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6章 酒馆对峙
    等待女招待回来的时候,林迟又拿起杯子喝了一口羊奶。

    在游戏中吃喝虽然没有意义,但体验一下“异域美食”的味道,倒也算是不错的消遣。毕竟在现实世界中,他大概永远也不会喝这种玩意儿。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就在林迟坐在吧台前,把双臂搭在桌上的时候。只听酒馆门前,再次响起一阵敲门声。

    听到这声音,刚刚钉上门板的壮汉,有些无奈的喊了一句:“把门撞开!”

    砰!

    又是一声巨响,一名男子携着冰冷的寒风,狼狈的摔进了酒馆,原本正坐在桌边打牌的几个人,扭头看向刚进来的那个人,大声骂道:“快把门关上!混球,别妨碍我们玩昆特牌。”

    “这待遇差别倒是挺大的啊。”林迟心中感慨了一句。

    看到这一幕,林迟立刻便意识到,对方并没有“暗影卫士”之类的高大上身份,在这些npc眼中,也完全得不到任何尊重。不过……

    ——这家伙,该不会也是玩家吧?

    林迟提高了些许警觉,盯着刚进入酒馆的那个人:

    那男人身穿一套几乎结霜的轻皮甲,脸上挂满了冰碴,瑟瑟发抖的样子,像是随时可能归西。

    虽说一般的玩家在游戏规则的保护下,是不会被冻成这个鬼样子的。但也不排除此人是故意装出这副模样的可能性。

    在降临模式下,想辨认出对方是不是玩家的难度,要比死亡竞赛里高得多。

    毕竟这个模式里,玩家附身的npc都是原住民的样貌。死亡竞赛中常见的“帅哥美女”捏脸法,是根本不会出现的。

    念及于此,林迟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装出一副“隐世高人”的样子,继续坐在吧台边,把玩着手里的木杯。

    他知道,在自己无法确认对方身份的情况下,对方也摸不清自己的底细。

    在这种状态下,就看哪边先露出马脚了。

    林迟呆了没多久,身穿轻皮甲的年轻人,拉过一把椅子坐到他身边。侧身盯着身边的“老猎人”,试探性的问道:“你好啊?”

    “你好。”林迟扭头瞥了那家伙一眼,漫不经心的问道:“有事吗?”

    “我刚到这一带,还弄不清状况。”年轻男子说着拉了拉头上鸭舌帽的帽檐:“能问一下,最近这里是在打仗吗?”

    此人的发言,简直像是玩家对npc套话时的标准台词。不过如此直白的言论,反而令林迟产生了怀疑。

    “你是佣兵么?”林迟微微皱眉。

    “不不不,我是拾荒者。”脸色发青的年轻人,搓了搓通红的双手:“萨维亚山谷里都是宝藏,或许可以发大财!”

    看着对方兴奋的模样,林迟放下杯子,随口提醒道:“最近可能要开战了,你最好别到处乱跑,留着自己的小命。”

    “谢谢,谢谢。”自称是拾荒者的年轻人连连道谢,有些困惑的盯着吧台后方的玻璃柜,问道:“酒保哪去了?”

    “她现在有点事。”

    “那我还有个问题……”拾荒者再次开口了。

    不等对方说完,林迟已经伸出右手,哑着嗓子说道:“拿钱来。”

    “啊?”拾荒者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

    “我虽然不是情报商人,但也不会免费解答问题。”林迟说着活动了一下手指:“需要情报就付钱,就这么简单。”

    事到如今,他几乎已经可以确定,这个年轻人并不是玩家。

    毕竟,玩家根本不会如此愚蠢的自报家门。看起来很可疑的拾荒者,大概只是个被冻傻了的npc罢了。

    不过,即使是这样,此人还是有利用价值的……

    林迟不经意的向后面的酒馆大厅瞥了一眼,目前有四个人正在打牌,旁边三人正在围观。另外还有三人零散的占据了三张空桌子,一言不发的喝着闷酒:

    ——冰封萨维亚山谷中,这种聚集地好像并不多,这家酒馆中很可能正隐藏着其他的玩家,甚至可能不止一个。

    尽管看似一副其乐融融的样子,林迟还是能察觉到,仿佛有无形的阴霾,正随着酒精的气味一起,漂浮在酒馆内部的空气中。

    而在局势不明朗的情况下,需要做的就是保持耐心了。

    想到这里,林迟正要和身边的拾荒者说话,却看到银发的女子终于从楼梯上走了下来,手中拿着一个被白布裹住的方形盒子。

    “我拿过来了。”女招待笑道。

    林迟注意到,酒馆里的所有人,似乎都把意味深长的目光投了过来。

    他点点头,接过女招待手里的盒子,装出完全没有发现异常的样子,低声道:“我先走了。”

    “不多呆一会儿吗?”女招待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不舍。

    “我打算回家睡一觉。”

    林迟单手拉开刚被壮汉再次钉好的木门,原本趴在门边的银狼,也立刻站起来抖了抖身体,站到他身边。

    一人一狼离开了酒馆,回到漫天的风雪中。

    这一次,林迟并没有直接离开,而是绕着酒馆走了几圈,掩饰了自己和银狼的足迹后,趴在了酒馆门前不远处的雪地里。

    “去那边。”他低声下令。

    像是听懂了主人的命令,银狼迅速向酒馆西侧跑了过去,林迟则是继续埋伏在门口,观察里面的状况。

    暴风雪为他提供了天然的迷彩,在他身上覆上一层白色。

    大约等待了十分钟左右,酒馆的破木门,终于再次打开了。

    首先走出来的是年轻的拾荒者,脸上还挂着好奇的表情,回头问道:“你说的那匹马就在这里?”

    “是的。”

    伴随着粗野的男声,刚才承包了开关门工作的光头壮汉,也从酒馆里走了出来:“你需要的话,可以给你优惠价。”

    “我正需要一匹马。”

    拾荒者说着,兴高采烈的向酒馆后侧走去。

    光头壮汉则是回身关上门,然后……拔出了挂在腰间的那把短刀。

    只可惜,这名在酒馆里耐心的潜伏了许久的大汉,甚至还来不及动手,一直隐藏在雪地中的老猎人,突然站了起来,把一根带倒刺的箭矢,搭在了反曲弓的弓弦上!

    ——干掉他!

    在林迟动手的瞬间,壮汉也注意到了他的存在,庞大的身躯向右侧闪躲的同时,试图取下背在身后的圆盾。

    砰!

    箭矢像子弹一般撕裂空气,钉在酒馆的木质墙壁上。对方闪躲的速度之快,令林迟都稍稍惊讶了一下。

    而这时,壮汉已经拔出短剑,向他冲过来了。

    这个大块头的速度,同他看似臃肿的身躯完全不符,林迟还来不及收起反曲弓,便看到对方已经冲了上来,挥动短剑砍向自己的脑袋!

    但那把剑还没能落下,壮汉的右腕便被从旁边杀出的银狼咬住了。

    “啊……”

    被林迟的“宠物”妨碍了行动的壮汉,胸腔中爆发出低低的嘶吼。只可惜这名身体属性强大的玩家,显然没有学习过应对野狼撕咬的方法。

    不等那家伙挣脱,林迟的第二支箭已经搭在弦上,站在不到三米的距离下,瞄准了对方锃亮的脑袋。

    这一次,壮汉再也无法闪躲了。

    在银狼松开嘴向后一跳的同时,光头男已经被“老猎人”一箭射穿了额头,身体竟然被带得向后飞出两米远,重重的摔在雪地里,激起煞白的雪雾。

    随着此人的毙命,林迟的视野中,亮起了一行红色的小字:

    “你击杀了一名玩家!”

    光头男的尸体,并没有像死亡竞赛中那样立刻消失,而是继续一动不动的平躺在雪地中,身体下方的积雪缓缓变成暗红色。

    虽说击杀了敌人,林迟却并未放松警惕,而是把警觉的目光,投向拾荒者身处的酒馆后侧。

    ——就算拾荒者没听到刚才战斗的声音,后面也实在太安静了点。

    当林迟快步绕过木质建筑,来到酒馆后面的马棚旁边的时候,却看到雪地上出现了一串长长的脚印。

    从步伐的幅度来看,拾荒者明显是一路狂奔逃跑了。

    “嗯?”

    看到这一幕,林迟几乎是立刻便反应过来了:

    “那小子还真是个玩家?”

    ——拾荒者虽然看似愚蠢,实际上却是个老奸巨猾的“老油条”。此人正是打算装出新手的模样,引诱躲在酒馆里的其他玩家暴露身份。

    这样说来,就算自己没干掉壮汉,拾荒者应该也准备好杀掉他了……

    而现在,意识到壮汉已经被干掉,那小子也是果断的选择了逃跑,避免了同敌人正面交锋。

    这小子该不会是随机到了战斗力奇低的角色,所以才只能这么阴人吧?

    想到这里,林迟忍不住笑出声来,转身离开马棚,沿着来时的路线走向自己的木屋。

    比起继续追击那名逃跑的玩家,他现在更感兴趣的,是自己刚刚获得的,那个不算沉重的盒子。战争天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