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4章 魔鬼的密室-2
    听起来像是骨折的声音,令林迟猛地回头,映入眼帘的却只有月光之下的走廊,以及靠在墙边一动不动的尸体。

    “怎么回事?”

    林迟眯起眼睛看着那些坐在地上的苍白死尸,不祥的预感缓缓涌上心头。虽说这些尸体现在还没有动作,但根据他玩这类型游戏的经验,恐怕很快就会有什么东西站起来了……

    念及于此,林迟加快向前移动的步伐,迈开大步冲向l型通道尽头的那道门,鞋跟敲击地面的清脆声音,在走廊中不断回响。

    “这玩意儿真是不方便……”

    意识到脚下的高跟鞋在拖慢自己的移动速度,林迟二话不说直接踢掉了高跟鞋,赤脚穿过木质的走廊,但却没有感受到任何寒意。

    林迟早就注意到了,自己的这具躯体除了异常的苍白以外,感觉似乎也很迟缓,或许自己目前使用的角色,其实只不过是一具尸体?

    虽说心中产生了些许怀疑,但现在还不是考虑这种事的时候……

    快步冲到走廊尽头,站到一道破木门前,林迟试着伸手拧动门把手,却发现这道门也同样上了锁。

    门板上用暗红的“颜料”,刷着一行文字,在黯淡月光的照耀下,仿佛正在散发出血腥的气息:

    “赐予光明,否则就永远徘徊。”

    看到门上的提示,林迟也是果断转身跑了回去,从游戏开始时自己醒来的那间小屋中,拿起放在木桌上的烛台,再度奔向那道门所在的位置。

    ——毫无疑问,这个提示是要自己在门前制造出亮光来。只要把烛台带过去,那道门也就肯定会打开了!

    呜呜……

    就在林迟经过一道半开的窗户时,从外侧吹来的一阵诡异的阴风,直接把蜡烛吹灭了。与此同时,走廊中再度响起了一阵“啪啪”的声音。

    “能不能不要来的这么巧……”林迟有些郁闷的摇了摇头。

    他很清楚,这种突如其来的鬼魅气流,肯定是游戏内固定的剧情,就像老式游戏中抵达一定位置时触发的即时演算动画一样,是根本无法避免的。

    所以,现在自己需要找到一个点亮蜡烛的方法。而这个方法……应该就在靠在墙边的尸体身上。

    ——这些人有没有携带火柴或者打火机的?

    还举着烛台的林迟,扭头看向靠在墙边的那些尸体,所有人的头上都套着黑色的袋子,身上披着麻袋一样的简陋服装,肮脏到看不出原本的颜色。

    林迟缓步走到其中一具尸体前,慢慢的蹲了下来,伸手抓住对方头上的黑色布袋,然后猛地一扯。

    哗啦!

    一颗惨白的头颅出现在林迟面前,但林迟做好准备迎接的恐怖场景,却并没有出现:

    那是一名剃了光头的男子,早已僵死的惨白面孔上没有明显的表情,由于尸体肌肉松弛的缘故,他的面孔耷拉着,看起来像是心情不佳的样子。

    “呼……”

    眼见并没有出现什么“尸体复活”之类的戏码,林迟松了口气,原本攥紧的拳头也放松了一些。

    他伸手在尸体衣服的口袋里摸索了一番,并没有找到什么东西。在站起来之前,还顺便把对方的头套戴回原位。

    “嗯……”

    看着墙边的一排尸体,林迟微微皱眉开始思索起来。

    如果要一个一个的都找完,效率实在是太低了,也不排除会出现有其他尸体突然复活,或者发生什么其他意外的可能性。要想成功解开这个谜题,自己需要的是快速找出可能携带着火柴或者打火机的那具尸体。

    那么,究竟该怎么做呢?

    林迟想了一会儿,开始沿着走廊缓缓走过去,快速检查靠在墙边的尸体。

    但他检查的并非是那些尸体的口袋,而是他们露在外面的苍白双手。

    虽说并不吸烟,但林迟也曾经见过那些老烟枪的状况,许多人因为抽烟,手指被熏得焦黄,带着明显的烟渍。

    ——如果能找到生前曾是吸烟者的尸体,或许能从那家伙手里借个火什么的。

    不出所料,在经过第二十具尸体的时候,林迟看到那个头上套着黑色布袋的瘦弱家伙,双手都呈现出和其他尸体不同的颜色,看起来要比其他人的手颜色更深一些。

    林迟弯下腰,在对方的口袋里摸索了一番,果然找到了一盒火柴。他随手擦了一支火柴,点亮了刚刚熄灭的蜡烛。

    “谢谢你,朋友。”

    林迟说着转身就走,举着再度放出光芒的烛台,走向走廊尽头的那道门。

    尽管并没有发生什么意外,但这个堆满尸体的鬼地方,实在是不宜久留,还是立刻寻找安全的位置比较好。

    咔哒!

    当他举着烛台站到木门前,熟悉的开锁声再次响了起来,走廊尽头的那道木门,竟然自己打开了……

    伴随着尖细的吱呀声,木门缓缓向内侧开启,林迟借助烛台发出的柔和光芒观察屋子里的状况,还没看清里面究竟是什么样子,便听到一声脆响。

    啪!

    一具被绳子吊着的尸体倒垂了下来,正好落在林迟面前。

    这个被绑住脚踝的可怜男人,此时正在以七窍流血的状态,在门前晃来晃去,瞪大的猩红双眼和林迟对视,嘴巴张成了o型像是还想说什么,只可惜早已冷却的尸体,已经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你好啊?”林迟用纤细的女声吐槽了一句,接着伸手拨开尸体的肩膀,走进那间泛着血腥气的屋子。

    若是在现实世界遇到这种画面,他说不定会被吓一跳,不过在知道自己身处于游戏中的情况下,惊吓感也自然是大打折扣,完全无法对林迟造成影响了……

    “这里好像不是食堂吧?”

    他小声嘟囔着环顾四周,映入眼帘的并非是食堂的景象,而是一间“其乐融融”的卧室。

    屋子里有一张木床,一张木桌以及其他的几样简陋家具,墙壁上的窗户全部被木板封住,看起来光凭双手应该是无法拆开的。

    除了被吊在门前的男人以外,还有一具身穿红裙的女性尸体,正趴在书桌前,身体坐在桌边的木椅上,粘稠的血液缓缓从裙摆中流了下来,落在地板上化作暗红的图案。

    ——这些人好像刚死没多久?

    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对劲,林迟把烛台放到桌子上,拿起桌上的一张便签,借助烛光上面的文字:

    “玛格丽特又生气了,她怀疑我有外遇,说要把我吊起来……她总是那么强硬,我该怎么办才好?”

    看上面的内容,这便签应该是男人写的没错了,而里面所写的“玛格丽特”,应该就是死在木桌旁的长发女子。这样说来……

    “哥们你是个妻管严?还真是够惨的嘛。”

    林迟笑了一声,搬起桌边一把无人使用的木椅,放到了倒挂在天花板上的尸体旁边,自己站到椅子上,开始试着解开尸体脚踝上的绳索。

    从便签的内容来看,这男人应该是被妻子挂到天花板上的,若是把他的尸体放下来,或许会出现一些新剧情?

    由于屋子里没有其他的线索,林迟也只能先尝试这种解决方法。他用力扯开尸体脚踝处的绳结,还在晃来晃去的那具男尸,顿时像是死鱼一样滑了下去,软塌塌的拍在门前的地上,身体下方出现了迅速扩大的血泊。

    “这样行了吗?”

    林迟话音未落,一个尖利的女声从木桌的方向爆发而出,震得他身体一抖:

    “你就是……外遇对象……”

    嗡嗡!

    伴随着那个女声,林迟耳中突然响起了一阵沉闷的轰鸣声,突如其来的不适感令他的身体动作慢了半拍,双腿一软摔倒在地。

    不知从何处袭来的强大力量,令林迟的身体完全无法动弹,甚至连抬头的机会都没有,只能看着一道浓重的阴影缓缓压迫而来,挡住了蜡烛的光芒。

    “你……”他艰难的发出声音。

    咔嚓!

    ——在阴冷的月夜,刚刚苏醒的“白衣女子”,迎来了再次的终结。

    ……

    “你妹,这就挂了吗?”

    五秒后,重新出现在《魔鬼的密室》试玩区域前的林迟,一脸懵逼的抬头看向面前那栋破败的木屋。

    很显然,自己刚才是选择了错误的选项,才会被屋子里的“玛格丽特”杀死。不过这种憋屈的死法,可以说完全出乎林迟意料之外。

    他本以为游戏里的玩家是可以反抗的,就算触怒了那些死者,也应该拥有一战之力才对。但经过刚才的死亡之后,林迟总算是明白了这款游戏里的情况,和普通的脑内成像式游戏并不一样:

    刚才的自己,直接被强大的力量禁锢了,别说反抗了,连“玛格丽特”的脸都没看到,就被对方无情的虐杀!

    幸运的是这款游戏中没有痛觉模拟,否则刚才被肢解的自己,恐怕会痛到满地打滚的程度。

    “该死的剧情杀。”林迟抱怨了一句。

    对于这种无法反抗的强制死亡,他一直都是很不感冒的。

    在一直都很推崇高自由度游戏的林迟看来,玩家在任何时候都有行动权的游戏,才能被称作是好游戏。在游戏中加入这种“剧情杀”,简直是浪费玩家的时间。

    不过,现在自己还剩下五十分钟的时间,继续挑战一下也并不是什么坏事……

    站在门前整理了一下情绪,顺便回顾了一下刚才的游戏过程,林迟再次推开了那栋木屋的正门。

    这一次,他选择的依然是女性角色,然后继续按部就班的按照第一次的攻略过程,顺利来到了刚才死亡的卧室中。

    卧室里的情况,和上一轮没有任何区别,那张便条依然放在桌上,旁边趴着看不到面孔的红衣女子,腐烂的身体散发出微弱的臭气。

    ——那么,这次该怎么做才好?

    林迟拿起便条看了看,伸手拂过那张纸凹凸不平的表面,然后突然想到了什么,举起字条借着灯光查看上面的“隐藏内容”。

    从字条的手感来看,上面的文字应该不只有这一句话,那男人可能还写了其他的东西,然后又把字擦掉了。

    不过,就算擦掉了表面上的文字,笔尖留在纸面上的痕迹,却是无法掩饰的。

    林迟用不带血色的双手,把便签举到烛光前面,借助透过薄薄纸面的些许光芒,总算是看清了上面被擦掉的文字。

    “求求哪位赶紧帮我杀了她吧,我实在是无法忍受了。”

    “哈……”

    读到对方文字的内容,林迟不禁笑出声来,伸手举起烛台,点燃了还趴在木桌上的“玛格丽特”暗红的裙摆。

    炽热的火光把卧室映得一片明亮,在火焰接触到女子尸体的同时,像是点燃了一个汽油桶,瞬间沿着裙摆蔓延到全身。

    即使全身起火,“玛格丽特”依然一动不动的坐在原地,身体很快便被蔓延而上的火焰吞噬了。

    在她消失在火中的同时,卧室的床板也开始燃烧起来,露出隐藏在床下的,一个可以允许成年人钻过去的大洞。

    “ok,这样就解决了。”

    端着烛台的林迟,绕过了屋子中央的那团火焰,正要走进那个大洞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一个嘶哑的男声:

    “谢……谢……”

    他猛地回头,却发现原本倒吊在天花板上的那具男尸,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不客气。”

    林迟用女声回了一句,低头钻进了隐藏在床下的洞口。

    经过了狭小的洞口之后,这条秘密通道倒是异常的宽阔,完全可以允许林迟举着烛台,昂首挺胸的走向前方。

    虽说不知道通道究竟通向哪里,但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从前面的流程来看,这个《魔鬼的密室》是彻头彻尾的单线***,好像并没有分岔路,也没有设计分支剧情之类的东西。如果后面也是这种设计的话,自己只要继续沿着一条路走下去,就能打通试玩的内容。

    “所以,这次该到餐厅了吧?”

    赤脚在地下通道中前行的林迟,声音在通道中不断回响。

    ——————

    这几天看球导致更新比较随缘……但每天的全勤应该还是可以保证的,请放心……战争天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