,阿尔瓦拉城的官方,应该是以“化工厂爆炸”的说法,掩盖了那次爆炸的真相。毕竟比起一群丧心病狂的疯子在城内大开杀戒,还是化工厂爆炸这种理由,比较容易让死难者的家属接受。

    不过,现在的重点不在这里……

    “然后呢?”林迟提问的同时,把自己的思绪拉回正规。

    “然后,火焰涌了过来。”

    弗洛伦斯闭上眼睛,像是沉浸在当初的回忆中:“那热量真是难以置信,就像是被扔到太阳上,比养父母用烙铁烫我的时候,还要热上几百倍。”

    “当时我还以为自己要死了,但是疼痛只持续了几秒钟,接着出现的是一种难以形容的舒适感,好像整个人飘上了天堂,躺在柔软的云彩上,身边的空气里飘着……你能理解我的意思吗?”

    “不好意思,我不是抖m。”林迟摇头。

    “不,不是那个意思。”弗洛伦斯皱起眉,像是在想形容词:“该怎么说呢,‘难以承受的痛苦会转化成舒适感’?我也是后来才发现的,只有超出极限的痛苦才有这种感觉,那两个杂种虐待我的时候,只有疼痛罢了。”

    “所以你毫发无伤的活了下来?”林迟打量着金发女郎的面孔,以及她光洁如新,看不出任何伤痕的喉咙。

    “是啊,我不仅没死,反而像是换了个人一样,身上的旧伤也消失了。”

    弗洛伦斯笑着拍了拍自己的胸口:“从那天起我就发现了,自己是个超能力者。看来我生来就是做大事的人,你懂的。”

    看着对方兴高采烈的模样,林迟也懒得说出这里根本就是虚拟世界的事实,看样子,这女人应该并不知道自己所处的世界只是个游戏,对于自己的特殊体质,实际上也并不怎么了解。

    ——她的这种不死之身,并非是所谓的超能力,而是游戏bug导致的角色错误。

    根据林迟的判断,这女人在遭遇爆炸的时候,可能是发生了某些偏差,被游戏系统判定为“没有死亡”或者“已经死过了”,才会导致这种bug的发生。

    不过这样说来,自己所在的现实世界里,那些所谓的超能力和不明现象,是不是也是“系统bug”造成的?

    意识到自己正在思考很可能一辈子都无法解答的问题,林迟也是果断放弃了“现实世界是否真实”这种无解的谜题,看着弗洛伦斯名字后面“可招募”的三个大字,随口问道:“想不想加入我们?我现在缺一个私人医生。”

    “得了吧,你怕是付不起钱吧?”弗洛伦斯伸出右手在林迟面前晃了晃:“我要价很高的。”

    直到这时,林迟才终于想起自己是来看病的,把左手伸到弗洛伦斯面前,摘掉黑色的手套,露出被绷带绑住的那团碎肉,问道:“听格雷克说,你可以治疗这种程度的伤势?”

    ——自己的左手在公立医院显然是治不好了,如果是这个拥有不死身的医生,倒是可能会有治疗的手段。

    听到林迟的提问,金发女郎低下头,把目光聚焦在林迟那惨不忍睹的左手上,沉默了五秒之后,终于缓缓开口道:

    “没救了,切了吧。”战争天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