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 安全屋的入侵者
    在游戏中买房,和现实世界里完全是两个概念。

    要想在《战争天堂》中购买房屋,没必要去办乱七八糟的手续,也不必妥善保管购房合同和房产证,更不会每个月都被房贷困扰。

    ――只需要一次交清现金,从房主那里拿到钥匙,这栋房屋便会成为你的私有财产。

    当然,在一局游戏结束时,玩家在这局游戏中购买的房屋也会消失。不过游戏里的房屋本来就不贵。而且在每局游戏结束时,玩家持有房屋内部的装饰构造,会被作为“装修范本”保存下来。

    也就是说,若是玩家在之后的游戏中,又买到了类似构造的房屋,可以直接套用过去的装修范本,把房屋内部装修成曾经使用过的风格。

    林迟从背包里掏出七沓现金交给中年男子,对方连数都没数,便把钱揣进了手上的公文包,递给林迟一串钥匙:

    “这栋房子是你的了。”

    那男人转身离去,原本亮着灯的广告牌也顿时黯淡下去,牌子上“此房出售”的文字,像是被抹去似的消失无踪了。

    “交易愉快。”

    林迟掂量了一下手里冰冷的钥匙,又回头看了看车里的炸弹背包,思索了一下之后,从车里把背包取了出来,接着站到公寓的正门前,用钥匙打开了尘封已久的大门。

    ――在招募了疯狂伊文之后,那家伙说不定会把房子炸上天。还是趁着没出意外的时候,先看看自己买到的房子比较好。

    钥匙插进锁孔,发出清脆的咔哒声,林迟向外拉开门,才刚走进屋子,便被扑面而来的灰尘呛得咳嗽不止。

    在他的双脚踏进屋子的同时,几行游戏提示弹了出来:

    您已购买了此处建筑作为安全屋,可以对建筑内部进行任意的改造。以下是该房屋的使用规则:

    该房屋的墙壁、门窗和地基无法被摧毁,您的部下可以随意出入,但未经允许入内的npc和城镇守卫,无法进入您的房屋。

    当您处于被通缉状态时,无法进入安全屋。

    其他玩家可以入侵您的安全屋,但该房屋无法被强行破门、破窗,锁具强度也是最高级。在其他玩家入侵时,您将会自动收到警报。

    当全波段扫描开始之前的五分钟内,您将会被移出安全屋,并且无法进入。直到扫描结束后,才可以回到安全屋中。

    “规矩还蛮多的。”林迟微微眯起眼睛。

    很显然,这些规则是为了避免有玩家在杀够七人后,躲在安全屋里悠闲到游戏结束而设定的。不过,林迟也并不想投机取巧,这些规则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

    回头看了看公寓掉漆的木门,他不禁对规则里所说的“门窗无法被摧毁”产生了怀疑,回身关上门,从公文包里取出链锯对着门板锯了下去。

    咔嚓!

    一声脆响,看似不堪一击的木门毫发无损,反而是链锯差点被卡掉了链。

    看到这一幕,林迟收起链锯,满意的点点头。

    看起来,这间公寓的外壳,应该是被游戏里最强大的一股“神秘力量”――游戏规则所保护的。

    无论是在什么游戏中,“规则”都是最强大的力量,类似于《生化危机》里那些看似一脚就能踹开,却还是必须用钥匙开锁的破烂木门。或是《黑暗之魂》里高度还不到半米,但却完全爬不上去的“绝壁”。都是受到了游戏规则的加持。

    而安全屋的木门,显然也是被游戏规则设定为完全不可破坏了。

    在游戏规则的保护下,就算是遭遇核弹洗地,这间屋子也依然会坚挺依旧……

    确认了房门的强度后,林迟穿过积灰的走廊,进入右手边的客厅,在墙上摸索了一番,总算是打开了客厅的灯。

    客厅里没有任何电器,只是陈列着沙发,茶几和几把椅子,看起来都像是有年头了,本该是乳白的墙纸也微微泛黄,有点像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房屋布置。

    林迟把炸弹背包放在椅子上,自己则是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心满意足的吁了口气:

    尽管在脑内成像式游戏里不需要饮食,但适当的休息和睡眠也是有必要的,毕竟即使是虚拟身体,操纵身体的精神也会疲惫。在游戏里睡觉,也算得上是排除疲劳的手段之一。

    每局死亡竞赛的时限,都会持续五天――也就是现实世界的十二小时。要在这五天里不眠不休,难度也未免太大了些。

    更何况,林迟本来就属于那种比较“慵懒”的家伙……

    刚靠在沙发上,顿时有一股困意涌上心头。林迟正要先睡一觉的时候,旁边屋子里传来的细微响动,令他瞬间便清醒过来。

    铛!

    像是有什么金属物件落在了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有人吗?”他低声说。

    ――根据安全屋的规则,只要没经过屋主的允许,包括守卫在内的任何npc,应该都无法进入才对。

    难道是老鼠?

    林迟从口袋里掏出军刀,缓步走向位于客厅西侧墙壁的那道门。

    若是有玩家躲在屋子里,自己应该会收到入侵警报才对。npc又完全无法进入屋子,他能想到的可能性,也只剩下老鼠了。

    吱呀一声,破旧的木门被林迟拉开了,映入眼帘的是简陋的卧室,屋子中央摆着一张双人床,还有一个两米高的大衣柜靠在墙边。

    林迟借着从窗口投进的月光,按下了电灯开关,却发现卧室里的灯像是坏掉了,并没有亮起来。

    “嗯?”

    他握紧碳钢军刀,走到双人床前面看了一眼,确定了没人藏在窗边,然后扭头看向后面的衣柜。

    “你好啊?”林迟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卧室里弥漫着死一般的寂静,甚至能听到心跳的声音。

    那一刻,他突然有种自己玩的是恐怖游戏的错觉――目前的状况,自己好像在《寂静岭》里也遇到过……

    林迟深吸一口气,上前一步抓住了衣柜的把手,做好了应付敌人的准备之后,猛地用力一拉。

    咔嚓!

    破烂不堪的衣柜门,竟然被他直接拽了下来。

    在柜门倒下的瞬间,一道锋锐的寒光骤然浮现而出,刺向林迟的喉咙!

    有埋伏!

    电光火石之间,林迟向后一跳避开了对方的攻击,接着直接一脚踹进了柜子里,但是……他的右脚并没有踢到人,而是重重的蹬在了衣柜后侧的木板上。

    什么情况?

    林迟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对方手里的刀已经对着他的小腿捅了下去。他狼狈的后退两步,堪堪的避开这一刀,接着便看到一道瘦小的黑影,从衣柜里蹿了出来,飞快的冲到了客厅里。

    ――那是什么鬼东西?

    眼见对方要跑,处于一头雾水状态的林迟,立刻掏出“激光笔”呼叫了三名精英佣兵,吼道:“抓住他!”

    话音未落,只听客厅里传来一阵扭打挣扎的声音,林迟快步走过去,在看到被佣兵按在地上的那道瘦小人影时,吃惊的瞪大了眼睛:

    “是你?”

    被精英佣兵制服的,是一名披着类似麻袋的破布,蓬头垢面的小女孩。

    此时,她正像野猫一样不停的挣扎着,费力的抬起头,瞪着绿眼睛看向林迟,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吼声:

    “你是谁?”

    “你杀了一个胖子的保镖,还拿走了那保镖的手枪对吧?”林迟说着从口袋里取出一张照片,扔在那女孩面前:“那家伙正在悬赏你的人头。”

    “所以你是被他派来杀我的?”那女孩的声音很是嘶哑。

    听到这话,林迟扬起嘴角,脸上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意味深长的摇了摇头:

    “不,他已经被我杀了。”战争天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