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章 真.随机游戏
    趁着天牢内部处于混乱状态的时机,林迟带着腿脚不太灵便的穆统领,逃离了黑暗而冰冷的监狱,回到中城区的街道上。

    在沈文冲派出的机关人偶护送下,二人很快回到了位于下城区的地下工房,直到确认了没有任何人跟过来,林迟才终于松了口气。

    刚才同“无名死囚”的大战,对他的精力消耗堪称恐怖,林迟现在早已进入了“感觉身体被掏空”的状态,对于沈文冲在工房制造的新装备完全没兴趣,只想赶快回安全屋睡一觉。

    不过在那之前,还有其他的事需要处理:

    “你为什么要救我?”穆统领的声音里带着些许质疑:“该回答了吧?”

    “我建立了一个秘密组织。”林迟直入正题:“现在需要一名可以指挥军队的军官。”

    “指挥军队……”

    听到这话,穆统领立刻便明白了他想做什么,脸上的表情顿时沉了下来:“你是要我背叛自己的国家?”

    “不,没那么严重,我只想为机关城的人民谋求利益罢了。”林迟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相信你也看得出来吧,这座城市已经无药可救了。”

    穆统领低头沉默不语。

    这名忠诚的军人想要反驳,却找不到任何反驳的理由。他很清楚,若不是面前的这名年轻人冒死救出了自己,自己唯一的结局,也只能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当街斩首……

    ——为了腐朽到这个地步的军队献出生命,真的值得吗?

    “想好了没?”林迟笑了笑。

    “给我点时间,我明天会回答你的。”穆统领低下头,脸上的表情很是凝重。

    “那你就先在工房休息一下吧,明天上午我会回来的。”

    林迟对军官说完,又对沈文冲等人嘱咐了几句,随后便离开地下工房,走向自己购买的安全屋。

    就算还活着的玩家已经所剩无几,在那座并不算是安全屋的地下工房里休息,也依然不如万无一失的安全屋靠谱。

    更重要的是,安全屋里的床睡起来更舒服……

    当他回到位于中城区的安全屋时,时间已经接近午夜零点。林迟走进被改造成军营的房子,倒在一楼卧室里软绵绵的大床上。

    进入彻底的安全状态之后,他却并没有像平时一样立刻睡着,只是从背包里取出沾满鲜血的笔记本,盯着那个本子的黑色外皮,陷入了思索之中:

    很显然,被自己干掉的boss“无名死囚”,正是沈文冲口中的蛮族人。而且,根据笔记上的记载,这名npc应该是从别的什么地方“穿越”过来的。

    林迟很清楚,玩家穿越到这种游戏中的可能性基本等于零,就算那家伙真的是玩家,也不可能会表现出那种态度,也就是说……

    综合目前的情报,林迟很快便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

    “他是从游戏的其他地图里,‘穿越’到这个地图来的?”

    如果是在普通的脑内成像式游戏中,显然不可能发生这种npc跑错片场的情况。但根据林迟在第一局游戏中的经验来看,《战争天堂》显然并不是普通的游戏。

    既然已经有了行刑者那种公然反抗gm的npc,会出现“无名死囚”这种跑到其他地图的npc,好像也并不怎么奇怪了。

    从笔记中的内容来看,囚犯也是被管理员使用的“执行官”角色抓住,然后被扔到监狱里,顺便挂上了boss的头衔和名号。

    这听起来好像是目前唯一的解释了,但是……

    “其他玩家排到的‘机关城’地图里,应该不会有这个boss吧?”

    虽说已经知道《战争天堂》里的一些npc,是会反抗gm的,但林迟现在更在意的,是这款游戏的随机性问题,

    ——如果无名死囚真的是从其他地图跑了过来,然后被执行官抓住,才成为boss的话。正在进行的其他使用“机关城”地图的游戏中,应该不会有这个boss才对。

    若是这样,《战争天堂》中正在进行的每一局游戏里,发生的事件和出现的npc,应该都是随机的,甚至连boss都有可能发生变化。

    换句话说,这个游戏应该是史无前例的,所有数据都是随机运算的“真随机沙盒游戏”!

    那么问题来了:

    此时此刻,在世界各地至少有几十万局游戏正在同时进行,如果这些游戏地图中的所有数据都是随机的话,需要的运算量和存储空间,也太过恐怖了。

    ——即使是现在性能最强大的超级计算机,配上占地面积十五平方公里的巨型服务器,也不可能承受如此庞大的数据量!

    这个诡异的游戏,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思索了一阵,也想不出什么靠谱的答案,一股困意涌上心头,把林迟拖入无梦的睡眠。

    ……

    同一时刻,河对岸的另一座城市中,也有一个类似于“兄弟会”的组织刚刚成立。

    和兄弟会不同的是,这个组织并非是靠成员自发支持,而是通过另一种简单却有效的方法,维持了绝对的稳定。

    “啊啊啊啊啊啊!”

    在阴暗的下水道中,一名被割掉五根手指的光头男,趴在肮脏而潮湿的地面上不断挣扎,但却连站起来都做不到,只能绝望的看着自己正在喷血的右手,脸上的表情满是惊恐。

    看到这名男子的惨状,站在后面的几十名壮汉,都被吓得不敢作声。

    虽说这些大汉都身披重甲,背着各式各样的重武器,但在面对眼前那道披着灰色斗篷的瘦长人影时,却像是胆怯的羔羊,全都站得远远的,完全不敢作声。

    “我说,谁还对我的指挥有意见?”斗篷兜帽下方那张满是刀疤的面孔上,露出一个和蔼的笑容:“有意见可以提出,我很仁慈的……别叫了!”

    血刃说着用鞋跟带刀刃的金属靴,重重的踏在光头男的后背上:

    “我们在开会,能安静点吗?”

    “首领,他快死了……”一名士兵畏畏缩缩的说。

    “那又怎么样?”血刃笑了笑,突然压低了声音:“你想代替他?”

    此话一出,那名壮汉立刻识趣的闭上嘴,站到人群后面不敢作声了。

    “你们应该知道我为何要惩罚他。”血刃低头打量着惨叫不止的光头男,对自己的其他部下开口道:“这个蠢货在战斗中,还有空帮助街边的小孩子……”

    “只有最残酷的人,才能登上顶点,我的军队不需要任何仁慈,你们要做的只有杀人而已,很简单吧?”

    “是,首领。”士兵们立刻点头称是。

    “这才像话……”血刃满意的点点头,用右手拔出背在身后的战戟,随手一挥砍掉光头男的脑袋,吼道:“安静点!”

    即使看到战友被残杀,下水道里这些血气方刚的士兵,依然没有一个人敢出声,只是悄无声息的稍稍后退了几步,做好了逃跑的准备。

    接着,他们听到那名恐怖的首领,下达了今天你的最后一个指令:

    “解散吧。”

    听到这话,几名士兵走上前来,正要按惯例帮战友收尸,却看到血刃已经挡在了自己面前:

    “把他留在这里,我喜欢看尸体腐烂的样子。”

    “遵命……”士兵们立刻点头。

    看到部下唯唯诺诺的模样,血刃轻蔑的笑了一声,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

    ——军队已经组建完毕,明天就是动手的时候了。战争天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