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9章 你一生的故事-1
    从刚开始接触游戏没多久的时候起,林迟便曾经对着电脑屏幕上闪烁的画面,试图想象游戏内角色的心路历程。

    那时候“脑内成像式游戏”还并未出现。林迟也知道游戏中的角色,只不过是由虚构的数据和建模构成的“机器”,根本就不可能拥有任何意识和感觉。

    但他还是偶尔会考虑一些在普通玩家看来,可能会很无聊的“哲学问题”:

    ——如果游戏中的boss,提前得知了自己注定会被玩家杀死,会是什么样的心情?

    今天,林迟终于得到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费力的爬上悬崖,站起来拍了拍铠甲上沾到的灰尘。林迟打量着站在街道另一边,刚刚处决了自己部下的那名女子。

    看着女皇眼角的泪痕,林迟立刻便确定了,她和人偶店店主并不是同一个人,毕竟机关人偶就算再怎么难过,也是没办法流出哪怕一滴眼泪的。

    “不后悔吗?”他问。

    女皇抬起头,看着刚刚还同自己势不两立的对手,缓缓的摇了摇头。

    之前还打得你死我活的二人,现在却很有默契的并未出手,沉默着伫立在绝壁上,维持着微妙而脆弱的平衡。

    林迟正要说话,只听女皇终于再度开口了,声音里带着些许悲凉和决绝:

    “蛮族人,你是来杀我的?”

    林迟诚实的点点头,接着突然话锋一转:“但我不是蛮族人,也不一定非得杀了你。”

    若是普通玩家,面对传说级装备的诱惑,怕是早就冲上去继续开战了。林迟却没有这么做,反而收起武器后退一步:

    “能不能给我讲讲你的故事?”他说。

    比起装备,他对这款游戏的npc更感兴趣,更何况,《战争天堂》并非是普通的游戏。

    “哈……”

    听到他的话,机关城的女皇突然笑出声来:

    “既然你想听的话……那就告诉你好了。”

    ——会在意自己杀掉的boss的背景故事的玩家并不多,在这个浮躁的年代,大部分人都是拿了战利品就走,就算触发了过场动画或是剧情事件,也都是直接跳过。

    这名知道自己宿命的女皇,或许也想让自己的故事流传下去吧?

    念及于此,林迟并没有多说什么,沉默着等待对方继续说下去。

    在他的注视下,女皇像是想起了什么美好的回忆,脸上也浮现出浅浅的笑容:

    “我原本就是城主的女儿。从我有记忆的时候开始,就对机关术很感兴趣……”

    作为一座从军营转化而来的城市,机关城的第一任城主,正是率军征讨希腊的主将。即使是被尊为武神的秦将军,当年也不过是城主的部下罢了。

    尽管是城主的女儿,家产富可敌国,夏夜对于享乐和各类奢侈品,却并没有任何兴趣。反而像是喜欢玩具的小孩子一样,对从古代流传至今的机关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对女儿很是溺爱的城主,也一直尽可能的满足她的要求,为她购买了大量的机关术书籍和制造材料,甚至还派人从黑市上买到罕见的古代风水引擎,当成生日礼物送给自己的宝贝女儿。

    在如此优越的条件下,夏夜的机关术技巧也突飞猛进,还不到十岁,就照着自己的模样,做出了第一具机关人偶,甚至还成功的让它动了起来。

    对于普通的机关师来说,这种事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但夏夜的能力远不止如此,城主很快便发现,自己的女儿根本就是难得一遇的机关术天才!

    意识到女儿的天分非同寻常,城主又给女儿购买了大量的机关术材料,甚至还允许夏夜对机关城的任何位置进行改造,可谓是对她宠到了极点。

    可惜,他还没能见证女儿成为最顶级的机关师,便和妻子一起,死在了突如其来的暗杀中。

    而当夏夜继任父亲的位置,成为机关城的统治者时,也才只有十三岁而已……

    “然后,我听到父亲托梦给我,让我继续研究机关术。”夏夜嘲弄的笑了笑,握紧了双拳:“那个梦非常详细,里面的父亲就像是还活着,我能清晰的记住所有内容。那时候,我还真以为那是父亲在对我说话……”

    听到这里,林迟也立刻明白了,这名被设定为boss的女子,也和混乱之城中的行刑者一样,曾经一度被管理员设下的圈套蛊惑了。

    “父亲不止一次的在梦里和我见面,他穿着最喜欢的那套黑衣,脸上挂着平时的笑容。他告诉我接下来该如何行动,每一步都详细到惊人的地步。”夏夜摇了摇头,声音里带上了些许愤怒。

    ——在“父亲”托梦的指点下,本来还稚气未脱的少女,雇佣机关师组建了“机关师协会”,为自己制造了大量的杀戮用机关人偶,凭借血腥的手段,清除了那些妄图夺权的军人和贵族,很快便成为机关城名副其实的女皇!

    为了保护自己,她亲手打造了大量的精锐机关人偶战士,同时开始低调的制造威力惊人的“四圣兽”,顺便还制造了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偶侍女,用作应对暗杀的替身。

    “当时一切都很顺利,顺利到难以置信的程度,按照父亲提供的方法,再也没人敢违逆我了。”

    说到这里,夏夜的眉头蹙了起来:“但我突然开始怀疑,那真的是我的父亲吗?而且,这个梦也实在太真实了,真实到让人害怕……”

    察觉到情况不太正常,一直都是按照梦中的“父亲”指示行动的夏夜,也产生了些许的怀疑,开始暗中在自己居住的宫殿中,安装监视用的机关。

    梦中二人谈话的地点,一般都是在夏夜的卧室里,夏夜在卧室的门框和墙壁上,安装了细小的红色颜料瓶,启动机关之后,只要有人踩到卧室门前的地面,就算脚步再怎么轻。也会被瓶子里喷出的红色颜料染到。

    由于颜料的量极少,被喷到的人是不会有任何感觉的,但在晚上,这种颜料却会亮起不易察觉的微弱红光,显示出入侵者的位置。

    每晚睡觉前,夏夜都会启动那个机关,等待下一次“托梦”的到来。

    直到五天之后的深夜,她终于再次看到了父亲的身影,父亲一如既往的穿着那套黑色长衣,沧桑的面孔上挂着宠溺的笑容。

    但是这一次,看着和蔼的父亲,夏夜的心中却浮现出强烈的恐惧:

    “怎么了?”老城主关切的问道:“身体不舒服吗?”

    “没……没什么。”

    站在卧室里,看着父亲头发上微弱的红光,夏夜强忍逃跑的冲动,慢吞吞的摇头:

    “没事。”战争天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