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0章 死神的门徒
    半小时后,换上一套黑西装的林迟,领着达莉安走进阿尔瓦拉城最大的酒店之一——位于西城区的卡地亚酒店大堂,对前台接待出示了自己手机上的订单:

    “我刚刚订了一间豪华套房。”他一本正经的说。

    柜台后面的长发美女,低头看了看手边的电脑屏幕,开口问道:“您是刚订了套房的张先生吧?请出示一下您的证件。”

    林迟把写着“张洛”这个名字的假id卡和护照,交给前台接待看了看,接着便听到那名女子用温柔的声音说道:

    “您的确是订了一间豪华套房,已经付完款了。祝您玩的开心。”

    语毕,长发女子在把证件交还给林迟的同时,对着他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看了看身边依然把脸藏在兜帽下面的小女孩,林迟知道柜台后面的那女人肯定是想歪了。

    不过,他也完全懒得对这种路人npc解释什么,只是和达莉安一起乘上电梯,来到这间酒店的十四楼,用刚从那女人手里拿到的磁卡,刷开了1408号客房的门。

    映入眼帘的是一间欧式风格的豪华套房,光是客厅的面积就在两百平米以上,屋子宽敞得不像是酒店客房,反而更像是豪华的别墅。里面的各种家具和布置也是竭尽奢华,基本上都是些林迟从未用过,也完全不感兴趣的奢侈品。

    尽管和顶楼的总统套房还有差距,这间套房的租金也在每天一万美元以上。至于林迟在钱包里只剩下一万美元的情况下,为何能订到这种房间,也是托了达莉安的福。

    “哈,你还真厉害啊。”

    林迟靠在柔软的真皮沙发上,看着手机里由黑客少女伪造的酒店订单,忍不住笑出声来:“我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

    ——和之前在游戏中购买的那些脏乱差的“安全屋”比起来,这间豪华套房简直是天堂般的享受。虽说没有安全屋的“绝对防御”效果,不过在发生全波段扫描之类的大规模事件之前,游戏一般都会出现提示的,只要在那之前离开就可以了。

    “我只开了五天。”少女说着摘下兜帽,露出金色的短发,以及挂着烧伤痕迹的小脸。

    “五天已经够了。”

    在说话的同时,林迟也脱掉自己身上的西装,揭开腰侧那块被烧焦的人造皮肤,取出早已冷却的弹壳,开始为自己体内那杆隐藏的兵器,装上几发新子弹。

    往本应是肾脏的位置安装子弹,虽然并没有任何痛觉,但却还是有种微妙的不适感。装完子弹之后,林迟随手从背包里取出一块新的“皮肤”贴在腰间,盖住腰间的六个枪口。

    根据他之前的“实战测试”,这玩意儿轰出的子弹威力奇大,在近距离几乎是无敌的大杀器。就算敌人穿了防弹衣,也抵挡不住“肾击”的恐怖威力。

    完成了准备工作之后,林迟套上那件在路边小店买的白t恤,站到豪华套房的大窗前,俯瞰下方灯火通明的街道。

    夜晚的阿尔瓦拉城,看起来比白天还要更加繁华,在不计其数的霓虹灯映照下,化为一座五光十色的不夜城。

    现在的时间是晚上九点半,即使是林迟这种老咸鱼,也很少在这个时间就睡觉。回想起达莉安之前提到的“三号”,林迟再次懒散的靠在沙发上,对坐在大床上使用平板电脑的少女提问:“那个‘三号’究竟是怎么回事?”

    一听到这个问题,少女的面色再次凝重起来,低声道:“在f的资料里,那家伙的名字叫霍夫曼,是个该死的杀人狂,而且杀人手段还非同一般,怎么说呢……”

    达莉安沉默了一会儿,像是在斟酌词汇,接着才再次开口:“他并不是亲自挥下屠刀,而是设计好机关,让你自己决定生死。”

    “还有这种操作?”林迟也来了兴致,问道:“有什么案例吗?”

    “案卷里有几个死者的记载还算比较详细。”达莉安抬头和林迟对视:“你真的想听?”

    “当然了。”林迟点头。

    “那好吧。”少女叹了口气,缓缓开口道:“我记得应该是这么记载的,那家伙的死法……”

    随着黑客少女的叙述,林迟的视线中仿佛出现了一间冰冷的密室,那个遭受酷刑的可怜人,也出现在他的眼前:

    ……

    当萨姆.昆特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冷冰冰的铁架床上。

    “啊,怎么回事……”

    他嘟囔了一句,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发闷,脑袋也异乎寻常的沉重。

    经过宿醉之后还有些发懵的萨姆,抬起双手按在自己的脑袋上,却发现自己头上戴着一个沉重的金属头盔,摸起来做工非常粗糙,只在双眼的位置打了孔,令他不至于变成睁眼瞎。

    “什么东西,这又是什么地方?”

    萨姆困惑的用双臂支撑起身体,从铁架床上坐起来,只见旁边的小桌上放着一台电视,屏幕上一片雪花点正在不停闪烁。

    这间冰冷的正方形密室完全由金属铸造,墙壁上没有窗户,只有一扇紧锁的厚重铁门,萨姆试了半天,也完全无法打开那扇门。

    接着,他听到电视里传来一个模糊而嘶哑的声音:

    “你好,萨姆。我想和你玩个游戏……”

    萨姆把诧异的目光投向屏幕,只见一个异常苍白的面具出现在电视屏幕上,两边的脸颊上绘着滑稽的红色圆圈,双眼是恐怖的暗红色,嘴唇上还很贴心的涂了口红。

    “我知道你是个毒贩子。你毁掉了无数人的人生,以及他们的家庭。按理说你这种人应该被直接处决,但我会给你一个机会……”

    面具的大嘴一张一合,对着瞪大了眼睛的萨姆,说出冷酷的游戏规则:

    是不是觉得自己的脸有些发麻?你头上的头盔,被我称作‘开瓶器’,里面内置的六十根钢钉,会在十分钟后钉穿你的脑袋,把你变成一个可笑的刺猬。”

    “‘开瓶器’没有钥匙,唯一的开启方法,是使用屋子角落里的那瓶氢氟酸。没错,就是传说中的‘腐蚀之王’!我知道那玩意儿会对人体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但用它烧开头盔,你至少可以暂时保命。至于接下来会怎么样,想想被你卖出的‘货物’害死的那些家伙吧……”

    在那之后,萨姆身上发生了什么,就没人知道了。

    当警察们从外面打开金属门,进入那间密室的时候。他们找到了一盘录像带、一个内部满是尖刺的、被腐蚀的金属头盔、一个空空如也的烧瓶、以及一具弯曲成龙虾形状,全身皮肤变成黑色,萎缩成一团的尸体。战争天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