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1章 军工厂的废墟
    血迹斑斑的破吉普在土路上颠簸,呼啸的寒风从没了玻璃的前车窗涌进车身,林迟眯起眼睛,驾驭着这台破车向前狂奔。

    想逃跑的话,现在就是最后的机会,等到敌人的坦克开出来,这台吉普也不过是移动的靶子罢了!

    念及于此,林迟一脚把油门踩到底,车身跳跃的速度,令人不禁担心底盘会不会脱落。前方吹来的强风更是令他几乎无法睁眼,不过现在的问题并不是这个……

    后方的树林中传来一阵杂乱的枪声,敌人显然已经追了出来。

    坐在后座上的血刃转过身,把mg3机枪架在被子弹击碎的后车窗位置,喊道:“开稳点!”

    林迟还没说话,耳边就响起了震耳欲聋的机枪轰鸣,疯狂的杀人魔直接在车内开火,吉普车里顿时充满了火药味,发烫的弹壳砸在车门上,发出一阵噼啪声。

    “受死吧,杂种!”

    血刃的咆哮声夹杂在枪声里,断断续续的传了过来,旁边的教练没说话,只是坐的离她远了些。

    在不停颠簸的吉普车里射击,血刃的精确度自然并不是很高,但机枪的火力压制,还是把刚从树林里出来的十几名士兵打了个措手不及,两名士兵直接满身爆血摔倒在地,其他人也立刻卧倒,躲避致命的弹雨。

    趁着这个机会,林迟也是再次加快速度,驾驶着已经达到极限的吉普车向前狂飙,试图逃离敌人的火力范围。

    接着,车身右侧不到十米远的地方,亮起煞白的强光——

    轰!

    伴随着爆炸的巨响,吉普车在那一刻腾空而起,向左边斜着飞出两米远,重重的摔在路面上,车身发出一阵危险的咔咔声。

    被震得有些头晕的林迟,把目光投向后视镜,只见一台雪地迷彩涂装的m60a3坦克,怒吼着从森林后方冲了出来,炮口冒出一阵白烟。

    “糟了。”他微微皱眉,对车后排的二人提问:“你们谁有烟雾弹?”

    虽说从这个距离看不出具体型号,但如果是这个年代的m60a3坦克,有可能还没安装热成像瞄准镜。

    若是敌人没有热成像的话,只要现在制造出大量的烟雾,自己就还有一线生机!

    “我没有那玩意儿……”

    血刃话音未落,只见教练已经从背包里取出两枚烟雾弹,拉掉保险和拉环,从后车窗扔了出去。

    “你这家伙哪来的这么多道具?”血刃诧异的看着车后升起的灰白烟幕。

    “只是凑巧。”教练漫不经心的答道,甚至都没有回头确认烟雾弹的效果。

    正如林迟所料,后面追过来的美军坦克,并没有安装热成像瞄准镜。在烟雾升起之后,坦克虽然又开了两炮,但炮弹落点都歪到了几十米外,明显是看不到敌人,只能随缘开炮了。

    抓住敌人无法看到目标的机会,林迟也是把车速提到最高,驾驶着破破烂烂的吉普车跑路了。

    ……

    直到狂飙出三公里开外,后面的敌人早已看不到踪影,林迟才终于松了口气,把已经开始发出“怪叫”的吉普车,停在旁边的雪地上。

    这座位于北极圈内的大型战场中,并没有适合车辆行进的宽阔道路,再加上刚才车速过快,这台吉普车早已不堪重负了。

    三人才刚走下车,只听哗啦一声,吉普车的底盘直接脱落了,上面的车身则是向一侧滑了下去……

    “能开着这堆废铁逃跑,你还真是不容易。”血刃感慨道。

    “你是在夸我还是讽刺我?”林迟心不在焉的回了一句,环顾四周观察附近的状况。

    ——和之前的平原不同,这里的地形倒是比较复杂,附近零零散散的分布着一些小山丘,以及被炸毁的残垣断壁,上面用红色的颜料,绘制着锤子镰刀交错的苏联标志。

    ——这是军工厂吗?

    看到此地被摧毁的设施,林迟从背包里取出之前捡到的纸条,给两名队友看了看。

    “有头绪吗?”他问。

    “不知道。”血刃有些烦躁的抓了抓头发。教练也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不清楚。

    “我们在附近调查一下,看看有没有线索。”林迟说着从背包里取出后坐力巨大的霸王龙猎枪,转身向最近的一处废墟走去。

    他知道,刚才被甩掉的敌人,可能正沿着车辙追上来,但目前也并没有可以用来逃生的交通工具。徒步逃离完全不现实,而且……

    在这片地形比较复杂的区域中,只要有足够的准备时间,就算敌人赶到,自己也不必像刚才那样,只能选择逃跑了。

    三人来到附近的建筑废墟前,林迟推开被炸掉一半的金属门,映入眼帘的是经历过大火洗礼,地面覆盖着一层焦炭的露天厂房,以及还停在里面,被烧成黑色的几台t72坦克。

    废弃的军工厂中,弥漫着一股呛人的味道,厂房内部被熏黑的半截墙壁上,还能依稀看出“为了苏维埃母亲”的标语。才刚走进来,血刃就有些兴奋的搓了搓手:

    “这里死过不少人吧,我都能闻到烤肉的香气……”

    “我们能不能换个话题?”林迟打断了杀人狂的话,环顾四周观察厂房内部的情况:

    看样子,这地方应该是苏军的战车工厂没错了。

    虽说早已被炸毁,但这种地方,可能还留着一些有用的道具。

    念及于此,林迟转身走向厂房内侧,开始在这片烧焦的废墟中,寻找可能存在的道具。

    血刃蹲在地上扒开漆黑的碳灰,拾起一块被烧焦的头盖骨。在刚才的逃亡之旅中立下大功的教练,则是一言不发的站在墙边,饶有兴致的凝视正在“工作”的二人。

    看到另外两名队友的状况,林迟无奈的摇摇头。

    ——队里除了自己以外,唯一还算比较正常的女武神已经提前退场,现在剩下的只有疯狂的杀人魔,以及一个来路不明,实力深不可测,却好像一直在隐瞒什么的古怪家伙……

    “就不能来个正常点的队友吗?”

    林迟长长的叹了口气,站到一台被烧得只剩金属骨架的卡车前,打量着卡车后车厢内的一堆枯骨。

    看起来,这些苏联士兵应该是刚刚抵达工厂,甚至还来不及下车,就连人带车一起葬身火海。

    意识到这台卡车上并没有什么可用的道具,他正要离开的时候,却敏锐的注意到,一具落在卡车旁边的枯骨手中,握着一张被烧成焦炭的字条。

    林迟只是轻轻一碰,化为黑炭的纸条便散落在灰烬中,但死者两根手指之间的一小块纸张,却奇迹般的从大火中幸存下来,并没有被彻底烧焦。

    看到这幅画面,林迟伸手掰断死者的指骨,拿起那张字条仅存的部分,凝视着上面的文字,那看起来像是个苏联人的名字:

    雷泽诺夫。战争天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