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0章 支配者的牌局
    作为人类从古代开始使用的占卜工具,塔罗牌从中世纪开始流行于欧中,但它的起源一直是个谜,直到今天也是众说纷纭。

    不过,对于这局游戏的玩家来说,这个问题的答案显然已经很明确了:

    ——塔罗牌并非是起源于人类,而是“神灵”创造出的娱乐工具!

    至于这玩意儿究竟该怎么玩,只每张牌下方的文字简介就知道了:

    “大阿卡那牌no.13——死神”

    正位:死神降临在敌方的城邦,随机消灭其中的五分之一人口,并且令剩下人口中的五分之一感染瘟疫。

    逆位:死神降临在我方的城邦,消灭我方的五分之一人口,你可以选择具体的消灭对象。剩下的居民将获得坚强效果,生命力和士气得到提高。

    “所以‘我方’和‘敌方’究竟是什么玩意儿?”林迟皱起眉。

    像是听到了他的声音,他看到远方出现了一座红色尖顶的营帐,附近还有几道驼背的人影走来走去。而在香脆鸡腿堡那边,则是出现了一座蓝色营帐,里面同样有几道衣衫褴褛的人影。

    尽管两座营帐距离自己至少有一百公里远,两座营帐之间的距离也有足足五十公里。但凭借着“造物主”的超长视觉,林迟还是清楚的看到了战场的状况,以及自己目前的“随从”:

    ——自己的那座营帐,是由红色的皮革缝制而成,旁边站着一些身披破旧皮质服装,露出大块肮脏肌肤的男男女女,光看那蓬头垢面的模样,以及酷似无毛猿猴的外形,就知道是彻头彻尾的原始人。

    在营帐旁边有一条细小的河流,里面的水流几乎要蒸发殆尽。但也确保了这些原始人不至于渴死。而河流旁边的一些长着红色果实的灌木丛,便是这些人的食物来源了。

    至于“香脆鸡腿堡”控制的营帐,除了颜色不同以外,和自己的基本上没什么区别。

    很显然,这场牌局应该就是两座基地间的对决了。不过……

    “人类在这种环境里还能活下来吗?”

    看了看两座营地中央的沙地,以及头顶猩红的天空,林迟不禁叹服于这颗星球上人类的顽强生命力,在空气如此稀薄的恶劣环境下,能生存下来的人类完全可以用“真实猛男”来形容了。

    林迟还在观察战场上的状况,视线右下角便亮起红色的提示文字:

    ——本回合由“香脆鸡腿堡”先出牌。

    “嘿嘿,等死吧,你这个徒有虚名的……”

    金发男子满嘴飙着垃圾话的同时,随手把一张塔罗牌扔到桌子上,牌面上绘制着一名头戴皇冠的绝世美女,下方写着这张牌的名字,以及它发挥的效用:

    大阿卡那牌no.3——女皇。

    正位。

    女皇降临在你的城邦中,鼓舞了所有的人民,使你城邦的发展速度提高百分之三百,当女皇死亡或消失,你的城邦将会进入恐慌状态,发展也会停滞,该效果持续三回合。

    当香脆鸡腿堡打出这张牌的同时,一名头戴金冠的银发女子突然出现。

    被数十名身披漆黑重铠的骑士保护的女子,缓缓睁开赤色的眼眸,身上华贵的丝质薄纱,没有沾到一丁点的沙尘。她端坐在镶满宝石的王座上,在营帐后方抬起纤长的右手,指向远方的沙地。

    目睹了女皇的出现,蓝色营帐附近的“原始人”顿时像打了鸡血似的,开始以恐怖的速度进行建造。

    营帐旁边原本光秃秃一片的沙地上,一座石质的古老城市拔地而起,城中亮起了星星点点的火光。原本是营帐所在的位置,建起了一座大约有十米高的白色皇宫。

    在那座城市后方的空地上,一座大型水车拔地而起,把河流里的水引到后方,灌溉起一片丛林。丛林的旁边,也出现了几块由奴隶负责耕作的方形农田。

    随着农业的发展,城市里原本少得可怜的人口,也顿时增加了不少。

    “我去,原来是这么玩的吗?”

    看到城市的石板路上,不少衣衫褴褛的蛮人脖子上拴着锁链,被身披长袍的商人拉着穿过街道。林迟立刻便意识到,香脆鸡腿堡阵营的原始人,已经在女皇的激励下,以恐怖的速度进入奴隶制社会!

    念及于此,林迟也是如法炮制,果断从自己的塔罗牌卡组中取出“女皇”,正要打出来的时候,眼前却再次出现了系统提示:

    当对方使用一张牌时,您在三回合内将无法使用该牌。

    “靠……”

    林迟嘟囔了一句,迅速扫视了一下自己的卡组,抽出一张卡扔在桌面上。

    大阿卡那牌no.4——皇帝。

    正位。

    稳重的皇帝降临在你的城邦,鼓舞了所有的人民,使你城邦的发展速度提高百分之一百,当皇帝死亡或消失,你的城邦将会有新的皇帝登基,在你的城邦被彻底摧毁前,该效果将永久持续。

    林迟出牌之后,他营帐后方出现了一台简陋的木质四轮车,旁边由十名银甲骑士护送。

    一名手握权杖的中年男子,端坐在木质车辆上,留着络腮胡的面孔上,浮现出刚毅的表情。

    和卡牌上介绍的一样,皇帝的号召力,显然比不上香脆鸡腿堡那边的“绝世美女”,林迟这边的原始人尽管也在筑城,但建造的规模和速度,比香脆鸡腿堡那边慢得多,城市的大小,也只有对方城市的三分之一。

    “哈哈哈,你就这点本事吗?”

    香脆鸡腿堡一边继续使用垃圾话战术,试图影响林迟的思绪,一边迅速打量着自己手中的塔罗牌牌组,接着以夸张的动作抽出一张牌,重重的拍在桌子上。

    no.7——战车。

    正位。

    好战的意志影响了您的城邦,令整座城市化为高速运转的恐怖战车,你城邦的发展速度提高百分之五十,军队的发展速度提高百分之一百,该效果将持续到您的军队战败为止。

    随着金发男子扔出这张牌,那座正在迅速扩建的石质城市后方的荒漠上,几台投石车被奴隶们快速组建起来,城市外侧也筑起了由岩石砌成的高墙,外面还用削尖的树枝搭建了护栏。

    随着军事的发展,对方城市后方的树林被奴隶们大片砍伐,砍下的木材被用于制作武器和铠甲,原本负责种田的一部分奴隶,也丢下农具穿上铠甲,化身为野蛮的战士。

    “哈,是想玩速攻吗?”

    眼见对方还处于奴隶时代,就已经开始发展军队了。林迟挑了挑眉,低声道:“你这样是会玩死自己的。”

    “你根本挺不过五个回合!”香脆鸡腿堡像是很有信心的样子,明显是在其他游戏里使用过这种套路:“玩过老游戏《炉石传说》吗?我当年可是靠快攻上分的!”

    “你确定塔罗牌也能玩快攻吗?”林迟调侃道。

    说话的同时,林迟把把目光投向自己那座还在缓慢建造的城市,和正在快速发展的敌方城市不同,自己这边貌似还处于原始人的“集体生产”时期,城市的规模和对方一比简直小的可怜。

    即使对方的发展速度远超自己,林迟也并未慌张,只是慢条斯理的从卡组中抽出一张塔罗牌,扔到面前的桌子上。

    那张金色卡牌上绘制的图案,是一座被闪电击中的起火高塔,两侧有两个人正在空中坠落,脸上的表情扭曲而又绝望。

    “这是……”

    看到那张在塔罗牌的二十二张大阿卡那牌中,唯一一张象征着不祥的卡牌,以及下方的文字介绍,金发男子的面色顿时凝重起来。

    no.16——高塔。

    逆位。

    高塔象征着突如其来的变化,或是大自然的怒火。使对方的城市随机遭受火灾、干旱、龙卷风、沙尘暴、持续三回合。战争天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