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5章 虚无的谎言
    满是尸体的病房中,死亡的腐臭气息弥漫开来。和消毒水的味道一起,刺激着林迟虚拟角色的鼻腔。

    听到被自己捆在金属椅子上的那具“试验品”的言论,医生笑出声来,突然凑到林迟面前,伸手推开旁边的机械臂,用遍布血丝的双眼,直视林迟的眼睛:

    “你是想用这种说辞让我放你一条生路?其实没必要的!我本来也不想杀你,好不容易培养出一个成功的实验品,怎么可能轻易把你扔掉呢?”

    说到这里,医生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回头一脚踹在“香脆鸡腿堡”的尸体上,竟然直接踹翻了原本被固定在地面上的金属椅。

    砰!

    金发男子肤色灰白的尸体,和金属椅一起摔在钢铁地板上,发出沉闷的巨响。医生粗暴的抓住林迟的肩膀,开始不停摇晃起来:

    “‘造物主的方舟’是我的第一版虚拟世界,我本以为有人可以发现破绽,这些垃圾……他们却完全把那当成真的。我就知道这个世界有bug!”

    “谢谢你,帮我找出了它的不完善之处,接下来我会继续做实验,让那个虚拟世界变得更加完善,直到没有任何人能找出破绽为止!”

    看着医生狂热的模样,以及眨个不停的眼睛,林迟立刻便发现,面前这个精神不太正常的男人,似乎有些慌乱,而且下意识的“无视”了自己刚才提出的问题。

    ——他是在逃避?

    念及于此,林迟大声重复了一遍:“我说,你真的认为……”

    “住口!”

    医生的体内突然爆发出刺耳的高音,咆哮像是从胸腔里直接喷出来的一样,他的右手间闪过一道银光,不知从哪里掏出来的手术刀,擦过林迟的右侧脸颊,钉在他身边的椅背上。

    “别想用你的胡话扰乱我的心智,我只是个普通的研究人员!”医生厉声喝道,但肩膀却在微微发颤。

    尽管对方像是陷入了狂暴状态,看到这一幕,林迟反而更确定了自己的判断。

    ——这个名为“怪诞医生”的英雄级npc,肯定知道一些内幕,但却因为某些原因,选择了遗忘真相,用虚构的谎言遮蔽自己的双眼。

    面对这种不敢直面现实的家伙,林迟无视了自己脸颊上被划开的伤痕,低声道:“你也该清醒一点了吧?就算你再怎么逃避,‘真相’也依然存在。”

    “闭嘴……”医生的声音嘶哑起来。

    林迟没有理会对方色厉内荏的威胁,只是继续说下去:“你什么时候产生了‘这个世界是真实的’这种错觉?就算一直欺骗自己,其实你内心也早知道了吧?这个世界是——虚——拟——的,而你,不过是掌握着高级权限的虚拟角色罢了。”

    发现了自己在病房里的属性值,和在“造物主方舟”中的属性值完全不同之后,林迟便注意到,“怪诞医生”在游戏里肯定也拥有很高的权限,甚至可能和执行官相当。毕竟,修改玩家看到的角色属性,可不是普通的boss可以做到的。

    铛!

    医生重重的一脚踹在林迟的金属椅上,力道之大竟然把合金材质的扶手都踹弯了。

    这个在谋杀了不计其数的人之后,依然淡定无比的疯子,此时却像刚参加了一千米跑的死宅一样,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医生的双眼里亮起残忍的凶光,拿起灌满肌肉松弛剂的注射器,举到林迟面前:

    “你选择了错误的选项,现在应该去死了!”

    对方话音刚落,林迟便察觉到手腕一热,医生已经把针头熟练的扎进他的血管,开始把里面的透明液体,推入他的体内。

    在自己的“生命”即将终结的最后一刻,林迟没有露出任何惊慌的迹象,依然淡定的坐在变形的金属椅上,声音里带着毫不掩饰的鄙视:

    “懦夫。”

    “……”

    医生的手一抖,还没来得及推入药物的注射器从手中滑落,摔在金属地板上,化为闪烁的碎片。

    “面对现实对你来说很困难吗?”林迟笑了笑:“就算你杀了‘我’又有什么意义?我只会回到上级世界,像平时一样吃饭睡觉,第二天再继续登录游戏而已。”

    眼见医生的身体都开始发抖,像是犯了癫痫的模样,林迟继续用平淡的声音,道出对于那家伙来说极为“惊人”的事实:

    “你也该意识到了吧,你所谓的‘现实世界’,对于我们这些玩家来说,只不过是个游戏罢了。而你,不过是个npc而已。”

    “啊啊啊啊啊!”

    医生双手抱头蹲在病房的角落里,像发疯的野兽般嚎叫起来。那些被他刻意忽略,但却一直都存在于各处的“违和感”,终于在林迟的话语之下彻底暴露在他的眼前,再也无法被忽视了。

    ——那些被自己用来测试虚拟世界的“实验体”,都是被研究所的工作人员送过来的。那些工作人员,并没有说过这些试验品的来路,只会在每次实验结束后,过来把尸体带走罢了。

    ——在观察试验品们在虚拟世界的举动时,的确有不少人说出了和游戏有关的奇怪台词,其中还有一些试验品,在自己注射毒药之前就直接挂掉了。

    ——尽管一直沉迷于通过电流刺激和机械催眠,在试验品的脑中创造完美的虚拟世界。但医生还是很清楚,自己的一大部分记忆消失了,他只记得自己是研究所的成员,其他的一概不知。甚至连自己的生日和父母名字都忘记了。

    这样的自己,真的能算得上是一个完整的“人”吗?

    “我……我到底……我是……我……”

    医生不停的哀嚎着,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台词。

    这个一直都在用蹩脚的谎言欺骗自己的英雄级npc,在林迟的“嘴炮”之下,终于彻底崩溃了。

    “可怜的家伙。”

    看着医生精神崩溃的模样,林迟开始试着活动自己的右手,尝试着把手从松脱的拘束具里拽出来。

    他的努力还没能成功,身后便传来一阵高跟鞋敲击地面的脚步声。

    “怎么了?”

    这次传来的,是一个女人的声音。

    ————————

    我说,别带节奏说什么“作者是女装大佬”之类的话了,我是纯爷们谢谢……有这个闲工夫的话,不如来订阅投票一下如何?战争天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