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5章 酒馆的老朋友
    在能见度极低的状况下,身为“玩家”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

    若不是在界面里自带地图的话,就算是林迟也无法在这种天气下判明方向,更别说找到自己的房子了。

    他回到自己的房子里休息了一会儿,坐到桌边拿起木杯,喝了一口里面不知道是什么玩意儿的乳**体,一股甜腻的味道流遍口腔。

    这次离开之前,林迟拿起床头的钱袋揣进口袋,接着便再次和自己唯一的伙伴,一起踏进了漫天的风雪之中。

    由于并不知道究竟什么地方会聚集着闲杂人等,他首先选择了向西前进,依靠小地图确认自己的位置,避免在暴风雪中迷失方向。

    在跋涉了十分钟之后,林迟看到之前从自己的木屋里逃跑的那名邮差,趴在不远处的雪地中一动不动。根本不用把他的身体翻过来,光是看青白色的手指,就知道这家伙已经被冻死了。

    “可怜的家伙。”林迟感慨了一句。

    此时的他,对于令人闻风丧胆的“暗影卫士”究竟是什么,也是愈发好奇了。

    和那些低调而神秘的黑暗组织不同,暗影卫士好像很著名的样子。或许这个组织的成员,曾经在山谷的战争中,制造过惊人的战绩?

    ——就连现在的“自己”,也可能曾是在战场上,创造过恐怖传说的一员!

    一想到自己可能是传说中的战士,林迟的心中仿佛升起了些许使命感,步伐也顿时加快了许多,继续向山谷的西侧前进。

    四十分钟后,一直都空空如也的小地图上,总算是出现了标示着建筑的黄色光点,以及一栋建筑的俯瞰平面图。

    眼见这座冰封的山谷中终于出现了房子,林迟几乎是一路小跑冲了过去,突破风雪出现在眼前的,是一栋形状类似于集装箱的木质建筑,深褐色的木门上方,挂着破破烂烂的招牌,上面歪歪扭扭的写着店名:

    ——守夜人的酒馆。

    林迟试着推门,但那扇门就像是被冻住了一样,根本是纹丝不动。

    看了看旁边透出光亮的窗户,他用力砸了几下门,问道:“有人在吗?”

    “把门撞开!”屋子里传来一个粗野的男声。

    听到这话,林迟毫不含糊,二话不说侧身就是一个“野蛮冲撞”,用肩膀粗暴的顶开酒馆的木门,跌跌撞撞的冲进热气腾腾的酒馆内部。

    跟着冲进来的,还有那头机灵的银狼。

    原本喧闹的酒馆,随着一人一兽的进入,突然安静了下来。

    林迟才刚抬起头,便看到一名肤色黝黑,如同铁塔般的巨汉,已经站到自己面前了。

    “这里不允许带宠物……”光头巨汉的话才说到一半,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盯着林迟的脸低声嘟囔了一句:“你难道是……”

    “有什么问题吗?”林迟问道。

    “没事,是你的话可以把狗带进来。”壮汉的态度似乎突然柔和了许多:“不过别让它在屋里撒尿。”

    “这不是狗。”林迟笑了笑。

    “管他呢,反正在我看来和狗没什么区别。”壮汉说着站到酒馆的木门前,拿起钉子和木板,干脆利落的把刚被林迟撞开的木门钉了起来。

    ——这个人,好像也认识被自己附身的老猎人。

    这样说来,自己现在的角色,好像在这一带非常出名的样子……

    林迟正在思索,只见安静了一会儿的酒馆,又恢复了之前的喧闹。

    褐色木质墙壁的酒馆里,萦绕着蜜酒、甜果酒和朗姆酒混合而成的复杂气息。无所事事的男人们围坐在木桌边,一边喝酒一边兴致勃勃的打着牌。

    看到银狼已经在门边懒洋洋的趴下了,林迟来到酒馆的木质柜台前,打量着对面正在擦拭玻璃杯的酒保。

    那是林迟在这局游戏中见到的第一名女性npc,她身穿和墙壁颜色一致的褐色轻皮甲,留着银色的长发,狭长的淡紫色眼眸下方的眼袋很是显眼,看起来应该是饱受失眠困扰。右侧脸颊上,还挂着一个小小的v型伤痕。

    注意到林迟的目光,这名看起来就很“狂野”的女子抬起头,和眼前的老猎人对视,然后忍不住笑了起来:

    “好久不见,斯诺。”

    “好久不见。”林迟也随口打了声招呼,顺势拉过一把椅子,在女招待的对面坐了下来。

    对方显然和自己很熟络,上来就直接道出了自己的名字。这样一来,想要套出情报,好像也并不是什么难事。

    想到这里,林迟正要和那名女子搭讪,女招待接下来的台词,就让他差点把一口老血喷在对方脸上:

    “今晚有空吗?来我的卧室睡一夜?上次感觉很好。”

    ——卧槽,这个角色还和酒馆的女招待有一腿?

    林迟一边在心中暗骂,一边装作很遗憾的摇头,拒绝了对方的请求。毕竟在游戏里和npc啪啪啪是不允许的,如果真的这么做了,自己怕是要被直接踢出游戏附带封号了。

    见他拒绝了自己的邀请,女招待有些郁闷的叹了口气,顺手把一杯乳**体放到了林迟面前:“羊奶,你最喜欢喝的,这杯算我送你的,今天生意还不错。”

    ——这么个外形霸气,男人味十足的中年男子,喜欢的饮品怎么是这种玩意儿?

    此时,林迟心中的吐槽**,如同滔滔江水连绵不绝:看来自己获得的这个角色,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简单……

    他拿起杯子喝了一口,熟悉的甜腻味道再次从口腔中流转而过。这样说来,自己在木屋里喝的东西,也正是羊奶没错了。

    “你最近都没怎么来。”女招待走出吧台坐到他身边:“很忙吗?”

    “嗯,最近是比较忙。”林迟点点头。

    那名女子纤长的手指,从他粗糙的大手上掠过,说话的声音里,也带上了些许心疼的意味:

    “你身上的伤痕好像又变多了。”

    “没事,伤痕是男人的勋章。”林迟随口答道。

    听到这话,女招待困惑的瞥了他一眼:“你上次可不是这么说的。我记得你说想把伤疤弄少点,还说要变得更瘦一点,然后穿女式长裙混进女浴室……”

    “是吗,那时候我的脑子可能出了点问题。”林迟无力的说。

    在进入酒馆之前,他本以为自己获得的角色,是一个威震四方,战力超强的“暗影卫士”。

    ——现在看来,自己还是太天真了。这个名叫斯诺的家伙,根本就是一个不正经的老流氓……

    林迟正在暗暗抱怨,只听女招待突然开口道:“对了,你上次来的时候存放在这里的东西,现在还在我卧室里呢,要拿走吗?”

    “啊?哦,当然了。”林迟立刻点头。

    虽说对这个老不正经的家伙,他已经不抱什么指望了,不过,老猎人存放在这里的,或许是什么秘密武器也说不定。

    念及于此,看着女招待走上楼梯的窈窕背影,林迟的心中,再次升起了些许希望之火。战争天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