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26 灭亡之眼
    被削减了三分之二,却依然格外明显的痛觉,一波接一波的袭击林迟的意识。

    端坐在反物质钻机驾驶舱中的林迟,看到几百米外出现了一道人影,对方像是打算靠双腿逃离钻机的碾压,移动速度也的确快得惊人,但是……

    在这种不会出现破百属性值的“普通”地图里,就算跑得再怎么快,也是不可能快过时速两百公里的反物质钻机的!

    “你……已经死了!”

    在生命的最后五十秒中,林迟咆哮着驾驶钻机冲上前去,打算直接碾死对方,被烧得通红的引擎盖下方,却突然喷出了浓重的白烟,钻机的速度也顿时减慢了许多。

    ——这台车挺不住了?

    跟着岩浆一起飞上天,又从千米高空坠落的反物质钻机,终于抵达了自己的极限,车身喷出大量的烟雾,内部再次响起了冰冷的电子提示音:

    “引擎发生故障,即将停止。”

    “这样不太好吧?”

    林迟在吐槽的同时,打开状态栏看了一眼,只见自己的寿命还剩三十秒,钻机还没停稳,他便果断跳下车,在正在剧烈震颤的红土地上滚了两圈,再次起身的时候,手中已经出现了轻机枪和军刀。

    他连开火的时间都没有,便看到对方已经“闪现”到自己面前,双手各握一把长刀划了过来,带出两道交错的银光。

    “我是奥德赛,是这里的最强者!”

    站在正在崩溃的战场上,对方像是也陷入了疯狂之中,奥德赛并没有选择使用枪械,而是像是失了智一般,直接杀了过来,打算用刀解决对手!

    铛!

    林迟用手中的轻机枪挡下对方的挥砍,双手猛地一震,从科学者手中缴获的轻机枪竟然被砍成碎片,金属残片漫天飞舞,像是火山上飘扬的雪花。

    ——这家伙的力量太强了……

    意识到对方的属性值碾压了开启“暴怒”的自己,林迟也是果断的选择后撤,双手各持一把军刀,触发了被动技能泰坦之握,依靠多出的四点力量和敏捷,总算是勉强可以跟上对方的动作了。

    “死!”

    奥德赛的喉咙中迸发出刺耳的嚎叫,像疯狗一般对着林迟穷追猛打。二人脚下的大地开始迸裂开来,裂缝处喷出了温度奇高的浓烟。

    可能是人类诞生以来最大规模的超级火山喷发,正在摧毁这座不稳定的战场。

    但在正在遭遇“天启”的末日战场中,最后的两名战士依然在交锋!

    咔嚓!

    长刀划开林迟胸口的宇航服,奥德赛侧身上前,左手中的长刀钉穿林迟的肩膀。

    这个在“恐怖复仇者”技能加持之下,获得了大量属性加成的玩家,比起身负重伤正在强行续命的林迟,自然是优势很大!

    “认命吧。”

    奥德赛说着一脚把林迟踹翻在地,正要挥刀刺下去,却看到对方面罩下方的嘴角微微扬起,露出一抹诡异的微笑。

    ——糟了!

    奥德赛心中升起强烈的不祥预感,二话不说立刻闪身后退,但却已经太迟了!

    轰!

    在生命的最后十秒中,林迟引爆了被他藏在口袋里的一枚手雷,原本还在近身战的二人同时被炸飞,身体在空中化为分崩离析的闪光碎片,

    与此同时,下方的地面也瞬间崩塌,暗红的岩浆暴涌而出。

    奥林帕斯火山的中心开始塌陷下去,圆形的熔岩巨坑以恐怖的速度扩大,超级火山喷发彻底改变了这片区域的地貌,上千度高温的火柱直冲天际,然后堆积在火山口旁边的山坡上,令这座正在垮塌的火山,维持原有的海拔高度。

    “……”

    远距离目睹了火山爆发的景象,不管是正在收集废料的拾荒者,还是原本准备赶往火山,杀掉部族勇士的苏联科学者,全都因震惊而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

    毫无疑问,奥林帕斯火山的末日到来了。

    但是,新的希望将会在喷发结束后再次降生。

    含有丰富营养的肥沃火山灰,将会成为可靠的养料,令植物极其稀少的火星表面,萌发出新的生机。而随着科学者和各个部族在这次火山喷发中损失惨重,火星表面持续不断的战争也会暂时停止,一直都处于争斗中的人们,终于可以获得久违的喘息之机,迎来了平稳发展的机会!

    意识到这一点,每天都在挣扎求存的火星拾荒者们,甚至因激动而流下了泪水。即使在地球上曾经犯下滔天的罪行,经过多年火星生活的洗礼,他们也再也不想继续互相屠杀的残酷生活了。

    这些近乎绝望的家伙们,仿佛获得了新生。

    他们知道,战争已经结束,接下来等待这颗星球的,将会是漫长的和平。

    ……

    “这还真有意思……”

    伫立在天空中,身披破旧斗篷的一名“执行官”,饶有兴致的观看了下方火山喷发的全过程,兜帽下方的阴影中,飘出含混不清的笑声。

    不久前曾经假扮成地下基地的门卫,此时却换上了执行官马甲的战争观察者,扔掉手里还攥着的那本《next-door-boy》杂志,转身对身后的空气问道:“喂,你觉得这次和平能够持续多久?”

    一个平淡的女声响起:“我不关心这个问题,和平对这个世界毫无意义,只要能挑起战争就够了。”

    “哈哈,你总是这个鬼样子……”战争观察者轻蔑的笑了一声:“偶尔和平一下不也很舒服吗?你看这些人都很开心啊!”

    “战争就是我存在的意义,我的价值所在。”并未现出实体的“女人”完全不打算和战争观察者闲聊,只是立刻进入正题:“你刚才见了设计师对吧?”

    “是啊!”战争观察者点了点头。

    “那个老头和我是死敌,所以你到底打算站在我这边,还是他那边?”女子冷冷的问。

    “你们想打是你们自己的事,老子可没兴趣掺和这些破事。”被战争观察者附身的执行官摇了摇头,看起来似乎很不屑的样子:“别想拉拢老子,在下可是很忙的!”

    语毕,漂浮在空中的执行官突然消失,像是下线的玩家一般,彻底无影无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