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7章 杀戮游戏:第二幕
    只剩下上半身的女子,即使在窗明几净的办公室中,也依然坐着轮椅。不过此时,她轮椅后面加装的五花八门的杀人武器,都已经被拆掉了。

    拥有“杀戮淑女”异名的玛利亚,就算独自一人,脸上还是挂着和善的笑容。

    此时,她灰暗的双眼正眨也不眨的盯着电脑屏幕上的聊天框,在一分钟前,自己刚刚发出了一条信息:

    “找到关于‘猪头会’的消息了吗?”

    这些天以来,她雇佣了大量的私家侦探和秘密机构,调查一个名字叫做“猪头会”的神秘组织。

    光是雇用这些人进行调查,每个月就要花掉十万美元以上。至于她为何看她被整齐截肢的双腿就知道了。

    尽管对外宣称自己是踩到地雷之后才被截肢的,但玛利亚很清楚,真实情况并非如此。

    她根本就没踩到什么地雷,而是在战场上负伤之后,被送回阿尔瓦拉城疗养,正在乘坐救护车从军营转移到医院的时候,遭遇了一群癫狂的杀人魔。

    那些家伙劫持了救护车,杀掉了车上所有的医护人员以及两名军人,然后对她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折磨,并且逼她玩一种该死的“死亡游戏”,只有自残才能活下来……

    回想起那些头戴猪头面具的杂种们狂笑的声音,以及自己被迫用电锯切断双腿的场景,玛利亚的眉头微微蹙起,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凶光。

    她还记得那些家伙自称是“猪头会”的成员,尽管这个名字听起来很蠢,但对于玛利亚来说,却是挥之不去的噩梦。

    ——曾经在中东的战场上无人可挡,身中十发子弹都能全身而退的精英士兵,却被一群疯子折磨成了这副模样。对于玛利亚来说,简直是难以置信的屈辱!

    正因如此,她也一直没有放弃追查“猪头会”那批人的下落。根据她得到的情报,那些人很可能还留在这座城市里,继续进行他们那残酷至极的勾当。

    而今天,一直受她雇佣的一名情报商人,终于发来了有用的情报:

    “我查出‘猪头会’究竟是什么了。”对方发来一条信息。

    看到这行文字,玛利亚稍稍瞪大了眼睛,心跳加快血压增高,用力敲击键盘发了条信息回去:

    “告诉我,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对面的情报商人很快发来几行文字:

    “阿尔瓦拉城里的一个名叫‘克劳福德实业公司’的空壳公司,实际上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办公室,他们官上的写着的公司地点,根本就没有任何人。”

    “根据我的调查,这家公司的成员流动性很大,里面有许多是贫民窟的无业游民和混混,甚至还有不少人有过犯罪前科。”

    “尽管不知道他们是不是所谓的‘猪头会’,但我的线人拍到了他们的照片,您可以确认一下。”

    ……

    看着情报商人发来的文字信息下方的那张照片,玛利亚死死的握紧拳头,把手中圆珠笔的笔杆握碎,塑料碎片掉在黑檀木的办公桌上。

    照片上那些家伙身穿黄色雨衣,头上戴着猪头面具,曾经在极度的疼痛中把那面具的外形铭刻于心的玛利亚,永远也忘不了那东西的模样。

    ——这些家伙,就是把自己折磨成这副样子的恶魔!

    而现在,便是复仇的时刻了!

    把酬金付给情报商人之后,玛利亚抬手捋了捋自己的银色长发,拿起手机拨通了老战友的号码:

    “我是玛利亚。”她低声说。

    “我知道,找我有事吗?”电话那头响起一个异常粗野,听起来自带低音炮效果的男声。

    “我找到猪头会的杂种了。”玛利亚咬牙切齿的说。

    “哦哦……需要我们帮忙吗?今天‘眼镜蛇’的伙计们正好都没什么事。”电话那边的男人笑了笑:“替战友报仇可以半价哦。”

    “嗯,光靠我一个人可能办不到。”玛利亚点了点头,无神的双眼中仿佛亮起熊熊燃烧的火光:

    “杀光他们!”

    ……

    推开沉重的金属门,林迟进入第二间屋子。立刻便注意到自己的背包,就在正对自己的那道玻璃墙后侧。

    屋子里亮着幽幽的蓝光,浓重到令人作呕的血腥味道在空气中飘荡,看不出原本颜色的肮脏地板上,倒着两具不成人形的尸体,勉强能分辨出应该是一男一女。

    看样子,这里应该就是新的游戏场了。

    摸了摸脖子上的金属环,林迟站到屋子角落地面上的那台电视前,低头观察着漆黑一片的电视屏幕。按部就班的等待新提示出现。

    按照“三号”的手段,这间屋子里应该也会出现什么“游戏”才对,林迟正思索的时候,便听到身后传来咔哒一声,又一个遍体鳞伤,身穿病号服的男人,打开旁边墙壁上的一道门走进了这间密室。

    “伙计,怎么回事?我不明白……”

    那个人高马大的光头壮汉,声音都在微微发颤,几乎被刀锋切成碎片的右手,变成一堆烂肉无力的耷拉在手臂下方,看样子随时可能掉下来。

    “不知道,我也是受害者。”林迟伸手指了指自己脖子上的手环。接着低头瞥了一眼地上的两具尸体,以及他们身边各式各样的钝器和刀具。

    这间屋子里看起来不像是有什么明显机关的样子,两个人的死法也不像是死于机关,也就是说……

    林迟刚想到一个恐怖的可能性,便看到电视屏幕再次亮了起来。那个怪模怪样的面具再次出现在屏幕上,说出这次的“游戏规则”:

    “欢迎,二位肮脏的杀手。”

    “你们闯过了第一关,来到了新的游戏场,接下来的规则也很简单——两个人对我来说太多了,只有当屋子里剩下一个活人的时候,第三道门才会打开。”

    “你们都是杀人如麻的凶徒,那么让我看看,究竟会是谁更强一些。如果在从现在开始的三分钟内没有分出胜负,你们头顶的天花板上会释放出糜烂性毒气,把你们二人融化成上帝也看不出是什么的物质!”

    “那么现在,我宣布……游戏开始!”

    电视屏幕上的画面才刚消失,林迟猛地回头,只见那名负伤的壮汉,已经用左手拾起一把锤子,向着他冲了过来!

    “我——要——离开这里!”那男人胸腔中爆发出凶残的咆哮声。

    砰!

    林迟右肾所在的位置,亮起耀眼的火光,一秒前还气势汹汹的光头男,被威力巨大的子弹轰成一滩烂泥,向后飞出两米远摔在地上,身体下方出现了一滩迅速扩大的血泊。

    “不好意思,现在好像是我比较强。”林迟笑道。战争天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