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3章 魔鬼的密室-1
    在行动开始之前,获得了一个小时的“自由活动”时间,林迟沿着十五区的街道走向前方,寻找自己感兴趣的试玩体验区域。

    身为广泛涉猎各种游戏的老玩家,这里提供试玩体验的人气大作,林迟自然是早就玩过了,他寻找的也并不是那些耳熟能详的名字,而是刚推出的新作。

    随着脑内成像式游戏市场规模的不断扩大,这类型游戏的新作也是越来越多,虽说其中大部分都是些跟风凑热闹的垃圾,甚至连制作脑内成像式游戏的门都没摸到,但偶尔也会出现类似《战争天堂》这样的靠谱作品。

    对于可能存在的好作品,林迟自然是不愿错过,他经过了《新gt赛车》和《半条命9》的体验区,接着看到了一个陌生的名字:

    魔鬼的密室。

    “恐怖游戏?”

    站在那栋阴森破败的木质建筑前,看着二楼窗口透出的灯光,以及不停抖动的阴影,林迟停住脚步,打开这个试玩区域的介绍页面看了看:

    欢迎体验由pulse-studio打造的悬疑游戏《魔鬼的密室》!这里提供游戏前半部分的试玩,做好准备,感受最为逼真的黑暗冒险吧!

    ……

    “pulse-studio?”

    看到这个名字,林迟总觉得有些不对劲,这个制作组的名字是单纯和“脉冲娱乐公司”撞上了,还是脉冲娱乐公司挂了马甲制作的游戏?

    “嗯……”

    抬头看着那栋破破烂烂的房屋,身穿黄衣的“小丑”走向贴着红色封条的木门,林迟把手放在虚拟的门上,眼前的景物突然一暗,原本的虚拟躯体消失了,出现在视线中的,是公告栏以及一些选项:

    “本游戏含有血腥暴力内容,仅限18岁以上用户使用。心脏病或癫痫患者请勿使用,本公司对于用户在游戏中发病,或是出现其他意外概不负责。”

    “试玩版暂时不提供自定义角色服务,现在您可以选择我们设定好的两个角色其中之一,分别为一男一女,操作预设角色,体验试玩部分的剧情。”

    “现在,请输入你的名字,并且选择自己的预设角色。”

    “这游戏没有性别限制的吗?”林迟眯起眼睛。

    由于脑内成像式游戏的“代入感”比老式vr游戏高了不止一个档次。一般来说,为了避免玩家在玩了游戏之后,对现实世界中自己的认知产生偏差,影响到现实生活。大部分脑内成像式游戏中,玩家都只能选择和自己性别相同的角色,人妖号之类的东西,也完全不会出现了。

    不过,这个《魔鬼的密室》好像并没有这种限制,也就是说……

    “恐怖故事当然要以女性视角体验才带感啊。”

    想到这里,林迟毫不犹豫的直接选择了女性虚拟角色,他眼前的画面再次变暗,接着彻底化为一片漆黑。

    ……

    “啊……”

    当林迟再次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依然是晦暗的画面。

    身体下方是冰冷的木床,头顶的天花板在烛光的映照下,呈现出诡异的暗红色,一座烛台放在床边的木桌上,同样被放在桌子上的,还有一本白色外皮的笔记本。

    “哈……是解谜游戏标准套路吗。”

    林迟喉咙里发出一个纤细的女声,缓缓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掀开盖在自己身体上的白布,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

    映入眼帘的是脏兮兮的白色长裙,裙摆上挂着疑似是血斑的污渍,带着伤痕的脚踝,以及脚上的一双紫色高跟鞋。

    “你睡觉不脱鞋的吗?”

    林迟一边用女声吐槽,一边站起来走到木桌旁边,在打开笔记本之前,先借着烛台的光芒,观察了一下四周的状况。

    这间狭小的方形屋子没有窗户,只有一扇红色的木门,木墙上铭刻着一些古怪的图案,仔细一看好像都是处决的场景。

    左手边的墙壁上,是一个男人躺在断头台上被砍头的画面,右侧则是走上绞刑架的一名女子,而正对着门的那堵墙壁上绘着的,则是两个男人跪在地上,等待执行枪决的场景。

    ——这是什么意思?

    林迟走到小屋唯一的一扇门前,试着打开那道门,立刻便发现门被上了锁。看来,能够令自己离开这间屋子的线索,应该就在那本笔记中了……

    想到这里,林迟也是立刻拿起笔记本坐到床头,借着摇曳的烛光翻开第一页,开始里面的内容:

    “我的工作是收尸人。”

    “说实在的,这份工作很没意思,每天面对这些不会说话的尸体,还要帮那些死相难看的家伙梳妆打扮,让家属在看到他们尸体的时候不至于太过难受……真是太无聊了。”

    “不过工作毕竟是工作,我会努力完成的,至少在合约到期之前。”

    “最近因瘟疫而死的人有很多,大量的尸体被运到这里来,停尸房那边都快放不下了,有不少尸体就堆在通道里,甚至餐厅里都放了不少尸体,就不能给我留点私人空间吗?”

    “不过说到这个,我听说最近送来的几个死刑犯的尸体中,有无辜者的存在,如果是这样岂不是太可怜了?希望无辜者能好好安息……”

    笔记第一页的内容,到这里就结束了。

    林迟想试着下面的内容,却发现后面的书页被血浆黏在了一起,完全无法翻开,就算要强行撕开,恐怕也会直接把几页一起撕碎,根本看不到后面的内容。

    ——所以,第一个屋子的谜题线索,就是墙壁上的壁画了?

    意识到这一点,林迟也顿时来了兴致,在观察屋内三面墙壁上壁画的同时,在小屋中寻找其他的线索。

    墙壁上的画面只显示了这些犯人被处决的方式,并没有写出他们犯下了什么罪行,要想找到无辜者,明显要从其他地方入手。

    不出所料,林迟很快便注意到,门边的地板上落下了一张泛黄的信纸,他走过去拾起那张纸,只见上面写道:

    “我马上就要死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只是在路边兜售瘟疫的解药罢了……就因为这个,他们才要杀了我?”

    “这些恶心的刽子手还在笑着,他们说我可以自行选择自己的死法,这是死囚临刑前唯一的自由选项了,是被断头台切断头颅,吊死在绞刑架上,还是被火枪处决?”

    “我的药物绝对没问题,虽然我自己还没用过……毕竟已经在重病患者身上试验过了,其中的两个人死了,但是更多的人活了过来!就因为那两个人死了,所以我才被他们诬陷成了杀人犯。但即使我不对他们使用解药,他们也是无法存活的……”

    “用了这药物之后,的确会落下不停流口水的后遗症,但患者可以摆脱瘟疫,迎来自己新的人生!”

    “那边有两个盗墓贼选择了被枪决,现在行刑队那边只有两发子弹,那么我干脆选择……好了,就算死在这里,我也是不会认罪的!”

    在关键的“选择”位置的文字,被血渍模糊而无法辨认。读完了字条上的内容,林迟微微皱眉,陷入了沉思之中。

    从字条的内容来看,写下字条的这家伙应该就是“无辜者”了,不过问题来了,这个人究竟是男是女?

    现在,被枪决的两个人是无辜者的可能性,已经可以被排除了。无辜者应该就是被吊死的女人和被砍头的男人其中之一,但究竟是哪个呢?

    思索的同时,林迟站到左手边的墙壁前,仔细的观察木墙上绘着的画面,那男人躺在断头台上握紧了双拳,身边的两名头戴黑色头套,只露出两只眼睛的刽子手,正在准备放下铡刀。

    右侧墙壁上的画面,则是一个女人被五花大绑的推上绞刑架,她的双眼已经被布条蒙住,身后站着的两名刽子手正准备给她套上绳索,在绞刑架附近围观的那些男人们,脸上则是露出兴奋的表情,像是在期待死刑的执行。

    ——究竟哪个家伙才是无辜者?

    林迟低头看了一眼字条,又仔细观察两幅壁画,然后突然注意到一个细节:

    “她在流口水?”

    右手边墙壁上即将被执行绞刑的那名女子,嘴角流下了一丝口水,虽说也可能是因为恐惧导致的,但是结合字条上“使用了药物会留下不停流口水的后遗症”的描述,事情就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写了字条的人清楚的表示,自己还没用过瘟疫的解药,这样说来,这个人自然是不可能患上解药带来的后遗症,也就是说……

    无辜的药物商人,就是左边墙壁上马上要被砍头的男人!

    想到这里,林迟也是立刻站到左边的墙壁前,伸手抚摸那块墙壁,在他的手碰到那男人头颅位置的瞬间,木门前响起了清脆的咔哒声。

    “哈,看来是新手教程没错了。”

    林迟笑了一声,打开了小屋的被解锁的木门。

    根据他多年的游戏经验,这种解谜游戏的难度自然是要循序渐进,一开始的谜题都是非常简单,让玩家练手用的,而那些比较难的内容,会被留在后面。

    打开木门,进入一条阴森的走廊,冰冷的月光从窗外投进来,映亮了屋子的墙壁,以及靠在墙边坐着的那些“人”。

    “这是……”

    走廊里弥漫着防腐剂的刺鼻味道,眉头紧锁的林迟,把目光投向靠在墙边一动不动,头上套着黑色袋子的那些人。

    毫无疑问,那些家伙并不是活人,而是早已僵硬的尸体!

    整齐的靠在墙边的尸体,惨白的双手搭在地上,垂着头的模样就像是坐在街边的失意者,但不管怎么说,这些不知死了多久的可怜家伙,是绝对不可能再站起来了……

    ——这就是收尸人所说的“尸体没地方存放”?

    林迟回到自己“出生”的屋子,借着烛光开始后面的内容,在屋门的锁被打开之后,这本笔记的第二页也终于可以翻开了,但更往后的内容,依然被血液“封印”着:

    “这些尸体堆的到处都是,我都快没地方睡觉了!还好那些运送尸体的混蛋,没有把死人扔到我的卧室里……”

    “不过,再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据说墓地那边也没有空地了,大量等待安葬的死者无法入土,他们的亲人又把尸体送回到这里来了。继续这样下去的话,这栋建筑是根本无法承受的!我这里可放不下那么多尸体……”

    “所以,也许应该想想其他的办法?”

    “我在十字军城堡那边旅行的时候,听到过一些有趣的传闻,据说有办法可以解决这些尸体的麻烦,那本书好像是被我忘在餐厅里了,有时间的话我会去看看的。”

    ……

    读完了第二页的文字,林迟没有多说什么,拿着这本收尸人留下的笔记,大步走进满是尸体的走廊。

    根据笔记上的提示,现在自己的“任务目标”应该是前往餐厅,找到里面的那本书。虽说还不知道餐厅的位置,不过为了避免太过复杂导致难以开发,这种解谜游戏会做成线***的可能性很大。

    所以,现在自己只要沿着这条通道前进,或许就可以直接抵达餐厅了。

    念及于此,林迟加快步伐穿过阴森的通道,经过靠在墙边的那些僵硬尸体,窗外响起呜呜的风声,听起来像是有人正在哀嚎。

    高跟鞋踏在木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声音,林迟大步走过走廊的拐角,进入l型通道的另一侧,然后突然停住了脚步。

    “……”

    他看到一道人形阴影从走廊尽头一闪而逝,在短时间内挡住了投进来的月光。

    虽然时间很短,但林迟可以确定,自己并没有看错,刚才的确有什么人,或者说是什么“东西”,从走廊尽头经过。

    “难不成这游戏还有战斗内容?”

    想到这里,林迟低头看了看自己没有血色的纤细双手,在月光下,这个角色的手就像是半透明一般,皮肤下面的血管全都清晰可见。

    光看这个角色瘦弱的外形,这游戏应该是纯粹的解谜游戏,更何况自己没有找到任何武器。不过……事情说不定并没有这么简单。

    林迟正思索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声脆响:

    啪!战争天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