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3章 恩怨局
    “怎么又是这个混球?”林迟嘟囔了一句。

    他本以为在这种比赛中,官方会请主持人之类的家伙负责抽签环节,没想到是由“造物主”亲自上阵。

    不过,在这种正式比赛中,就算是战争观察者,应该也不会搞出什么幺蛾子来。

    就在参赛的众人正等待抽签开始的时候,并未『露』面的战争观察者突然话锋一转:“啊,对了,刚才我说错了……负责抽签的是来自特种作战司令部的家伙们,他们还在前来的路上,还请大家稍事休息,耐心的等待一会儿。另外,这里的画面并没有对观众直播,各位聊什么都可以!那就再见啦!”

    说完这话之后,战争观察者就再也不做声了,只留下困『惑』的参赛选手们,站在指挥部中面面相觑。

    ——还要再等一会儿吗……

    意识到抽签一时半会儿还不会开始,林迟走向靠在角落里的“教练”,正想和那家伙叙叙旧,便听到血刃沙哑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滚。”

    林迟回过头,只见一名身穿黑『色』作战服的男子,脸上挂着温文尔雅的微笑,对身披暗绿『色』军装的“黑长直少女”,伸出自己的右手。

    “这位女士,你也是参加邀请赛的选手吗?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

    ——这货真是不怕死啊……

    回头看着那个留着长长刘海的潇洒男子,林迟微微一笑,对方显然还不知道,自己正在和什么人打交道。

    不过,他应该很快就会知道了。

    听到他的话,附近的另外几名选手,也对黑发女子投来了好奇的目光,毕竟脑内成像式游戏的强力女选手也就那么几个,用一只手就能数的过来,而且在比赛开始之前,许多选手都接受了电视台的采访,已经提前『露』过脸了。

    早已知道血刃身份的女武神,此时站得远远的,连一丁点儿靠近的意思都没有,倒是卡罗尔慢悠悠的走了过来,像是对那女孩的身份很感兴趣的样子。

    “和一群臭男人在一起很没意思吧?加个好友以后一起玩如何?”卡罗尔慢悠悠的说着,像是无视了身边的男『性』玩家,依然是之前那副轻松悠闲的样子。

    “我对你不感兴趣……”血刃哑着嗓子说道,赤红的双眼像是随时可能流血。

    “你的id是什么?交个朋友嘛。”卡罗尔对着血刃伸出右手。

    黑发女孩有些不耐烦的随手打开名片栏,在看到那个“光辉”的名字时,卡罗尔吹了个口哨,附近的其他玩家,则是都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血刃是女的?”

    这个冲击『性』的事实,令在场的各路精英和大神们,都陷入了震惊之中。

    在那些家伙惊愕目光的注视下,在脑内成像式游戏圈中堪称是臭名昭着的变态杀人狂,收起了自己的名片栏,张开嘴,发出嘶哑的声音:

    “吓傻了吗?蠢货们。就算对我求饶,我也不会手下留情的。”

    此话一出,附近的其他玩家像是终于从噩梦中苏醒,各种言论此起彼伏:

    “搞什么鬼?该不会是披着这个名号的马甲?”

    “女人心海底针啊……”

    “我崇拜的杀人狂不可能是个女孩!”

    听着身边各种『乱』七八糟的发言,血刃轻蔑的哼了一声,正要转身离开的时候,之前对她搭话的那男人,突然挡住了她的去路:

    “看来我猜的没错,你果然就是那个疯子。”

    “嗯?”

    血刃抬起头和对方对视,只见那男人依然『露』出温和的笑容,但声音却比之前低沉了些:

    “以一己之力改变了游戏规则的杀人狂……我和你还有账要算。”

    “滚一边去,无名小卒。”血刃眯起眼睛。

    那男人并未离开,只是随手打开了自己的名片栏,“狂信者”三个大字,出现在众人眼前。

    “你还记得这个名字吗?”他低声问道。

    “我懒得记杂鱼的名字。”血刃摇了摇头,伸手『摸』了『摸』脸上的刀疤。

    “当年在一个名叫《黄金勋章》的游戏里,我可是被你虐的很惨啊,小姑娘。”

    说到这里,狂信者突然嗤嗤的笑出声来:“那时候脑内成像式游戏的规则还不像现在这么完善,大家用的也都是初代设备,就是感觉特别灵敏的那种。当时强行退出游戏会扣除比赛奖励,我战败后还想着赶快被你打死,没想到你竟然……”

    “啊,虽然我记不清了,但我可能是把你当成受虐狂了。”血刃呲着牙笑了一声。

    狂信者并未理会血刃的挑衅,只是继续慢条斯理的说道:“从那以后,我一直都想着在游戏里报仇,现在机会终于来了。在这局比赛里,你会被我抓住,然后被折磨致死。”

    ——这货是被血刃传染了吗?

    面对这个有些癫狂的家伙,林迟忍不住在心中暗暗吐槽。眼见这场比赛里出现了恩怨局,旁边的其他选手,也都直接变成了“围观群众”。

    能参加邀请赛的选手们,都是经验丰富的“老油条”,对于这种坐山观虎斗的状况,自然是求之不得。

    宽阔的指挥部里,一时间被沉默笼罩,完全懒得关注那边情况的林迟走到角落里,站到教练身边,笑道:“好久不见了。”

    头戴宽檐帽的教练点了点头。

    “过的怎么样?”林迟低声提问。

    “还在实验室。”教练在回答的同时,对林迟投来质询的目光:

    “你好像不一样了。”教练说。

    “我最近又瘦了点。”林迟笑了笑。

    “不,我说的不是这个。”教练摇了摇头,那张毫无特『色』的“大众脸”上,挂着严肃的表情:

    “该怎么说呢……你绝对发生了不小的变化,我是不会看错的。”

    尽管教练言之凿凿,林迟只是含糊不清的回答道:“也许吧。”接着便抱起双臂,打量着指挥部里的其他玩家。

    他不明白教练的话是什么意思,但却完全可以肯定,自己依然是过去的样子,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脑内成像式游戏中的虚拟角『色』,实际上类似于玩家们的意识实体化的产物,比起现实世界,游戏中的角『色』更难掩饰自己的真实想法,很容易表现出“本我”的状态。

    正因如此,在这种游戏中,才会有许多『性』格鲜明,甚至疑似精神病的家伙出现。

    这么说来,或许在教练看起来,自己的意识的确发生了某些变化?

    在思索的同时,林迟低下头,凝视指挥部灰『色』的钢铁地板。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m战争天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