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9章 教练的故事
    听到教练的话,血刃眉头紧蹙,低声问道:

    “十五年前,那不是2020年吗?”

    在那个年代,别说是民用脑机接口了,就连军用的脑机接口,也还处于试验阶段。即使林迟对这方面还算了解,也完全想不出教练是如何在十五年前,接触到这种技术的。

    核电站里响起一阵沉闷的轰鸣声,疯狂伊文显然已经开始动手了,不过在场的几名玩家并没有过去帮忙,只是继续留在原地,等待那个一直都没什么情绪波动的男人继续说下去:

    “你们听说过‘辐射男孩’吗?”教练的语气平淡,像是在叙述别人的故事。

    “那是什么?”血刃皱起眉。

    很显然,这名杀人魔并未听说过十五年前的那起事件,不过,在听到那个名字的时候,林迟却突然想起了自己曾经看过的旧新闻,惊讶的开口道:

    “那个事件没后续了,我以为他死了,你该不会就是……”

    “没错。”教练点点头,小胡子微微翘了起来,露出礼节性的微笑。

    “我说你们能不能解释一下?”一头雾水的血刃看着旁边的两个男人:“我听不懂。”

    “好吧。”

    在核电站里发生一连串爆炸的同时,教练用波澜不惊的语气,开始陈述在十五年前曾经震惊全国的那起事件:

    不过这一次,他使用的并非是新闻记者报道时的角度,而是自己的第一人称视角。

    随着教练的陈述,林迟和血刃仿佛也回到了那间无菌病房,目睹着一名少年,走向自己生命的终点:

    ……

    面色苍白的少年,一动不动的躺在病床上,皮包骨头的身体上,插满了各式各样的输液管,向他那具接近崩溃的身体中,注入各种颜色的液体药物。

    他知道,自己不过是在苟延残喘而已。毕竟即使是在这个年代,也依然有无法被治疗的疾病。

    比如……致命的放射病。

    事实上,他只是陪朋友来医院做检查而已,但在他独自在走廊里等待的时候,旁边屋子里一台新式大功率放射治疗机器出了故障,该死的操作员却并未发现,导致他的身体遭受了超高剂量的照射。

    尽管头部很幸运的没有被照射到,但他的身体却沐浴在射线中,细胞内的dna结构直接被打散。简单来说就是——他身体内的细胞无法再生了。

    “呼……”

    早已穿孔的肺部无法工作,只能依靠呼吸机为身体提供氧气,少年身上刚被植入的人造皮肤变得蜡黄,轻轻一碰就会脱落。

    幸运的是,几乎溶解的肌肉,已经没力气让他伸手触摸自己的皮肤了。

    他瞪大晦暗无神的眼睛,凝视头顶煞白的天花板,尽管头部还保持完好,但意识却也开始支离破碎,和正在溃烂的身体一起,在绝望中缓缓消逝。

    这名少年实际上就是一具正在慢慢腐烂的尸体,虽说还保有意识,也只能无助的等待死亡降临。

    ——为了减缓他的痛楚,医生在他体内注入了大剂量的吗啡,但那些家伙不知道的是,神经被融毁的自己,早已没有痛觉了。

    想到这里,少年忍不住想笑,只可惜声带早已无法工作,令他没办法发出任何声音。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何时会死去,只期待那天来得更快一些,毕竟现在就连自己的父母,都已经放弃了自己:

    ——五天前,前来探望的母亲看到他血肉模糊的身体时,甚至在病房里吐了出来。从那之后,他的家人就再没出现过。

    令少年困惑的是,自己病房里这些维生设备,依然在继续运作,向自己体内注入每毫升价值上百美元的昂贵药物。

    ——我是成为了试验品吗?

    就在他还在困惑的时候,无菌病房的门缓缓打开了。

    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少年,眼前出现了一道身穿白色防护服的身影。尽管看不清容貌,但对方的身材高大,肩膀很宽,看起来应该是个成年男子。

    接着,一个低沉却又带着些许磁性的男性声音,从对方的面罩下面传出来,震荡着少年并未损坏的耳膜:

    “你……想不想继续活下去?”

    少年无法用声音回答他的问题,但还是费力的眨了眨眼。

    虽然明知自己的生存几率近乎于零,但不知为何,此人的声音却像是带着一种魔力,令少年早已绝望的内心,再次升起一丝希望之火。

    ——“我想活下去。”

    在变成这副样子之前,他实际上也是个阳光开朗的少年,并没有任何悲观厌世倾向。所以现在……

    少年用尽剩下的所有力气,小幅度移动自己的头部,做出点头的动作。

    看到他的动作,男子的面罩下方,再次响起了低沉的声音:

    “如果你愿意放弃这具身体,我可以给你……继续生存的机会。”

    ……

    “所以你后来成了试验品?”林迟把目光聚焦在教练脸上:“我之前还以为你死了。”

    ——十五年前曾经轰动一时的“辐射男孩”事件,当时的确引起了不少关注,还募集到了上百万的捐款。

    尽管那时候林迟只有九岁,但也还对这个事件有点印象:记者拍下的那男孩身体的血腥照片,算得上是他的童年阴影之一,直到现在依然记忆犹新。

    “他们留下了我没被辐射摧毁的心脏和大脑,以及一部分还能工作的血管,又为我植入了人造器官和肌肉,但是人造肌肉无法工作。”教练说道。

    “所以现在……你没有身体?”血刃瞪大了猩红的双眼。

    教练点了点头:“后来,他们希望我彻底放弃回到现实世界。我答应了,毕竟每天都要被人搬来搬去,在身上安装各种东西也并不舒服。”

    “他们只留下了足以令我维持生命的人造器官,剩下的部分全用机械代替,然后为我安装了脑机接口试验机。”

    “我去,伙计,你也太帅了吧!”血刃用仅剩的左手,不停的拍着教练的肩膀:“我也想体验全身细胞无法再生的感觉!”

    “你重点错了吧。”林迟吐槽了一句,转向教练问道:“所以,这次你为什么决定把真相告诉我们?”

    尽管不知道教练说的是真是假,但在林迟看来,此人的操作的确匪夷所思,并不像是人类能做到的。而他的行动方式,也和ai有微妙的相似之处。

    听到林迟的问题,教练缓缓抬起头,说出一个匪夷所思的答案:

    “因为你们‘很有意思’。”

    林迟正要询问他的言下之意,耳机里便传来疯狂伊文气喘吁吁的声音:“核电站里的人都死光了!”

    “打完这局再说。”教练说着转身走向核电站的正门。战争天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