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8章 燃烧的复仇
    ,精彩小说无弹窗!

    使用“肾击”轰杀了那个光头男之后,右侧墙壁上的一道银色大门缓缓打开了,林迟随手拾起一把扳手,大步走向通往第三个房间的门。

    在这种情况下,带着一件近战武器,自然要比赤手空拳强得多。

    不过他很清楚,对于三号这种杀人专家来说,“玩家”会携带武器的情况,自然也早就在计算中了。

    这样说来,下一间屋子里的机关,应该不是光靠扳手或者锤子就能解决的……

    林迟大步走进一片黑暗的密室,身后的银色金属门发出一声巨响,重重的关上了。

    四周的墙壁上亮起暗红的光芒,映亮了没有窗户的密室,接着进入林迟视线的,是铺满墙壁的钉刺,上面的血迹和一些难以名状的物质,即使在晦暗的光线下依然清晰可见。

    林迟环顾四周,立刻便发现自己前方和身后的两堵墙壁上,都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钉刺,甚至连自己身后的那扇门上,都安上了锋锐无比的钢钉。

    左手边和右手边的两堵墙看起来倒是很光滑,但墙上那道长长的摩擦痕迹,还是说明了一切。

    “这是要把我捅成奶酪的节奏?”林迟嘟囔了一句。

    话音未落,隐藏在墙壁里的扬声器中,传来了人偶那低沉的声音:

    “恭喜你来到了第三关。”

    “我能中途弃权吗?”林迟吐槽道。

    那个像是被提前录好的声音,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只是继续以低沉而古怪的嗓音说道:“身为剥夺他人生命的杀手,听惯了死者的惨叫之后,现在试着自己惨叫一下如何?我想,在为了生存,而体验前所未有的痛苦之后,你一定会变得更加敬畏生命。”

    “前方的墙壁,会在五分钟之后同这边的墙壁‘对接’,当然,墙壁并不会完全撞击在一起,中间还是会留有一些空隙——以便让这些钢钉不会折断。”

    “这些钢钉可以为你提供生存的空间,前提是你能忍受钢钉穿过身体的痛苦。那就让我们看看,你愿不愿意为了活命,像折磨其他人那样,折磨自己的身体?”

    “那么现在……游戏开始。”

    在那个声音消失的同时,前方布满钉刺的墙壁,伴随着沉闷的隆隆声,开始缓缓的压迫过来。

    迅速估算了一下墙上钢钉的密集程度,林迟忍不住骂出声来:“妈的,你这是摆明了把我往死里整啊。”

    以这些钉子的密集程度,自己肯定会被捅得千疮百孔,就算用手里的扳手,在五分钟之内,最多也只能拧下几根钢钉罢了,根本不可能制造出足以让自己无伤过关的空洞。

    念及于此,林迟回头站到门前,开始试着想办法打开那道被封死的银色金属门。只可惜那道门的质量也非常过硬,几乎是严丝合缝的与金属墙壁化为一体,完全找不出任何可以撬开的缝隙!

    沉闷的轰鸣声依然在继续,前方布满钉刺的墙壁,以缓慢却势不可挡的架势,向着林迟压了过来!

    “靠。”

    眼见那堵满是钉刺的墙壁,即将令自己体验到“透心凉,心飞扬”的快感,林迟低声骂了一句,接着突然想到了什么,把目光投向前方那栋布满钉刺的墙壁,开始迅速观察起来。

    他注意到,不管是自己身后的墙壁上,还是对面正在缓缓压迫过来的那道墙壁上,都没有明显的被钉刺钉穿的痕迹。

    这样说来,那堵墙应该是在和这边的墙壁撞上之前,很精准的停了下来,看墙壁那缓慢而稳定的移动速度,也不像是手动操纵的。也就是说……

    ——这堵墙壁是接收到了什么“信号”之后自动停止的?

    林迟以最快速度检查前方缓缓压迫过来的墙壁,立刻便发现墙壁左侧和最右侧,镶嵌着两个不起眼的黑色圆孔。

    回头一看,后方那堵墙壁两侧的钉刺中,也各有一根钉刺比旁边的其他钉刺更长一些,位置正好对应前方墙壁上的两个圆孔。

    “是这样吗?”

    看到这一幕,林迟果断冲向左手边的方向,用上了吃奶的力气,用手里的扳手拧下那根较长的钉刺,接着用力把那根钉刺,捅进前方墙壁左侧的圆孔。

    快点。

    眼见那堵墙壁已经压到自己面前了,林迟虚拟躯体中的每一个细胞,仿佛都在紧张的催促他加快动作。全身上下的肌肉也爆发出难以置信的力量,以猎豹般的动作狂飙到右侧,开始用手中的扳手“攻击”另一根稍长的钢钉。

    快点。

    冥冥中响起催促的声音,肌肉都因为紧张而开始痉挛了。在生死攸关的状况下,林迟咆哮着握紧扳手,用力向下一拧。

    清脆的碎裂声,那根钢钉从中间被扭断,前半截在落地之前,便被林迟的左手握住了,用力捅向正前方的那个黑色圆孔。

    咔嚓!

    当两根钢钉分别插进两边的圆孔时,前方还在缓慢前进的墙壁突然一抖,在不计其数的锋锐钢钉即将捅穿林迟全身的最后一刻……终于彻底停住了。

    “呼……”

    看着近在咫尺的“钉板”,林迟长长的吁了口气,只见前方墙壁中央的一扇暗门突然向后打开,有煞白的光线从那道门里投了过来。

    “我说,我能不玩了吗?”

    林迟嘴上是在抱怨,脸上却露出兴奋的笑容。

    在经过刚才的“游戏”之后,本来还有些肾虚的他,也终于精神起来了。

    他侧过身,以挺胸收腹的动作小心翼翼的避开墙壁上的尖刺,站到刚刚打开的门前,大步走了进去。

    还没看清第四间游戏室里有什么,屋子里突然响起刺耳的警笛声。

    屋子里的白炽灯光,突然变成了闪烁的红灯,听着那很有节奏的警笛声,林迟眉头紧锁的环顾四周。低声嘟囔了一句:

    “怎么回事?”

    ……

    至于究竟发生了什么,还要从两起:

    刚刚请假的“杀戮淑女”玛利亚,乘坐自己那台改装过的高速轮椅,从购物中心的正门离开被封闭的购物中心,穿过无人的广场,来到对面的街道上。

    由于不久前发生的枪击事件和爆炸事件,这座阿尔瓦拉城里最大的购物中心,也是暂时被银盾的成员封锁了。也正是因为那些家伙接管了购物中心的安保工作,玛利亚才能如此顺利的请到假。

    马力强劲的电动轮椅穿过街道,直接进入旁边阴冷而肮脏的小巷,一台外壳上喷涂着“阿尔瓦拉清洁公司”文字的蓝色面包车,已经停在里面等待了。

    玛利亚驾驶着轮椅冲到面包车后面,直接来了个一百八十度转弯,接着驱动轮椅沿着车身后方架好的铁板,冲进了面包车内部。

    “哈,不愧是‘圣母玛利亚’,开着轮椅也能飙车啊。”

    面包车的后舱里响起一个粗野的男声,接着有几个笑声依次响了起来。

    “我说了,别拿我的腿开玩笑。”银发女子眉头紧锁的扫视车厢里的景象。

    “好了好了,别生气,只是好久没见面了,不知道该说什么而已……”

    在说话的同时,那名身穿黑色紧身作战服,留着平头的男子,走到玛利亚身边,侧身关上了面包车的后厢门。

    除了前面身穿蓝色制服,伪装成清洁公司工人的司机以外。面包车没有车窗的后车厢里,还坐着三名士兵,清一色都穿着“眼镜蛇”的黑色制服,涂满黑色油彩的面孔上,没有露出一丝笑意。

    这些眼镜蛇部队的士兵们,只要进入任务状态,即使在开玩笑的时候也不会露出任何表情,简直像是披着人皮的战争机器,开启了“杀戮模式”的开关。

    在引擎发动之后,面包车的车身微微一颤,迅速驶出小巷,向城市西侧驶去。

    “情报确定了吗?”

    刚刚关上车门的平头壮汉,坐到玛利亚对面的金属椅上,漆黑的双眼眨也不眨的和银发女子对视:“你确定这个‘克劳福德实业公司’,就是把你弄成这副样子的罪魁祸首?”

    “没错,他们的面具我一辈子也忘不了。”玛利亚面色阴郁的点了点头,看着曾经和自己在战场上一起出生入死的“老伙计”:“相信我,马库斯,他们就是我一直在找的人。”

    “那好吧,其实我也调查了一下,克劳福德实业公司的确有点意思,背后可能有什么大势力在支持他们。”被称为“马库斯”的男人,边说话边从腰间的刀鞘里拔出一把尼泊尔弯刀,凝视着刀背上的缺口。

    “你怕了?”玛利亚皱起眉看着他。

    马库斯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只是举起军刀在银发女子眼前晃了晃,开口道:“你还记得这个缺口吗?在车臣的战场上,一个濒死的佣兵突然向我开枪,你竟然用这把军刀挡住了子弹。简直难以置信……”

    “哈,的确有这事。”回想起旧日的戎马生涯,玛利亚的白皙面孔上浮现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

    “这把刀上出现缺口之后,你就换了新军刀,我倒是把它留下了,一直当成佩刀使用。”马库斯压低了声音,眼中仿佛闪过一丝凶光:“我一直都记得你救了我的命,现在就是我还债的时候了……”

    “即使那些家伙背后隐藏着强大的黑幕?”玛利亚看着自己的战友。

    “就算是‘战争观察者’本人,我也会动手的。”马库斯的声音里透出无以伦比的坚定,抬手把军刀插回刀鞘:“交给我们吧,老伙计,我们保证会杀光他们。”

    不起眼的蓝色面包车,从阿尔瓦拉市中心的街道上缓缓驶过,被街上的各种超级跑车夹在中间,驶入西城区错综复杂的街道。

    一想到自己马上就可以开始屠杀“猪头会”那些心理畸形的怪物们,玛利亚向来表情温和的面孔上,顿时浮现出狰狞的笑容。她回头看了看自己身后的轮椅,突然开口道:

    “对了,我要你帮我个忙,我的轮椅还需要改装一下。”

    “荣幸之至。”马库斯点点头。

    面包车在西城区的高架桥上遭遇了堵车,原本只需要半小时就能抵达的车程,足足用了一个半小时。

    伪装成清洁公司车辆的面包车,驶到克劳福特实业公司所在的那栋写字楼前,在交了钱之后,很顺利的通过了院门前的门卫,驶进写字楼正下方的地下停车场。

    除了站在门前的守卫以外,还有一名携带手枪和对讲机的守卫,正在停车场内部来回巡视,看到这台面包车的时候,也是顺理成章的走了过来,站到车身后方等待司机下车。

    接着,他看到车身后方的厢门缓缓打开了——

    咔嚓!

    一道银光闪过,守卫甚至没能发出一个音节,已经被锋利无比的尼泊尔弯刀割开喉咙,身体还没倒地,便被两名黑衣士兵拖进面包车的后车厢。

    “动手。”马库斯低声说。

    司机按下驾驶舱收音机旁边的一个绿色按钮,超强的信号干扰顿时充斥在停车场内部,直接切断了写字楼一到三层的所有通讯信号和络。

    光是看战斗模式的话,眼镜蛇部队的手段,倒是和某个潜入废弃工地的“乞丐”比较类似。

    随着停车场内部的摄像头信号被切断,玛利亚操纵着自己的电动轮椅从后车厢里驶了出来,轮椅上安装的数十把重型枪械,把她整个人变成了一台移动的重火力战车!

    司机扯掉身上的蓝色制服,露出下方的黑色作战服,接着拔出挂在腰间那把加装了消音器的-p226手枪,轻描淡写的一枪击毙了站在停车场入口,还在纳闷手机为何突然没了信号的守卫。

    “好了,开始吧,为我们的老伙计报仇。”

    随着马库斯一声令下,五名来自眼镜蛇部队的“战争机器”,压低身形向地下停车场的入口潜行过去。

    看到战友们都已经开始行动,玛利亚也再次启动了轮椅的引擎,开始向着停车场入口移动。

    她期待已久的复仇时刻……终于到来了。战争天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