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3章 癫狂之血
    即使面对大军,血刃手下杀红了眼的佣兵们也并未退却,手臂上的屠魔手甲射出大量的飞镖,扫倒了冲在最前面的机关城战士。

    只可惜,他们根本无法阻挡悍不畏死的大军。因为现在机关城战士们的士气,要比这些佣兵高得多。

    “消灭入侵者!”

    战士们咆哮着大步上前,以最原始、最野蛮、但也最高效的近身战法,开始围殴血刃手下的佣兵。

    俗话说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更何况这些佣兵也并不算是什么好汉,只不过是收钱办事的“战争猎犬”罢了。

    不到半分钟,便有接近五十名佣兵被砍成肉酱。血刃麾下的残余部队也是节节败退,在被包围之前,向着界桥的方向退了回去。

    “……”

    眼见自己手下的佣兵正在逃跑,血刃挥动长戟砍下身边两名逃兵的脑袋,但却无法阻止佣兵的败退,自己身上也再次多出了几道伤痕。

    面对蜂拥而至的大军,血刃挥动两把武器且战且退,就在这时,林迟注意到河对岸希腊控制区的道路上,三台战车缓缓驶了出来。

    ——是“阿基米德之镜”!

    眼见对方安排了“激光炮”,林迟正要下令撤退,却看到那三台战车,又拐弯向城市内侧退了回去,其中两台车的车顶上,甚至还挂起了白旗。

    看到这一幕,血刃嘴角刚浮现的笑容顿时消失了。而林迟已经冲上前去,挥动黑暗剑切向对方的喉咙。

    ——纵然和自己一样,同样是征服了一座城市,但血刃和他的大批佣兵几乎是见人就杀,踏着无数的尸骸一路杀进神殿,取下了城主的脑袋。

    可想而知,靠这种手段站到顶点的家伙,根本不可能得到任何人的信任,收获的只有恐惧与厌恶罢了……

    血刃刚举起长戟挡下林迟的攻击,身边却又有三名机关城战士同时砍了过来,眼见已经顶不住了,他也只能选择掉头逃跑,却被挡在桥头的数十名轻甲士兵挡住了去路。

    这些士兵身穿轻甲,手握短剑和轻盾,很明显是残存的希腊军队。

    尽管早已遍体鳞伤,铠甲也破旧不堪,他们还是站上前来,把自己的身体当做城墙,阻挡了血刃的去路!

    眼见自己已经众叛亲离,彻底陷入绝境,血刃扬起嘴角露出一个笑容,出人意料的扔掉武器,举起双手摆出投降的架势:

    “我投降。这些该死的杂碎,除了叛变以外什么都不会。”

    眼见对方竟然投降了,林迟站到血刃面前,开口道:

    “靠恐惧维持的统治,注定不会长久。”。

    若是在其他游戏里,玩血刃的这一套或许还可以。但在《战争天堂》这种接近于虚拟世界的游戏中,想要靠单纯的屠杀登上王座,显然是错误的选择。

    事到如今,血刃已经没有任何退路,唯一剩下的选项,大概也只有跳下界桥,被死亡之河里的刀刃切成碎片了……

    念及于此,血刃撇撇嘴,向脚下吐了口唾沫。

    站在最前面的林迟,挡下了正要砍掉血刃脑袋的几名战士,回头看向身后大获全胜,正在收起武器的战士们。

    “后退。”他大声下令。

    尽管不知道他要做什么,机关城的战士们还是快速后退,回到河岸旁的道路上,黑压压的大片人影,全都盯着界桥上的状况。

    到了这时候,桥上剩下的活人,就只有林迟和血刃了。林迟并没有直接处决掉对手,反而收起武器站到一旁,给血刃留下了反击的空间:

    “来单挑吧。”他说。

    听到这话,诡异的黑袍人站了起来,伸出满是刀痕的右手,从背包里拔出一把猩红的斩首斧:“你小子是想羞辱我吗?”

    “不,我只想看看传说中的‘血刃’究竟有多强。”

    林迟笑了笑,声音里并没有任何轻蔑的意味,反而带着些许兴奋。

    ——对于这个臭名远扬的杀人狂,他还是很感兴趣的。在游戏里挑战强者,也算是林迟的乐趣之一了。

    “那好吧。”血刃说着用双手握住带尖刺的斧柄,手中流下了一丝鲜血:“你可别后悔……”

    话还没说完,这名凶残的玩家突然发难,弯下腰向林迟的方向冲去,不知从何处射出的几根银针,径直飞向林迟的黑铁头盔。

    看对方那恐怖的速度,林迟就知道血刃肯定是开启了“战争号角”。他侧身闪过射来的暗器,拔出两把武器之后,达到等级4的“泰坦之握”,立刻为他提高了4点力量和4点敏捷。

    铛!

    狂战士的碎骨钳和血刃手中的斩首斧重重的撞在一起,兵刃相接之处亮起一串火花。凭借着泰坦之握和改造手臂提供的超强属性,林迟即使面对开启了战争号角的血刃,也并未落入下风。

    界桥两岸的士兵们,沉默着围观这场超出他们想象的大战——这二人的战斗力甚至超越了机关人偶,简直像是为杀戮而生的人形战争机器,速度快到肉眼无法看清的地步!

    挥动两把武器的林迟,依然在使用大开大合的凶残战法,虽说攻击强悍无比,身上的破绽也比平时多了不少。几乎放弃了防御,只是疯狂的挥动武器砸向对手。

    ——不过,手握斩首斧的血刃,却要比外表看起来更“细腻”得多。

    弯腰避开黑暗剑和碎骨钳的双重攻击,裹着黑袍的怪人抓住稍纵即逝的机会,巨斧反手一挥,直接砍在了林迟那套赤红战甲的胸口!

    “将军!”河岸边的战士们惊呼出声。

    锋锐无比的斩首斧,轻而易举的撕开了林迟身上的重铠,只是一记斜斩,已经砍碎了他胸口的铠甲!

    当林迟身上的铠甲,像被打碎的玻璃一样土崩瓦解的同时,他胸前出现了一道长长的伤痕。身体也因疼痛而出现了短暂的停顿。

    在这种程度的战斗中,即使是短暂的停顿,也足以决定胜负了!

    血刃狂笑着扔掉被挥到身后的巨斧,拔出两把带锯齿的短刀,鬼魅般贴到林迟身旁,把短刀捅向林迟的肋侧。

    “你已经死了!”

    凶残的杀人魔话音未落,眼前却突然迸发出几乎晃瞎双眼的银光。

    还来不及用短刀捅进对方的身体,血刃便惊讶的发现,自己手中的两把短刀……碎掉了。

    同时碎裂的,还有他那被长袍裹着的瘦长身体。

    一直隐藏在赤红重铠下方,无法发挥出真正实力的傀儡师铠甲,用三千把刀刃完成了今天的第一次击杀。

    血刃的身体在林迟眼前碎成无数块,还没落地就消失在空气中。

    看到这难以置信的一幕,河岸两边的所有观战者,都陷入了漫长的沉默。直到赢下决斗胜利的那名将军,举起黑暗剑的时候为止。

    如梦方醒的机关城战士们,发出的欢呼声响彻云霄。河岸另一边的希腊残兵,则是如释重负的后退,离开血腥的街道。

    ——机关城中最后的一场血战,随着杀人狂的死而结束了。战争天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