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7章 无血人
    当老猎人再次回到自己那栋木屋的时候,天色已经开始变暗了。

    窗外的风雪扔在肆虐,林迟坐到桌边,把那盒子放在桌上,打开裹在外面的白布。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外形简陋的木盒子,上面甚至连个锁都没有。

    打开盖子之后,出现在最上方的是一张皱巴巴的羊皮纸,林迟把那张纸摊开,开始上面的内容:

    暗影卫士守则:

    无条件服从暗影的一切命令。

    在必要时为暗影献出生命。

    处理掉任何胆敢质疑暗影的人。

    ……

    读完了言简意赅的守则,林迟眯起眼睛,脑海中再次出现了一连串的问号:

    他本以为“暗影卫士”只是一个游戏中常见的,听起来比较高大上的代号而已。但根据这个守则来看,还真有个名叫“暗影”的玩意儿……

    那么问题来了,这个“暗影”究竟是人,还是一个机构,亦或是其他的什么东西?

    林迟把羊皮纸放到一旁,继续查看盒子里的其他东西,却发现除了那张羊皮纸以外,木盒里就只有一个黑色的,看起来像是耳环的玩意儿了。

    “嗯?”

    他困惑的挑了挑眉,拿起那东西在手心里掂量了一下。那是一个蜷缩成一团的黑色物体,看上去有点像是被火烤过的虫子,上面挂着一个细小的金属环。

    和游戏中普通的物品和装备不同,这个奇怪的物体,并没有弹出任何物品介绍。

    奇怪的是,在用两根手指拿起那东西的时候,林迟清楚的感觉到,自己指间的那个“黑耳环”,似乎微微的颤动了一下。

    ——这玩意儿是有生命的?

    察觉到情况不太对劲,林迟拿着那东西站到镜子前,只见自己的左耳上,的确有一个显眼的耳洞。

    “好吧……”他说着开始笨手笨脚的试图戴上耳环。

    很显然,佩戴耳环的技巧,并不在老猎人的专精范围内。

    为了戴上这东西,林迟费的劲甚至比刚才杀人时还大得多,用了足足五分钟,才终于把那个黑色的小玩意儿,戴在了自己的左耳上。

    然后……什么都没有发生。

    林迟看着镜子里那个肤色异常惨白的沧桑男子,除了耳朵下方多了一个丑陋的“装饰品”以外,自己和之前完全没有任何区别。

    ——所以这东西究竟有什么用?

    他正要吐槽的时候,却突然听到了一个很有磁性的女声。像是直接传入了意识一般,甚至令他的头有些隐隐作痛:

    “聆听暗影的声音,仆从。”

    那声音低沉而又清晰,仿佛是从身后传来的,甚至还有一丝若有若无的寒气,从林迟脖颈后面吹过。

    林迟猛地回头,自然是没看到任何东西。但刚才那种毛骨悚然的奇异感觉,却并不像是单纯的错觉。

    ——这个耳环还自带“千里传音”的效果?

    林迟伸手摸了摸耳环,那个穿透力超强,如同“魔音灌耳”的女声,也再次响了起来。虽说语调还算轻柔,却透出一股莫名的阴冷:

    “第三次大战即将爆发,其他的神灵正在蠢蠢欲动。做好准备,拿起武器,保护你的主人。”

    听到这里,林迟惊讶的意识到,冰封萨维亚山谷这张地图里,好像还自带了神魔之类的超自然属性。

    这还是他在《战争天堂》中,第一次排到这样的地图。

    不过,他总感觉这个所谓的“暗影”,好像和常规意义上的神灵不大一样。

    念及于此,林迟果断开口问道:“不好意思,你哪位啊?”

    “呃……”

    听到林迟的话,暗影也一时语塞,过了两秒才有些郁闷的提高了声音:“仆人,你怎么了?”

    “我的脑子有点转不过来了。”林迟随口胡扯:“我只记得自己好像是……暗……暗什么来着?”

    “暗影卫士。”女声立刻提醒道。

    “哦,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是暗部呢。”林迟点头道。

    不等女声回答,他已经直截了当的提出了目前最关键的问题:

    “请问,暗影卫士是做什么来的?”

    一阵尴尬的沉默。

    三十秒后,那个女声才终于再度响起,听起来像是马上就要吐血了:

    “暗影卫士是我最忠心的仆从,我的命令就是你生命的一切,有什么问题吗?”

    “有问题。”林迟立刻开口:“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此话一出,木屋里顿时又陷入了谜一般的沉默,只有壁炉中火堆的噼啪声,和趴在床边睡觉的银狼的呼噜声,很有节奏的循环着。

    过了许久,那个女声才终于再度响起,声音里带着威胁的意味:

    “仆从,你想背叛你的主人吗?”

    “没有,我只是问问。”林迟大言不惭。

    “记住,是我赐予了你第二次生命,愚蠢的无血人。”暗影像是有些气急败坏的提高了语调:“我稍后再和你联系,下次你最好听话一些!”

    语毕,那个女声便彻底消失了,林迟试着呼唤了几句,她也并没有再次出现。

    ——这种心理素质还比不上女老师的家伙,真的配得上“神”这个称号吗?

    不过这样一来,“暗影卫士”的标记,为什么是骷髅比着剪刀手的逗比图案,也就可以解释了。

    林迟正在心中暗暗吐槽的时候,看了看镜子里老猎人那张异常苍白的脸,回想起暗影所说的“无血人”,突然想到了什么:

    看这个肤色……自己体内难道真的没有血?

    他拔出挂在腰带上的匕首,在自己的手腕上划了一下,制造出一个小小的切口。

    没有一滴血流出来。

    看到这一幕,林迟又在自己的右侧脸颊上划了一刀,等待了半天,终于有一滴乳白色的液体缓缓滴落下来,是刚才在酒馆喝的羊奶……

    “我去,这货是丧尸吗?”林迟嘟囔了一句。

    没有血液的人,按理说是不可能生存的,但自己现在除了体内没血,导致肤色异常苍白以外,各方面感觉都很正常,并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意识到自己的身份更加扑朔迷离了,林迟快步走向木屋另一侧的书架,开始迅速查看书脊,寻找和“无血人”有关的资料。战争天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