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80章
    祖星化为黑死星已经足够让人意外了。

    没想到,黑死星还孕育出了死河,这一点就让人始料未及了。

    天罚戈壁深处,当帝莘看到叶凌月时,一人在天,一人在地。

    面对帝阳莘的阻拦,帝莘选择了“断脚”相逼。

    帝阳莘果然上当,就在帝莘逼退了帝阳莘后,他不顾一切,飞掠而起,想要拦下叶凌月。

    可就当帝莘就要落到叶凌月身旁时,帝阳莘却是冷冷一笑。

    “小子,你以为你真能靠近”

    帝莘的身前,撞到了一层不软不硬的禁制,强行将其反弹了回来。

    “禁制”

    帝莘没有半点犹豫,一掌挥出。

    可掌力被反弹了回来。

    “小子,死心吧,那层禁制你我都破不了,没想到,那女人能在最后关头,设下这么一重禁制。”

    帝阳莘早就发现了那重禁制的存在。

    他方正也想叶凌月死,自是巴不得叶凌月去送死。

    帝莘一眼看过去,禁制是无形无色的。

    它就那样阻隔在那,任凭帝莘用什么法子都没法子突破。

    叮

    一声清脆悦耳的响声。

    帝莘循声望了过去。

    就见了禁制之后,寂灭塔轻轻摇动着。

    声音来自于寂灭塔的第三层。

    帝莘像是忽然明白了什么。

    这一重禁制,竟是那座塔设下的。

    “又是你,是你设下了禁制”

    帝莘自是认得那座塔,那是紫堂宿的塔。

    两人算起来,也算是宿敌了。

    上一次,魂飞魄散的仇,帝莘看在自家洗妇儿的面上,也就不计较了可是这一次

    帝莘目光森冷,死死盯着寂灭塔。

    若是眼神可以杀人,寂灭塔已经足以崩分离析百次了。

    寂灭塔那是不能说话,要是能说话,它必定会说,你小子别这样看着我啊。

    小塔我也是无辜的好么,是小主子自己下令,要求我动用第三法门,开启了这重禁制的。

    你这死小子懂什么,我家小主子那是视死如归,为了你小子和神界才这么牺牲自己的。

    伴随着紫堂宿的苏醒,寂灭塔也是渐通人性。

    紫堂宿离开了九十九地,可他把随身的法宝寂灭塔留了下来。

    他并未告知叶凌月,而是算准了叶凌月一定会来到封天令前。

    小塔就在这里等候着叶凌月。

    他还告诉小塔,叶凌月就是它的小主子。

    叶凌月的命令,就等于它的命令。

    小塔通人性,也知道,对于主人而言小主子非常重要。

    万一惹了小主子不开心,自己将来回到了主人的手里。

    主人一个心情不好,就会把它熔炉再造,它可不想被烧成一滩水。

    呜呜所以,哪怕它知道小主子的命令不对头,可还是照着叶凌月的话做了。

    黑死星出现,会不断吞噬天地间的力量。

    神界难以幸免,作为神界的生灵的任何一个人都难逃被吞噬的命运。

    如果不及时出手,不仅仅是叶凌月的所有亲朋们,就连帝莘很可能也会死。

    正是想到了这一点,叶凌月才会毅然下决心,直面黑死星。

    这一切,叶凌月懂,小塔懂,帝莘却不懂得。

    帝莘哪里能跟小塔交流,他没有理会小塔的提醒不断鸣响的铃声,他数次想要突破禁制,可数次都失败了。

    帝莘脸上,那副泰山崩于前也不变色的“面具”,土崩瓦解。

    他的眼底,焦虑之色弥漫开。

    “小子,你还是死心吧,那座塔来历非凡,绝非凡物,与它硬碰硬,你只会自取其辱。”

    帝阳莘一脸老神定定。

    帝阳莘也是看走眼了。

    他早前以为那座塔只是一般的法宝,可在叶凌月突破八印时,那座塔也随之变强。

    若不是自己恰好拥有破解叶凌月的八印之法,光是凭着那座遇强则强的它,他就绝难招架。

    更不用说,那座塔设下的禁制,并非一般的禁制。

    那是典型的佛门禁制,和早前封印封天令的哪一个禁制,如出一辙。

    帝阳莘已经可以断言,叶凌月的那个所谓师父,一定是某位佛宗大能。

    只是帝阳莘也猜不出,哪位佛宗大能会这般不避嫌,敢公然冒天下之大不违,收一名太阴族的女子为弟子。

    这要是传了出去,难道就不怕背上师徒有违伦常的传闻

    可不管对方到底是什么身份,都不是眼下帝阳莘关心的。

    帝阳莘能看到帝莘吃瘪,帝莘早前算计他,让他损失了一半的魂魄,他记恨在心。

    如今看到帝莘痛苦万分,他自是高兴不已。

    能看到那女人死在帝莘面前,那小子痛苦万分的模样,帝阳莘就觉得很是期待。

    紫堂宿,你到底是何居心。

    既然留下了这座塔守护洗妇儿,为何又要让它坐看洗妇儿去送死

    帝莘不断用剑气、帝魔之力反复攻击禁制,可那禁制依旧是纹丝不动。

    禁制之后的那人,也是一动不动,仿佛压根没听到禁制外的动静。

    帝莘甚至怀疑,这该死的禁制,连声音都隔绝了。

    嗤

    一股血腥味弥漫开。

    帝莘的拳,因为多次轰击皮肤破裂开,鲜红的血水溅落在禁制上。

    在帝莘受伤的那一瞬,禁制之后,叶凌月的身躯,微微一颤。

    可就是这一颤,让帝莘捕捉到了。

    “洗妇儿回来”

    帝莘扶着禁制。

    洗妇儿能听到他的声音,他的所作所为,一切的一切,她都知道,可为何,她就是不回头

    帝莘凝视着叶凌月的背影。

    他生平从未求人,却是第一次这般低声下气恳求。

    他只求她回首看他一眼。

    不远处,叶凌月的背脊僵直,双手紧握成拳,从他出现后,她的拳就不曾松开过。

    她的眼底,泪水也是夺眶而出。

    泪水模糊了视线,身后的声音听上去如此的悲悸。

    那是帝莘,她的帝莘,可她去而不能回头。

    若是一回头,她担心自己在看到帝莘的那一眼开始,一切都会改变。

    帝莘,我回不了头了。

    若不是我,祖星不会变成黑死星,神界也不会遭遇灭顶之灾。

    因果循环,乃是天理,我若是不封印了黑死星,神界就会灭亡。

    叶凌月在心底呢喃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