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5章 两败俱伤
    ,精彩小说无弹窗!

    有强敌追过来了?

    察觉到情况不对劲,林迟给手中的“黑暗秃鹫”换上一个新弹夹,接着用左手拔出军刀,摆出标准的(近身格斗术)架势,小心翼翼的继续前进。

    在由意念操控的脑内成像式游戏中,玩家感知到的一切,都是彻头彻尾的虚拟世界。也正是因为这样,在这个世界中的“杀意”,反而比现实世界更加明显。

    曾经有人言之凿凿的表示,在脑内成像式游戏中,若是玩家足够细心,是可以感受到“杀气”之类的玩意儿的。

    尽管这个说法现在还存在争议,许多人认为他不过是在扯淡而已。但是……

    可以开启“极限状态”的林迟很清楚,在游戏里的确能感受到某些现实世界中很难察觉的东西。比如说——

    就算看不到对方的模样,从后方袭来的近乎实体的“恶意”,还是令林迟有些头皮发麻。

    有什么强悍的家伙,就隐藏在后方黑暗的管道里,等待着对自己发动突袭。

    如果追来的是精锐士兵,那家伙应该装备了夜视仪之类的装备。念及于此,林迟从背包里取出一枚闪光弹,扯掉保险和拉环,对着后方的管道扔了出去。

    哗啦!

    从后方追过来的煞白光芒,令林迟眼前反而一暗,夜视仪的镜头自动闭锁了片刻,保护了使用者的视力。

    这个年代的夜视仪,都是有被强光照射后自动闭锁功能的,所谓的“带着夜视仪被闪光弹晃瞎狗眼”之类的剧情,也基本上不会再出现了。但即使如此,只要能拖延那家伙的动作——

    林迟才刚想到这里,却听到后方的管道里,突然想起急促的脚步声。

    敌人来了!

    “想玩近身战?你会后悔的……”

    林迟才刚举起手中的枪,只见一道臃肿的黑影突破残留的强光“飞”了过来,在这种距离下,他甚至能看到对方手枪枪口中的膛线。

    他猛地俯下身体,两发子弹几乎是贴着头皮飞了过去,枪口喷出的火焰,烧掉了一缕头发。

    眼见对方从自己头顶跃过,还没能看清那家伙的长相,林迟已经以右脚为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转身,一刀划向刚落地的那家伙的脑袋!

    铛!

    一声脆响,林迟的左手被震得微微发麻,对方竟然用手枪挡下了军刀的近距离攻击,接着向后一跃,抬手扔来一柄短飞刀。

    面对强敌,林迟也果断进入了“极限状态”,歪头闪过向自己脑袋飞来的刀刃,用手枪瞄准对方扣下扳机。

    子弹还没飞出枪膛,他的手腕便被一只细长而有力的手攥住了,两发子弹偏离预定的方向,从对方的肩头飞过。枪口带出的火焰,令夜视仪的屏幕中亮起灼眼的强光。

    而这时,林迟也终于看清了对方的真容,接着因惊讶而稍稍睁大了眼睛:

    ——正在和自己单挑的,竟然是一名女仆!

    漆黑的长发披散在面前,却像是完全没有影响那家伙的视力,身上的裙子也同样没有影响对方的移动速度。那女人不像是游戏里的角色,反而更像是动画里常见的“战斗女仆”。最不科学的是,她头上除了双筒目镜以外,竟然还带着黑色猫耳形状的装饰物……

    面对看起来似乎挺可爱的敌人,林迟照样毫不含糊,对着女仆的腹部就是一记膝顶,一声闷响过后,对方依然是毫发无伤,反倒是他的膝盖传来一阵钝痛。

    “这是……陶瓷防弹插板?”

    林迟反手一刀划向女仆的手腕,逼得那家伙松开自己的右手,接着以最快速度把手枪扔回背包,拔出另一把长柄军刀握在手中。

    在对方的反应速度奇快,并且装备了陶瓷防弹插板的情况下,手枪已经没有意义了,只有找机会发动威力巨大的“肾击”,才是获胜的关键。

    至于这把物品等级只有“精良”的军刀,是他之前从武器店购买的,虽说没法带出这局游戏,但它的用途在于,可以触发林迟身上的某个强力技能。

    当林迟两手各持一把军刀的瞬间,他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力量涌进自己的身体。令本来还在隐隐作痛的膝盖,也立刻恢复了最佳状态:

    与此同时,他技能栏里本来处于灰色状态的那个技能,也终于再度亮了起来:

    泰坦之握——等级4(被动技能):

    您对双持武器战斗愈发熟练。现在,在双持两把近战武器时,您的力量和敏捷将会提升4点。双持需要的最低力量值,由其中一把武器的最低力量值决定。

    “任何近战武器都可以单手使用。”——高阶督军萨鲁法尔。

    随着泰坦之握被触发,林迟的力量和敏捷同时达到了19点,虚拟躯体内的血液,仿佛都开始燃烧起来了。

    在泰坦之握的驱动下,林迟整个人几乎腾空而起,眨眼间闪到女仆身后。

    他右手中的长刀划向对手的喉咙,左手中的虎爪狩猎刀,则是在特殊技能“大出血”发动之后,以不可思议的角度从斜下方向上一闪,刺向对方的手腕!

    面对林迟的突然发难,女仆才刚转过身,却像是突然掉进井里一般,身体突然矮了一截。避开林迟对自己喉咙的攻击,接着突然把军刀换到左手,一刀捅向林迟的心脏。

    在那一刻,林迟眼前仿佛亮起了标识着危险的红色大字:

    女仆并没有试图躲避“大出血”的必中攻击,反而是发动了两败俱伤的进攻,试图在自己被割腕的同时,刺穿林迟的心脏!

    尽管林迟试图中断技能的释放,但虎爪狩猎刀自带的特殊技能,看样子是无法中断的,他的左手依然在技能的驱使下,有如神助的握刀划向女仆的手腕。

    “该死,来不及了!”

    在电光火石之间,林迟竭尽全力试图避开女仆的致命一击,接着用右手的无名指,用力按下了自己右手拇指的指甲。

    下水道中再次亮起了耀眼的光芒,两人的夜视仪都发生了短时间的闭锁。林迟的左手一热,肋侧被军刀划出一道长长的伤痕,视线也登时变成一片猩红。

    零距离发动的“肾击”,不光是轰断了女仆握刀的右手,同时也把林迟自己的左手轰得支离破碎,变成一团血肉模糊的“烤肉”。左手中的虎爪狩猎刀也直接脱手,掉在女仆身后的管道中。

    女仆的右臂连同她那把银色三叉戟军刀一起飞了出去,手臂上的断口喷出瀑布般的鲜血。

    遭遇了意料之外的攻击,她一直没什么表情的脸上,罕见的露出惊愕表情,嘴边都出现了皱纹,不禁发出诧异的声音:

    “你的肾……”

    咔嚓!

    林迟用右手的军刀把女仆割喉,然后又是一脚踹在对方的膝盖上。那女仆直接跪倒在地,身体下方出现了迅速扩大的血泊。

    看着蜷缩在管道中央,身体不断痉挛的女仆,林迟弯腰用右手拾起落在地上的狩猎刀,低头看了看自己早已失去知觉,像一块橡皮糖般甩来甩去的左手,忍不住骂出声来:

    “靠,这下糟了。”战争天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