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19 秘密宝藏
    ——反物质钻机。

    之前在第一台笔记本电脑上,林迟便已经看到过这个名字。虽说他是第一次听说有人把把反物质技术用在钻机上,但“反物质武器”的鼎鼎大名,时至今日已经超越了核弹,成为了人们心中震慑力十足的恐怖象征:

    正如其名,反物质实际上就是正常物质的反状态。当正反物质相遇时,双方就会发生名为“湮灭”的反应,它们的质量会转变成能量完全释放出来,而这种能量的威力,几乎碾压了人类制造的其他所有武器。

    地球上曾经爆炸过的最大威力的核弹——苏联引爆的“沙皇炸弹”,拥有5000万吨tnt当量,也仅相当于1.1千克反物质湮灭产生的能量罢了。若是可以激发质量足够大的反物质进行湮灭反应,整个地球都有可能瞬间灰飞烟灭!

    ——也就是说,隐藏在地下的这些科学者,打算再次启动反物质钻机,在重返地面的同时,消灭被引诱过来参加“部族挑战”的所有人?

    在看到字条之后,林迟很快便判断出了对方究竟想做什么。然后立刻明白了自己该做什么:

    只要能找到这些人的“反物质钻机”,并且启用那东西的话,当正在火山区域展开鏖战的玩家们被秒杀的时候,人头应该会被算在自己头上。这样一来,这局小队死亡竞赛也就直接分出胜负了!

    “那东西在哪儿?”

    林迟又在卧室里找了找,并没有发现什么明显的线索,正要转身离开的时候,却注意到床板侧面似乎有一道不易察觉的细小缝隙,里面像是藏着什么东西的样子:

    ——这家伙该不会藏着什么秘密情报吧?

    林迟蹲在床前,拔出匕首刺进床板的缝隙中,粗暴的撬开这块床板,接着出现的是已经泛黄掉色的杂志封面,以及封面上依稀可见的那个没穿衣服的红发女人……

    这本不知放了多久的成人杂志,连书名都被磨掉了,只能看到后面的一个单词:“boy”,在封面的右下角,用黑色的笔写着一行小字,到现在依然非常清晰:

    “后来者,我把这隐藏的秘宝交给你了!这是火星无法出产的稀世珍宝,请好好对待他!”

    “你们还真是注重‘精神生活’啊……”林迟说着翻了翻那本杂志,然后把那东西塞进自己的背包。

    可能是冥冥之中的某种预感,虽说这东西看起来没有任何用处,但林迟总觉得,自己或许能在什么地方用到它……

    又在屋子里搜索了一番,没有找到其他的“隐藏宝藏”,林迟从建筑区中找到一套备用的宇航服穿在身上,打开了头盔内置的夜视仪,快速离开了这片建筑区,开始向着基地内部进发。

    此时,他的“暴怒”技能持续时间还剩下十分钟,用不了多久就会进入技能结束后的虚弱状态。依靠宇航服不仅能隔绝越来越高的温度,还可以伪装成敌人来掩人耳目,可以说是不错的选择了。

    “快快快!支援他们!老子还要回去看典礼呢!”

    林迟才走了没几步,宇航服内置的无线电耳机中,便响起了一阵粗鲁的吼声,又有几个身穿宇航服的家伙,从他身边冲了出去,奔向战斗早已结束的那片战场,准备去支援他们那些早已阵亡的战友。

    看到这些步履匆匆的家伙,林迟也是果断的混入其中,转身跟着其他人装模作样的跑了几步,直到那些人的身影远去,才回到了原本的行进路线上。

    看样子,在环境恶劣的地下区域,敌人的联络方式也并不靠谱,除了可以对同处于地下的战友们使用无线电通话,以及不准确的定位以外,就没有什么其他的联络方法了。

    现在,地下科学者的指挥部那边,显然是还不知道刚派出的十几人已经全被杀光,还处于搜集情报的情况下。林迟知道,这样一来自己混进去的几率,显然也大了许多。

    在暴怒带来的属性加成下,林迟快步冲向那几名宇航员赶来的方向,就在他的脚已经开始隐隐作痛的时候,终于看到了挡在前方的那堵巨墙,以及镶嵌在墙中的警卫室。

    这座墙壁一直顶到洞窟顶端,看起来像是把岩层整齐切开的结果,里面甚至还镶嵌着一些巨大的不明生物骨骼。

    很显然,这种墙壁想要强行突破根本就是不可能的,目光所及的位置唯一的出入口,是一堵沉重的圆形金属门,旁边的警卫室里有一个人正在坐着。

    ——光看警卫室那弱得可怜的防守力量,自己完全可以干掉警卫强行破门,但如果那样做了,整个基地的敌人都会过来围殴自己,想要潜入墙壁后面的基地,需要一些其他的方法……

    林迟一边思索着,一边快步走向警卫室,还没能来到警卫室旁边,“暴怒”技能的效果就抵达时限直接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负面状态栏里那个名为“虚脱”的负面效果:

    虚脱:

    你的力量,敏捷和耐力全部降低七点,持续半小时。

    “过度劳累,感觉身体被掏空,一定是肾透支了。”

    ——这个介绍又是“战争观察者”那混球写的吧?

    林迟暗暗吐槽的同时,拖着虚弱了不少的身躯,慢吞吞的来到警卫室前面,举起手中的脉冲步枪,有气无力的说道:“我要进去。”

    “刷一下武器id。”警卫头也不抬的说着。

    林迟举起手中的脉冲步枪,在玻璃上刷了一下,坐在警卫室里那个身穿棕衣的秃顶男人,继续漫不经心的说道:“刷你的身份id。”

    “我身份id忘带了,只用武器id可以吗?”林迟用“诚挚”的语调询问对方。

    “忘带了……”防爆玻璃后面的警卫抬起头,眯起小眼睛盯着林迟宇航服的面罩,皱着眉头说道:“要进来必须用两个id,你小子违规了。”

    “大哥,能不能通融下?我来的比较急。”林迟继续和对方套近乎。

    “谁是你大哥?”那秃顶男人没好气的说着,打量站在门前的“宇航员”,注意到林迟萎靡不振的模样,警卫脸上突然露出一抹猥琐的微笑:

    “我说,你小子怎么虚成这样,难不成是有‘那个’?”

    听到这话,林迟突然想到了什么,脸上也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你说的那个难道是指‘那种书’?”

    “对,就是那种宝贝,火星上绝对找不到的那种。”警卫说着就来了兴致,刚才还心不在焉的他,此时可谓是专注无比,说话的内容也深奥了许多:“那些宝贵的纸张,每一页上印着的都是至高无上的画面,把心理慰藉赐予了无数空虚之人,令本想自杀的寂寞者,重新获得了生存的意义,人类需要它们来救赎!”

    “这个我有的。”林迟从背包里取出刚拿到没多久的那本杂志,隔着玻璃对警卫晃了晃。

    看到林迟手中的那本杂志,警卫的面孔拧成一团,脸上的表情从笑容转化为惊愕,指着林迟手中的杂志,呆呆的问道:

    “你的这本书,该不会是传说中的宝物——《next-door-boy》?”

    “啊?”

    在对方说出杂志完整名字的时候,林迟再次翻了翻里面的内容,却发现之前被自己一眼带过的那些“女孩子”,好像并不是那么简单……

    “这难道是……”

    在这局游戏中,林迟最惊愕的时刻到来了,他死死的盯着书中的内容,嘴角不停的抽搐起来,双手也开始颤抖不止:

    “这书里的图片都是男孩子?”

    “对啊,那不是更好吗!”警卫兴奋的喊了起来,然后鬼鬼祟祟的捂住嘴,盯着林迟手中杂志的双眼,都快发出光来了:

    “你竟然能拿到这种无价之宝,这个……能借我看看吗?我保证会归还!”

    ——所以,这书封面上写着的黑字是真的?

    意识到对方很喜欢自己手中的这本书,林迟果断开始提出交换条件:“先让我进去。”

    话音未落,圆形金属门已经向右侧滚了过去,露出后面的门洞。

    门后出现的,是看不到尽头的黑暗甬道,林迟正要走进去,便看到警卫室的玻璃上出现了一个小孔,警卫把自己粗糙的大手从孔中伸了出来,不停的对着林迟椅:

    “把书给我!”警卫喊道。

    “嗯……好吧。”

    林迟装出为难的模样思考了一会儿,终于把手中的杂志交了出去。在拿到杂志的瞬间,警卫的手像触电般猛地缩了回去,开始翻看起手中的杂志来,再也不理会林迟了。

    ——这货的爱好很危险啊……

    林迟在心中暗暗感慨的同时,踏入漫长的甬道,借助夜视仪制造出的绿色视线,观察基地的状况。

    这条通道的宽度差不过可以容纳两台主战坦克并排行驶,与外面积满灰尘的区域不同,这里可谓是一尘不染,显然是被打扫过。

    两侧的墙壁上用白漆刷满了各种字体的英文,至于内容是什么,只要看看附近的几条标语就明白了:

    “反攻地表,清理掉那些虫子!”

    “为了科学者的荣耀,我们才是正牌科学者!”

    “回到地面上,成为火星真正的主宰!成为火星之王!”

    光是看着这些文字,林迟就能感受到这些科学者对于“重返地表”的执念和渴望。他们或许是因为某些原因被困在了地下无法脱身,现在终于找到了回到地表的机会。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也就是说……

    反物质钻机肯定就是重返地表的关键,只要找到那台反物质钻机,所有问题都可以解决了!

    确认了自己之前的推断,身穿宇航服的林迟,慢吞吞的从空无一人的通道中走过,继续奔向前方,寻找反物质钻机可能存在的位置。

    根据他多年的游戏经验,这种东西一般会被存放在基地正中央,而且还有很大几率会附带一场boss战。不过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比起boss战,更麻烦的是被大批敌人围攻。

    这座基地中的科学者肯定不少,一旦自己的身份暴露,被那些家伙追杀的话,靠这具穿着宇航服的笨重躯体,肯定是很难逃脱的。

    不过,这里的情况很不正常……

    “人都哪儿去了?”林迟微微皱眉。

    除了门口沉迷伪娘杂志的那名警卫以外,林迟没有在基地里看到任何人,就连外面的深渊守护者f93机器人,也全部消失不见了。

    这条通道中除了他以外就没有其他人在了,被彻底的死寂笼罩,除了没有积灰以外,好像和墙壁外侧的“无人区”,也没什么太大的区别。

    ——科学者的守备这么松懈的吗?

    不管怎么说,基地内部的警戒强度比外面还要更差,显然是不合常理的。这里不仅没有比格福特以及马库斯那种“猛男”,甚至连个人影都没有,实在是非常诡异。

    “嗯……”

    林迟缓步前行,思考着现在的状况,在来时遇到那几名宇航员的时候,无线电里传来的那句话,突然出现在他的意识中:

    “快快快!支援他们!老子还要回去……看典礼?”

    这些科学者,该不会是正准备围观什么“典礼”之类的活动,莫非是要围观反物质钻机的开机仪式?

    “不会吧。”林迟低声说着,向前迈出虚浮的步伐。

    ——如果反物质钻机即将开机,自己抢夺那台设备的成功率,无疑会降到极低。聚集在附近的其他科学者,也会成为行动的阻碍。

    林迟当然也很想立刻找到反物质钻机的位置,然后开始抢夺,但暴怒之后的虚脱负面效果,却令他的身体虚弱不堪,根本就无法战斗。

    所以,只能看运气了吗?

    林迟把目光聚焦在自己的12点幸运值上,停顿了片刻之后,立刻放弃了这个想法,转而寻找其他的解决方案。

    “还是先找到反物质钻机再说吧。”

    念及于此,林迟拖着“虚脱”的身躯,歪歪扭扭的走向基地内部,准备进行自己在这局游戏中的最后一次作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